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Netflix 《The Watcher》窺視者真實事件更細思極恐!房子要飲「兒童鮮血」?
Tyson Yoshi is on our Digital Cover
#Figaroart 現代詩人Wyman 帶你遊歷V&A博物館尋找浪漫
#FigaroTalk 專訪Sabrina張蔓莎 《刹那的》
Anson Kong x McLaren
#FigroTalk 專訪Ian陳卓賢 《留一天與你喘息》
#FigaroTalk 專訪Anson Lo 盧瀚霆《Mr. Stranger》什麼是他的首要揀偶條件?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Art
169.38k views

Netflix 《The Watcher》窺視者真實事件更細思極恐!房子要飲「兒童鮮血」?

18.10.2022

Netflix 窺視者真實事件|較早前由真人真事改編而成的Netflix 新劇《窺視者The Watcher》意外令監視器的銷量增長了1,000%!根據Google Trends 和 B&Q 特力屋的數據指,搜尋安全攝像頭及相關資訊的人竟多達16萬4千人,可見劇集影響力驚人!故事講述Derek和Maria Broaddus夫婦新屋入伙住進看似平靜的小鎮,但入伙後陸續收到由「The Watcher」寄來的恐怖信件,指房子要飲「兒童血液」,同時遇上古怪的鄰居擅闖家中,看似離奇的劇情,卻是真實事件。到底《窺視者The Watcher》真實事件跟劇集有何不同?

Netflix 新劇窺視者The Watcher真實事件一樣詭異。(圖片來源:《窺視者》截圖)

The Watcher窺視者真實事件|事發地址原是美國最安全的小鎮之?

劇集採用了偏暗的底色和豪華的住宅作背景,令人不禁懷疑製作團隊的拍攝是否沿用事件發生的實際房子。先由窺視者真實事件發生的地點談起。故事的一家是於2014年搬入新澤西州韋斯特菲爾德鎮西田大道657號的房子,而這個鎮則在當時被認為是全美國最安全的城鎮之一,所以「窺視者」事件一下子打破了城鎮「安全」一詞的聲譽。

窺視者真實事件的大屋比劇中更平實一點,雖然《窺視者》劇情中對於主角一家的地址依然描述了實際的地點,但其實製作團隊在濱海郊區建了個營地作為拍攝單位,所以事實上拍攝的地點並非故事的現有住宅,反而採用一個比真實住宅更現代的豪宅,相對地比較符合劇情需要,信件的郵政編碼亦默默地從原來的07090更改為11537。

窺視者真實存在!

窺視者真實事件中,主角Derek Broaddus在2014年6月的某天粉刷工作完成後翻看新房的郵件時,發現了一個白色卡片形狀的信封,這亦是他第一次接觸到「The Watcher」的來信。信件的開頭熱情得很,像在歡迎他們一家新入伙,不過奇怪的轉變隨即便出現。

「The Watcher」聲稱,他的家族自20世紀20年代起就已經一直監視着這條657號大道,由其祖父開始此行為,但並未提及監視行為的原因,他同時在信中批評主角Derek為翻修房子而請來承包商乃是一個「糟糕的舉動」。而Derek與一般人的反應一樣,當場被信的內容嚇怕,更立即報警。

事後,Derek 寄郵件給前屋主Woods夫婦詢問此事,但其夫婦則表示自己在這所房子住的23年來從未有被人監視的感覺。雖說如此,但他們同時亦透露,在房子住的最後幾天的確收到來自「The Watcher」的奇怪信件,不過他們並沒有多想。

Netflix 新劇《窺視者The Watcher》現實中的主角一家如何應對

在Derek 第一次收到信件後的兩周,又有第二封信寄到了其信箱,「The Watcher」在信中聲稱已經知道了更多關於這間屋和新住戶的情況,更能道出當中細節,如他們孩子們的名字,這家人得知後再次嚇破了膽,就不敢再帶孩子到房子了。其中一樣值得提及的看點是,劇中信件的內容結合了真實文本的原句,包括關於「The Watcher」渴望著「年輕血液(young blood)」的字眼。

後來,許多鄰居不斷被Broaddus一家或警方懷疑,但都沒有沒有人因而被捕,在劇中Broaddus一家最終亦以比原購價格低40萬美元的價錢出售了住宅。
在真實事件中,主角一家又如何應對「The Watcher」的監視行為?

畢竟現實歸現實,不如劇集的「超自然主義」風格般驚悚,因為他們並沒有真正的住進這個房子,故事的發展亦不如劇集豐富,而是他們早就被那些詭異的信件嚇跑,驚悚早早就完結了。

劇集與現實中同樣存在的怪鄰居

本以為主角Derek在劇中遇到的奇怪鄰居都只是編劇的創作,但原來並非如此,現實中房東主的鄰居一樣是一班怪人。Derek第一對遇到的鄰居是一對名叫Jasper和Pearl Winslow的怪兄妹,Jasper是推開餐桌上的轉盤與他們奇怪地展開初次碰面,後來亦不斷作出令人寒心的發言,比如提出嬰兒的骨骼比成人多100塊,而且他在整齣劇中的出現大多都是未經允許進入Derek 的家中。雖然當中某部份的橋段是編劇運用想像力虛構,但他們兩兄妹的角色是基於現實鄰居 — Langford一家。

除了這對行為怪異的兄妹之外,另一位名為Siblings Michael的鄰居則有精神分裂症,劇中Derek一家曾對他作出懷疑,認為他就是「The Watcher」的真身,但並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他們的懷疑。

還有Mitch和Mo這對鄰居夫婦,這兩個角色的怪誕行為同樣基於現實的鄰居,他們家的花園面向Derek一家,而這對夫婦平日喜歡坐在花園的椅子,悠悠地觀察著derek的住宅。雖然沒有證據支持,但令人最不安的是,現實生活中的這對夫婦與劇中角色一樣,曾經參與撒旦邪教,殺害了嬰兒並喝他們的血。

「The Watcher」的真實身份

劇集的其中一個令人着迷之處在於它的結尾是個開放式結局,整件案件仍是個迷,並沒有任何結論,可以讓觀眾一同思考並分析案件。而在真實的事件中,這件案件同樣是個迷,皆因這是一單懸案,現實生活同樣地不知道嫌疑犯是誰。可見,「The Watcher」的結局可謂十分忠於原著。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