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藤子不二雄A與藤子F不二雄的半生漫畫緣|一段偉大友誼落幕
Tyson Yoshi is on our Digital Cover
#Figaroart 現代詩人Wyman 帶你遊歷V&A博物館尋找浪漫
#FigaroTalk 專訪Sabrina張蔓莎 《刹那的》
Anson Kong x McLaren
#FigroTalk 專訪Ian陳卓賢 《留一天與你喘息》
#FigaroTalk 專訪Anson Lo 盧瀚霆《Mr. Stranger》什麼是他的首要揀偶條件?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Art
9k views

藤子不二雄A與藤子F不二雄的半生漫畫緣|一段偉大友誼落幕

08.04.2022

日本漫畫家藤子不二雄A昨日家中辭世,享年88歲,筆下著名作品《忍者小靈精》、《怪物小王子》等,成為一代人的漫畫回憶,讓漫畫迷感嘆大師仙逝代表又一個日本漫畫原初時代告終。可是在一眾漫畫迷在社交平台上悼念藤子不二雄A時,卻續連出現大型「炒車」事故,除了少爺占,不少人也把藤子不二雄A,和《哆啦 A 夢》作者藤子F不二雄混淆。事實上,藤子不二雄F早在1996年去世,不過二人識於微時,曾共用筆名一同創作漫畫,搭檔了大半輩子,因此這對金牌組合曾多次被外界混淆。

(圖片來源:藤子不二雄A官方網站圖片)

藤子不二雄A、F,日本漫畫原初時代兩大傳奇

談起日本漫畫原初時代兩大傳奇,香港人對於藤子不二雄A、F,腦中或許會突起想起兩句經典歌詞,分別是「忍者喜歡你」、「誰都知我真喜愛哆啦A夢」,兩位的作品都是陪伴幾代港人成長的經典著作。藤子不二雄A原名安孫子素雄,1934年出生於富山縣冰見市的古剎光禪寺,代表作包括《忍者小靈精》、《怪物小王子》、《Q太郎》、《球場小神將》、《黑色推銷員》等,而藤子F不二雄原名為藤本弘,筆下最經典作品就是紅遍亞洲的《哆啦 A 夢》。

(圖片來源:藤子不二雄A展覽海報)

如果你是《哆啦 A 夢》的忠實書迷,可能會依稀記得《哆啦 A 夢》的動畫版與漫畫版中,作者的名字「藤子不二雄」其實有所不同,漫畫版中作者名字中間多了一個英文字,變成「藤子F不二雄」。隨著資訊愈來愈發達,人們後來才得知,原來「藤子不二雄」並非一個人,而是一個雙人組合,一位是藤子F不二雄,另一位是藤子不二雄A。

(圖片來源:《哆啦 A 夢》漫畫第一卷封套)

藤子不二雄A、F,日本漫畫原初時代的兩大傳奇故事,還得要回到70多年前,從二人初見,到走惺惺相惜説起。

「此不二雄不同彼不二雄」,男人的友情大概就從惺惺相惜開始

#藤子不二雄A、F從小認識,小學時期合辦手繪漫畫雜誌

藤子不二雄A、F緣份非淺,他倆因為就讀同一間小學,因此很早便認識彼此。在小息時間,藤本發現安孫子總愛臨摹漫畫,於是兩個小男孩因為有著共同興趣,很快就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而這一刻就是這雙金牌組合的合作起源。據日本紀錄片轉述,當時的安孫子素雄還在練習插畫,而藤本弘已在創作具劇情的漫畫故事,這讓安孫子十分佩服,於是便把藤本弘當作學習對象,二人一起開始了漫畫創作,後來更合辦了一份名為《小太陽》的手繪漫畫雜誌。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除了相同的愛好,藤子不二雄A、F也同樣有著單親家庭背景,相類似的遭遇讓這兩名小男孩更能理解彼此,因為帶著一份惺惺相惜的心,共同向著目標前進。多年以後,在自己的回憶錄中,藤子不二雄A在自己的回憶錄中,這樣寫道:

「想起來真是不可思議,這就是所謂的命中注定吧。如果他沒有遇到我,他絕對不會做漫畫家,而我沒有遇到他,我也絕對成不了漫畫家。」

(圖片來源:藤子不二雄A《漫畫之道》圖片)

#中學時續寫手塚治虫作品,被手塚治虫視為一生的競爭對手

因為兩人都是大師手塚治虫的粉絲,正是受到其作品《新寶島》啟發,才嘗試畫漫畫。因此初中畢業後,他們決定第一次挑戰發表正式作品,因為手塚治虫作品《小馬的故事》突然停更,所以他們決定把作品主題定為續寫《小馬的故事》,讓這個四格漫畫的故事繼續活下去,於是他們創作了6幅4格漫畫《天使阿玉》,並往《每日小學生新聞》投稿,除了漫畫外,他們在寄給雜誌社的郵件中,更附帶一封信,信中寫道:

「我們是富山的高中生,請讓我們接手手塚治虫先生來畫漫畫吧!」

(圖片來源:藤子不二雄A《漫畫之道》圖片)

藤子不二雄A、F帶著一份「初生之犢不畏虎」的衝勁,這樣的豪言壯語讓編輯們頗為吃驚,而在看過作品後,編輯部給他們寄去了一張2400日元的支票,以當時的物價,對兩名高中生來説絕對是一筆巨款,同時也是對他們實力最好的證明。在藤本弘的邀請下,本著對《天使阿玉》的信心,二人帶著新創作的漫畫《賓虛》到東京,拜訪偶像手塚治虫。

(圖片來源:藤子不二雄A《漫畫之道》圖片)

當時正在創作《鐵臂阿童木》的手塚治虫,並未給予太多評價,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了句:「畫的不錯。」當時的二人心中失望,留下畫稿後便回到老家富山。但事實上在1977年出版的《手塚治虫的世界》,手塚治虫憶起這段往事,原來他就早看出藤子不二雄A、F的實力,把《賓虛》畫稿珍藏了一輩子,更感嘆道:

「說不定,他們將來會成為我一生的對手。」

(圖片來源:藤子不二雄A《漫畫之道》圖片)

#成為全職漫畫家,以聯合筆名「足塚不二雄」作為起點

高中畢業後,藤子不二雄A跟隨他的伯父加入富山新聞社,在文藝部擔任肖像畫繪畫和採訪報道,而藤子F不二雄卻進入了製糖公司當技工,可惜上班3天已弄傷手臂,始終放不下漫畫的二人,決定一起當全職漫畫家,定了個聯合使用的筆名 一一「足塚不二雄」,代表「我們的水平連手塚老師的腳跟都高不過。」

不過足塚不二雄名下的漫畫作品產量不多,其中《四萬年漂流》僅連載數回就被腰斬,《烏托邦最後的世界大戰》同樣銷量很少,剛投入職業漫畫家生涯的二人組成績並不理想,後來二人決定前往東京發展,向著漫畫家的夢想進發。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入住常磐莊奮鬥組「新漫畫黨」,正式改名為「藤子不二雄」

前往東京的二人,只能暫住在安孫子親戚家的小屋裏,生活潦倒,後來手塚治虫知悉了他們的困境,邀請了他們住進漫畫聖地常盤莊(多個日本著名漫畫家曾先後入駐),成為手塚治虫的徒弟,請他們當助手,好讓他們能專心創作。由於常磐莊經常有漫畫雜誌的編輯出入,機緣巧合下,二人得到發表機會,為《探險王》臨時增刊創作短篇漫畫《宇宙礦脈》,他們於是順勢改了筆名,從對方姓氏中各取一字,合為「藤子不二雄」,更和還和寺田廣夫、永田竹丸、森安直屋、坂本三郎,組成了「新漫畫黨」。

(圖片來源:藤子不二雄A《漫畫之道》圖片)

足足在手塚曾經住過的14號室,入住7年的二人,每天每夜地畫連載漫畫,工作量更超出常人負擔範圍,於是他們曾一度返回老家逃避截稿日,讓作品斷更的二人曾被雜誌列入黑名單,後來在同為「新漫畫黨」的寺田廣夫鼓勵之下,「藤子不二雄」重拾勇氣返回東京,繼續創作。後來二人事業迎來轉機,因為小學館《周刊少年Sunday》和講談社《周刊少年Magazine》相繼創刊,常盤莊這幫年輕漫畫家,很快便成為兩大雜誌的主力,殺入周刊時代。

與藤子不二雄F合作時期作品《Q太郎》(圖片來源:《Q太郎》漫畫封套)

對於這段經歷,其實能在後來的《哆啦 A 夢》尋得蛛絲馬跡,哆啦 A 夢和大雄一人睡在書桌旁,一人睡在壁櫃裏,因為「藤子不二雄」在常磐莊的時間裏,為了輪流趕稿,就是一人在畫,另一人休息。

(圖片來源:《哆啦 A 夢》)

#天下無不散之宴席,藤子不二雄分拆成A和F

這雙合作了40多年的好友,在創作方向上產生了分歧,因畫風路向不同而拆夥,各自在筆名中加入姓氏的英文拼音字首獨立發展。外界最愛説,二人肯定是因為不合,又或者金錢上的糾紛而走上拆夥之路。但事實上,如果你是「藤子不二雄」的忠粉,你會知道藤子F不二雄的《哆啦 A 夢》是給小孩子看的暖心之作,而藤子不二雄A的《黑色推銷員》是走黑色幽默風,諷刺人類本質愚蠢、軟弱的故事。

(圖片來源:《黑色推銷員》動畫版海報)

在藤子不二雄A的自傳中,他這樣寫道:

「藤本君從20多歲開始,到年屆50,始終保持著一顆童心,他一直醉心於創作《哆啦 A 夢》。而我卻不一樣,成年之後歷經生活的各種歷練,我對畫那些只給小孩子看的東西漸漸失去了興趣。一種叫青年漫畫的漫畫新體裁正悄然登場,這對於我來說也是一個轉折的契機。我們愉快的合作了幾十年,並不是出了什麼問題,而是年過半百之後,我想我們這輩子的時間所剩不多了,到了這個時候,我們各自獨立門戶不也很好嗎?五十三歲開始創業,這不是也很酷嗎?我覺得,我倆都應該在所剩不多的人生中,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畫自己想要畫的東西。」

不是因為不和,反而是因為曾經互相扶持,惺惺相惜,更明白對方也想專注創作自己喜愛的風格,於是便決定分家。但創作上的分離並不等於情誼上的分離,雙方都以自己的方式,去支持自己的半生戰友,追逐全新事業。

1996年,藤子不二雄A在藤子F不二雄的葬禮上,被問到會否接續《多啦A夢》的執筆?藤子不二雄A的回應是:

「那是我永遠也創作不出來的作品。」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大概這段「藤子不二雄」的半生緣,正是從惺惺相惜開始,從惺惺相惜完結。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