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BVLGARI為蛇平反|其實每個女人也要活得像蛇
Madame Figaro 春季刊現已上架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FigaroSurprise 當你的速遞員是男友力十足的MCM... feat. Mcm莫竣名
#FigaroSecret What\\\'s in my bag Feat. Kenny Kwan
#EmpowerF 蔡思韵 Cecilia Choi
On Cover:Lucy 李元元
Art
19.71k views

BVLGARI為蛇平反|其實每個女人也要活得像蛇

15.12.2020

如果說世上有一種亦正亦邪的生物,那大概就是蛇了。其實每個女人也要活得像蛇,要靈巧美艷更要靈活多變,尤其是要棲身於這個變化多端的新時代。

其實每個女人也要活得像蛇。

在很久很久以前世界是一片黑暗的。上帝在黑暗中一邊飛翔一邊想應該要有光,於是光便出現了。接下來的五天他創造了天空白雲、高山大地、日月星辰、綠樹花草、飛鳥游魚以及其一些動物昆蟲,然後照自己的樣子做了一個男偶並賦予它生命,那就是亞當,然後整個世界的創造便完成了。裡邊有個漂亮的花園種了很多奇花異果又四季如春,這裏是伊甸園,也是亞當生活的地方。

在這個良辰美景當中的亞當經常悶悶不樂。全知全能的上帝當然明白他心事。這裏的所有動物都有同伴,唯獨是亞當是孤獨的。於是上帝就在亞當睡着時取了他一根肋骨然後造了一個女人給他。一覺醒來看見女人的亞當心裏樂開花 。上帝為亞當介紹這是夏娃,於是兩個人每天就在這伊甸園裏玩遊戲,快活得很。

我要呃稿費也不好意思那麼過分,所以之後大家熟悉的劇情也唯有從略。總之這對原始又天真的男女下場是被一條蛇引誘去吃禁果被上帝逐出伊甸園,然後生下了許多孩子,那就是人類的祖先。

其實一直以來我也對蛇感到不值,可幸除了我之外世上還有其他舉足輕重的人物去為蛇平反,例如意大利品牌BVLGARI 就愛就以頂級珠寶去歌頌蛇的美麗,以巧奪天工的手藝去表達蛇的靈巧。

BVLGARI 以頂級珠寶去歌頌蛇的美麗。

BVLGARI 於40年代開始已經與蛇結緣,早已洞悉到這種神秘的生物有無限的想像和設計空間,於是就以希臘神話中的蛇元素符碼作靈感,創作了Serpenti 珠寶系列 (意大利文是「蛇」的意思)

不知是否因為這個原因,BVLAGRI 創作專屬女性的Serpenti 珠寶系列,那些扭曲纏繞的手帶,配以蛇頭形狀的腕錶或是金屬質地的腰帶等設計也突顯了女性與蛇之間難以分割的關係。

BVLAGRI 創作專屬女性的Serpenti 珠寶系列。

有人配戴珠寶為彰顯權力和地位,但更高手的是以珠寶作為個人傳奇故事和魅力錦上添花,加入更多個人元素和神祕感。最經典的故事當然是「埃及妖后」克里奧帕特拉七世,一位被形容為任性而用情不專,卻又充滿個人魅力的奇女子。

不論是歷史記載還是電影中的形象,「埃及妖后」總是能夠與身上那些鑲滿鑽石或寶珠的蛇形首飾產生一種和諧的感覺。這位女性充滿智慧而且美艷動人,同時又手握大權,與蛇的形象不謀而合。

由英國演員伊利沙伯泰萊(Elizabeth Taylor)於1963年主演的電影《埃及妖后》上映後,Serpenti 系列珠寶的名氣可謂更上一層樓。當時 BVLAGRI 更特意設計了一條能穩固地纏繞於手臂的蛇形手鐲讓這位傳奇女演員佩戴。其實伊利沙伯泰萊與BVLGARI的故事又豈止這一條 Serpenti 手鐲? 品牌可謂見證着她每一個愛情的重要時刻。

《埃及妖后》1963

BVLGARI成功創造了以蛇為主題的珠寶首飾,除了因為其設計融合了蛇與女性的神話色彩和關係,同時亦以這種充滿靈氣的動物突出女性的時尚魅力。事實上,自40年代至今這條美麗的蛇也在品牌的設計師筆下不斷地進化,其媚惑又大膽的詮釋一直以來為品牌帶來不少經典的作品。

首件以蛇為造型的珠寶出現於40 年代,當時的樣貌與設計有很部分受到煤氣管(Tubogas)的影響,品牌把這元素稱為機械風格 —— Tubogas的工藝讓珠寶能夠呈現出捲曲的蛇身。

到了1962年,伊麗莎白泰萊拍攝電影《埃及艷后》的時期留下了戴著蛇形珠寶腕錶的經典劇照。這件作品總結了當時的主流 — 寫實的外型,以黃金為主要材質,全手工製作零件表達了鱗片的意象,頭和尾部也鑲嵌了鑽石,加上濃密鬃形鱗片設計,在當時來說真是十分前衛。在60 年代更亮麗的彩色琺瑯版本相繼出現,用色燦爛大膽也成為了品牌創意特徵之一。

到了千禧世紀, BVLGARI 為這條美艷的蛇換上新衣。無論是粉紅金黃金或白金的版本也加上滿滿的寶石和鑽石,輪廓飽滿,在項鍊尾端都鑲上一顆活動式單鑽,奢華得叫人難以忘懷。到了今天,我們可以欣賞到的 Serpenti 珠寶和腕錶以更加時尚的手法呈現,比舊日的版本更加立體,但佩戴時候卻又更貼服舒適。不可缺少的當然還有一段可搖曳活動的珠寶尾巴,以幾何堆疊交錯出更具藝術感的蛇。

Madame Figaro HK Winter 2020 “A Time For More”

Photography/ Karl Lam
Guest Model / Aleksanadra (Primo)

Styling / Karen Ling
Makeup / Eddy Liu
Hair / Peter Cheng
Nail artist / Julia Tam
Wardrobe / Victor Chan Studio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