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Hommes
Follow
專訪香港霹靂舞者Jessica Siu:十五年前想繼續行,十年前想跳舞,現在想代表香港
Karena Lam is On Our Cover
#FigaroExhibition 群星力撐MF X Leung Mo《See You In My Dream》展覽
#FigaroExhibition Wyman 揭曉 Figaro Exhibition 第二站!
法國五月French May專訪四位香港文藝代表
#FigaroIssue 容祖兒封面專訪|追逐歌手夢
#FigaroIssue 專訪陳漢娜Hanna與Takuro|模特情侶談愛情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Art
1.73k views

專訪香港霹靂舞者Jessica Siu:十五年前想繼續行,十年前想跳舞,現在想代表香港

25.03.2024

常說運動員的最大敵人就是傷患。香港霹靂舞者 B-Girl「Mirage」 Jessica Siu 蕭裕蓓自小就被關節炎困擾,醫生曾說她到了十八歲可能就不能走路。病患讓她容易跌倒,那就多想坐在地上的動作,正如她說:「如果你真的想成功,你一定會找到自己的方法去做到這件事。」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B-Girl「Mirage」 Jessica Siu蕭裕蓓

Jessica 回憶說,八歲時開始每晚睡覺都感覺到身體很痛,痛到她不由得會捲縮起自己,結果被診斷出患有全身關節炎。「醫生說我可能到了十八歲就再也走不了。回想過來,很多情況也看得出來我學得比別人慢。媽媽曾說,哥哥一歲已經能走路,而我三歲才懂得走路。」

病發時關節會腫脹僵硬,疼痛不已,卻無阻 Jessica 嘗試各種運動。「我以前都是玩團隊運動,比如打籃球。我想進步、想花多點時間去練習,但打籃球一定要一組人一起練習,別人不想練,我又覺得自己一個人練習有點悶,就想找一些能自己一個人去做的事情,於是開始了跳Hip Hop。」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一跳愛上Breaking

街舞種類繁多,如 Hip Hop、Locking、Popping、House 等。Jessica 說她剛剛接觸 Breaking 的時候,就已經很清楚自己很喜歡這個舞種。「有些 B-Boy 自創動作,靈感可能來自他們看的動畫中主角的動作,即使是瑜伽姿勢也可以融入 Breaking 當中。所以我覺得 Breaking 是最自由的風格,真的能讓你很有創意地表達自己。」本身做動畫的 Jessica 也認為從中能獲得許多啟發。「動畫最基本就是一個物件如何從 A 點到 B 點,也就是 Timing。Breaking 和動畫都講求 Storytelling 和 Timing,如何用那 30 秒表達我想說的。」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以舞蹈動作訴說自己的故事

病患讓 Jessica 不能長時間走路或站著,反而使她找到自己的方法來突出自己,慢慢建立起屬於她的獨特舞蹈風格。

「剛開始跳舞時第一個隊長問我,如果我容易跌倒,那為何不多想一些坐在地上的動作呢?我其實很多動作都是在講自己的故事。」

後來大學時 Jessica 肩膀需要做手術,更是她主要發力的左手,朋友就鼓勵她做一些不需要用手的動作。「他教了我做 Backspin,現在反而成為了我的標誌。在女生來說,我的 Backspin 也算是香港最快的。」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Dance Battle男女公平競爭

雖然亞運和奧運的霹靂舞賽事也有分男女,但傳統街舞 battle 男女會同台較量。男女在身體素質和體能上難免有差異,很多人可能覺得女生有很多動作做不到,很難贏得了男生。

「近幾年很多 B-Girl 都能在比賽中贏得第一名。Battle 會看技巧、動態、音樂感等。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潛力和強弱點。只要懂得運用不同策略,懂得玩這場遊戲就能勝出,無關男女。」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UTLR852獅子山下推廣本地Breaking文化

Jessica 留學英國時已開始籌辦不同比賽。「那時候最少都有三、四百人飛來參加比賽。我很想將那個經驗帶來香港。」回港後,Jessica 以「UTLR852獅子山下」為名開辦霹靂舞組織。今年「獅子山下- Rise of the Dark Horses」霹靂舞比賽的評審陣容就雲集了澳門 B-Boy Astro、荷蘭 B-Boy Squarez、韓國 B-Boy Gonzo 和日本 B-Girl Ayumi 等來自世界各地的知名舞者,讓本地霹靂舞者與海外 B-Boys 和 B-Girls 交流切磋。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期望代表香港出戰 2026 名古屋亞運

霹靂舞項目於 2023 年杭州亞運正式登上亞運舞台,比賽同時也是 2024 年巴黎奧運的亞洲區資格賽。Jessica 樂見大眾因為大型體育賽事讓更多人認識 Breaking 和街舞。對她而言,Breaking 不只是生活一部分,更給予她很多希望。

「十五年前我只是希望可以繼續走路,十年前希望能繼續跳舞,五年前覺得如果有機會代表香港就好了。如果我有這個病都可以繼續跳舞,遇到任何挑戰也一定做得到。」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韓國和日本的 B-Girls 實力在亞洲首屈一指,而他們的教練也非常看好 Jessica。「韓國的 B-Girl 全部都進入了奧運選拔系列賽,如果那些教練都對我有信心,我應該都能做到。」現在 Jessica 跟隨他們設計的訓練時間表努力備戰,希望能代表香港出戰 2026 名古屋亞運。「B-Girl Ayumi 以 40歲之齡贏得 2023 年 WDSF 亞洲霹靂舞錦標賽,我今年剛剛 31 歲,其實還有很多時間可以繼續練, 我也不想放棄這個夢。能否贏得獎牌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想繼續進步和超越自己。」

B-Girl Sarah Bee(左)和 Ayumi(右)(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