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殭屍虛擬頭像比勞力士叫價更高,以3300萬港元成交|為何NFT屢創天價,攻陷藝術市場?
Madame Figaro 春季刊現已上架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FigaroSurprise 當你的速遞員是男友力十足的MCM... feat. Mcm莫竣名
#FigaroSecret What\\\'s in my bag Feat. Kenny Kwan
#EmpowerF 蔡思韵 Cecilia Choi
On Cover:Lucy 李元元
Art
4.69k views

殭屍虛擬頭像比勞力士叫價更高,以3300萬港元成交|為何NFT屢創天價,攻陷藝術市場?

30.09.2021

若在早兩年前問:「你覺得勞力士貴抑或是NFT貴?」相信答案無庸置疑是前者,畢竟那時誰也不了解NFT的虛擬存在。不過隨著「虛擬世界」時代反客為主,仼何事情都能夠發生。從發展到成形不足十年時間,NFT早已與勞力士睇齊,更甚者或是更進一竿。世界著名拍賣行佳士德日前宣佈,與余文樂合作創下亞洲史上最高金額網上拍賣,總額1億2千萬港元,當中除了腕錶以外,NFT成交額佔大部分。為何年初依舊陷入不入傳統藝術流爭議時,另一邊廂卻屢創天價?

NFT比起勞力士真係更貴!(圖片來源:Instagram @christiesasia)

佳士得全球NFT成交總額超越1億美元,NFT到底是甚麼?

曾經聽過一個理論:當世界上有人忽然覺醒這一切都是虛構的,世界末日便會到來。理論歸理論,進入了似真若假的數碼年代,已經沒有人在乎那些「觸得到的真實」了,大抵NFT正成為了「後人類時代」的里程碑。

(圖片來源:Instagram @christiesasia)

從一幅價值27萬美元的「Test」字樣、Beeple價值6900萬美元的jpg圖檔,到余文樂於佳士德所拍賣的IG頭像,編號#9977的CryptoPunks創作,以HK$33,850,000成交,消息一出,讓傳統藝術派人士陷入震驚,這世代到底怎麼了?

YUGA LABS (創於 2021 年) Bored Ape Yacht Club #8746 成交價:港元 9,610,000(圖片來源:Instagram @christiesasia)

了解CryptoPunks之前,不如且科補一下NFT的來歷(不少現活躍於藝術界大師也表示一頭霧水)。談起數碼藝術從來都不是新奇事,卻一直未能擠身藝術市場,價值上也未能媲美傳統藝術品,因為當中的真偽問題成疑,但隨著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和NFT的出現,數碼藝術也開始看得見未來。

喬治·康多 (1957 年生) 《修女與神父》 成交價: 港元 20,650,000(圖片來源:Instagram @christiesasia)

為了更容易理解NFT的特殊之處,創辦人舉了以下例子:「當你買了一雙昂貴的波鞋後,就算店家倒閉了,你的球鞋也不會莫名消失。那為甚麼遊戲內的資產,例如角色武器在遊戲公司倒閉後就一無所有呢?」借助Blockchain技術,NFT彷似為每件作品上鍊,透過藝術家簽名加密,經過驗證和全公開的紀錄資料,把原本數位作品變成可永久保存的資產,即使他日在畫廊和二手市埸作拍賣,也能杜絕一切贗品的可能性。

LARVA LABS (創於 2005 年) CryptoPunk 8191 成交價:港元 8,890,000 為拍前高估價港元 2,400,000 3.7 倍有餘(圖片來源:Instagram @christiesasia)

NFT彷如數位資產的保險箱,相信這將為數碼藝術開拓一個具投資力的市埸,但能否解決人們根深蒂固的思想:為甚麼數碼藝術不能在網上免費觀看就好?還是不得而知,可知的是,NFT身價搖身一變,成足而媲美,甚至拋棄傳統實體藝術品的價值。

(圖片來源:Instagram @christiesasia)

「No Time Like Present」NFT頭像何以天價出售?

佳士德把這場首次把NFT引進亞洲的拍賣場命名為「No Time Like Present」,名字起得好,在近年藝術界發展中,的確不見如此來頭洶湧的Art Form出現,市場走勢確實如其名般 “No Time Like Present”,這場成交額破億元的拍賣,為拍前低估價的 292%之多,其中余文樂CryptoPunks佔總成交額好一大部分,不過消息一出,人們紛紛在問,為何一張jpg能夠天價出售?

(圖片來源:Instagram @christiesasia)

其實這幅余文樂的IG頭像出自紐約軟體公司Larva Labs,系列CryptoPunks中88幅殭屍頭像的其中之一,經過7次叫價,估價高達HK$680萬,沒想到最後卻以5倍有多的3000多萬港元成交,叫人大跌眼鏡。

拍賣最高成交價拍品 LARVA LABS (創於 2005 年) CryptoPunk 9997 成交價:港元 33,850,000 為拍前高估價港元 6,800,000 近 5 倍之多(圖片來源:Instagram @christiesasia)

早在Blockchain之前,Larva Labs疑惑能否單純透過電腦代碼實現等於擁有的「哲學加科學」問題,而這個想法慢慢延伸至 Crypto Art。

(圖片來源:CryptoPunks)

事實上,CryptoPunks不過是由電腦隨機產生的1萬個24×24、8Bit頭像,原本一開始這些頭像打算化成APP,但當時卻發現難以於市場推廣,於是Larva Labs換了個玩味想法,一心本著顛覆傳統藝術市場的固有觀念,倒不如把這些零生產成本的jpg.公開認講,因為CryptoPunks本著叛逆概念,所以就選擇了1970年的Punk運動為創作藍本,於是就這樣發展成NFT頭像。

(圖片來源:CryptoPunks)

不得不提,這10000個角色中,一共6039個男生和3840個女生,只有1%戴著禮帽,8個沒有特徵的原生頭像Genesis Punks,當然也少不了隱藏人物,當然越罕有的角色價格越高。

(圖片來源:CryptoPunks)

千萬不要問為何得花常人一輩子也賺不到的錢買一個頭像,因為這枚比你本人更貴的圖檔,某程度上代表你在「虛擬世界」的身份,畢竟扁平化的互聯網中,沒法建立社會地位和身份象徵,而從盤古開初到廿一世紀,人類文明往往尋找最高效的途徑來將社交資本最大化,所以説,如果你不想成為虛擬世界難民,就乖乖交出過路費來買個頭像吧!看到這,如果你依舊不懂到底貴在哪?沒關係,這不過是平民如你我感受不了有錢人單純的快樂罷了。

(圖片來源:Instagram @lok666)

數碼藝術是文化衝擊,還是藝術界的新面向?

NFT熱潮席捲藝術市場,絕對是全新走趨,不少當代藝術家也選擇開辟一個全新面向。繼村上隆、Mr Doodle後,以波點成名的Damien Hirst也踏了半隻腳進NFT,不過過癮的是,Damien Hirst無視顧客至上的原則,逼使買家於實體作品與NFT中二選其一,而沒被選擇的便立即銷毀。有趣的是這種規則彷如暗示藝術市場走向,到底數碼藝術是文化衝擊,還是藝術界的新面向?

(圖片來源:Instagram @damienhirst)

不少傳統藝術家和收藏家認為,作品的物理性是帶溫度且獨一無二的,但數碼藝術派則認為,物理性是缺陷。一位藝術家指:「為甚麼要買花大錢買個 MP4 文件?它彷彿就像一封電郵,上面寫着『恭喜你中標了』!」創新念頭,的確為藝術界帶來衝擊。無可否認,這波數位浪潮,新穎且昂貴的創作,的確打亂了傳統藝術市場的秩序。

(圖片來源:Instagram @damienhirst)

時而勢易,新文化來襲是勢在必行,肯定會惹起藝術界的兩派鬥爭,至於新舊文化能否結合,還是成為一番衝撞,還得看事態發展……不過從年輕收藏家的喜好中,發現一個大原則:「我鐘意就鐘意,理得你咁多」,不得否認,NFT將會逐漸主導藝術市場,屢創天價紀錄。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