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文藝愛侶 I | Modigliani & Jeanne:只有你看懂我的靈魂

Madame Figaro 春季刊現已上架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FigaroSurprise 當你的速遞員是男友力十足的MCM... feat. Mcm莫竣名
#FigaroSecret What\\\'s in my bag Feat. Kenny Kwan
#EmpowerF 蔡思韵 Cecilia Choi
On Cover:Lucy 李元元
Art
3.02k views

文藝愛侶 I | Modigliani & Jeanne:只有你看懂我的靈魂


30.12.2019

Netflix愛情小品《婚姻故事》(Marriage Story),於第77屆金球獎榮獲6項提名,引爆全球影迷熱議。本片描述了紐約劇院導演Charlie(Adam Driver飾)跟演員妻子Nicole(Scarlett Johansson飾),從深被對方的才華與溫柔吸引走向婚姻,但後來難敵人生分歧致愛情枯萎,並於離婚時各自展露出最醜陋一面,揭示了一段關係中,雙方各有寄望的無奈與遺憾。

藝術家Amedeo Modigliani與Jeanne Hebuterne的情路同樣飽受殘酷現實所煎熬。

看畢《婚姻故事》,不禁聯想起在影視、Modigliani和藝術領域,同樣流傳了無數叫人難忘、惋惜或動容的愛侶故事。譬如意大利傳奇藝術家Amedeo Modigliani與情人Jeanne Hebuterne生死相隨的經歷,就恰比戲中Charlie和Nicole各為理想分手的選擇,好像來得更淒美與壯烈。

誰來填滿我的空白

《向左側臥的裸女》最終以1.57億美元成交,成為蘇富比拍賣會史上最高價藝術 品。(圖片來源:歐新社)

2018年,Modigliani經典畫作《向左側卧的裸女》(Nu couché ,sur le côté gauche)於紐約蘇富比估價超過1.5億美元(約11.7億港元),成為拍賣史上估價最高的藝術品,招來世界各地的藝術愛好者和收藏家的注目。但你可別以為Modigliani向來地位尊崇,實際上當他還在生的時候,創作生涯並不得志。

Modigliani縱然才華洋溢但際遇坎坷,並有說他喜聚不喜散,為了隱藏結核病情及抵抗孤獨之苦,於是以酒精和毒品解愁,結果深受酗酒及毒癮之苦,也招來狼藉聲名。

話說,1884年生於意大利的Modigliani本性不羈,17歲隨母親旅行時,因遇上文藝復興巨匠Sandro Botticelli名畫《春》與《維納斯的誕生》,深被畫中人柔美的肌膚、飄逸的髮絲和仙氣的儀態所迷倒,就決意入讀佛羅倫斯藝術學校學藝。當時,很少藝術家會像Modigliani般只專注繪畫人體及肖像畫,後來還滿懷憧憬地還從藝風保守的意大利,轉往心目中民風較開放的巴黎求革新。生性瀟灑的他,糅合鍾情的立體主義及非洲原始藝術元素,繪畫了不少女性模特兒的漂亮胴體,每一張畫都嬌媚萬分、引人入勝,絕對是神韻俱備的優秀之作。

Modigliani筆下的躺臥裸女畫,僅有22幅,大部分由博物館收藏,其中美國博物館收藏量尤豐。(圖中作品為Amedeo Modigliani, Nu couché, 1917-18. Oil on canvas. Courtesy of Christie’s.)

奈何,巴黎的民風不如Modigliani預期般開明,守舊的民眾還是佔大多數。當他們看到Modigliani的畫作,以及聽聞他的風流逸聞後,爆發不少反對之聲,像1917年,當Modigliani在巴黎舉辦首次個展時,就曾因畫作牽涉裸露的女性胴體, 引起極大爭議和成為群眾駐足觀看的焦點,導致區內交通停滯,惹來警方以「猥褻」惡名檢舉及禁展以緩和民情。這次禁展,給他造成極大打擊,精神狀態變得更頹喪。

Modigliani 在畫室的工作照。(©RMN-Grand Palais musée de l’Orangerie/Archives Alain Bouret, image Dominique Couto)

後世有藝評曾慨嘆:Modigliani的命運如名字Modi的法文「Maudit」諧音,註定受詛咒。除此,不曉得是巧合還是刻意,其時Modigliani繪畫的裸體畫,不僅以豐盈肢美態為人關注,更因筆下人物大都帶有一雙又一雙,時而空白、時而點睛,但永遠耐人尋味的眼眸,而觸發觀者為之好奇:若眼睛是靈魂之窗,這可反映Modigliani的沮喪心事?

花樣年華的Jeanne在1917年邂逅Modiglian,從此成為男方的忠實伴侶與靈感泉源。

不知幸或不幸,當Modigliani身陷困境、無去無從之際,一個迷人身影走進他的視野——1917年,33歲Modigliani於藝術學校Académie Colarossi認識了芳齡19歲的Jeanne Hébuterne。男方自從1916年跟舊情人英國作家Beatrice Hastings分手後,一直沒有固定女伴與模特兒,但偶遇才貌俱全的千金之軀Jeanne,再度燃起了無窮盡的創作靈感。而女方亦深被Modigliani的才情與氣質迷倒。

Jeanne曾修讀藝術,圖為她罕有的自畫像之一。(Jeanne Hébuterne, Self-portrait, 1918, private collection)

兩人瞬間打得火熱,並決心私訂終身。天生「烈女」的Jeanne,無視本身的法國中產階級天主教原生家庭反對,堅決放棄一切跟生活潦倒的愛人同居。儘管兩人生活得頗為艱辛,可是Jeanne對Modigliani不離不棄,賦予上絕對的愛與支援,並於1918年為對方誕下一個可愛的女兒,讓這個長長受貧窮、酒精與毒品蠶食身心的藝術家,尋見了生活與藝術的一線曙光。跟至愛相伴歲月裡,Modigliani所繪畫的畫作,尤其是Jeanne的肖像畫,更被後世高舉為其人生最精煉成熟的絕唱。

Modigliani和Jeanne的唯一女兒Jeanne Modigliani。

尚未點睛的肖像《Jeanne Hebuterne In A Large Hat 》

據他倆的女兒Jeanne Modigliani長大後所撰寫的傳記《莫迪里亞尼:人與神話》所述,當父母還未成婚、尚是戀人時,某次男方給女方繪畫肖像畫,Jeanne曾經好奇提問:「為何我的肖像總沒眼珠?」Modigliani浪漫地回應:「等我認出妳的靈魂時,就會畫出妳的眼睛。」後來當Jeanne懷孕了,他果然給她畫出第一幅有眼珠的作品,並令愛人落下了感動的淚。

看著Jeanne的眼睛,你感受到什麼?(Amedeo Modigliani, Jeanne Hébuterne, 1919, private collection)

奈何,誰料到,這段看似精誠所致的愛情,終究難敵現實的考驗。長Modigliani因長期徘徊於酒精和畫筆之間,雖正值壯年但身體狀況卻極度虛弱,1920年1月,當他的畫作銷量稍見起色的時候,忽爾就因患上結核性腦膜炎而昏倒畫室中,並很快就於1月24日辭世。隔天清晨,誓死追隨愛郎的Jeanne極度悲痛,不理自己身懷著九個月大的次胎,選擇從高樓飛身墜下,以22歲之齡自殺而亡。兩人死後十年,女方家族才同意移棺,讓他們同同葬於拉雪茲神父墓園,共立一碑紀念,男方的墓誌銘寫道:「時值光輝,死亡卻至」,而女方的碑文則為:「犧牲奉獻,矢志不渝」,表達了兩人永遠廝守的心願。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