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梅艷芳58歲冥壽|一生絕代風華的天后蛻變時尚史
Madame Figaro 春季刊現已上架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FigaroSurprise 當你的速遞員是男友力十足的MCM... feat. Mcm莫竣名
#FigaroSecret What\\\'s in my bag Feat. Kenny Kwan
#EmpowerF 蔡思韵 Cecilia Choi
On Cover:Lucy 李元元
14.58k views

梅艷芳58歲冥壽|一生絕代風華的天后蛻變時尚史

08.10.2021

梅艷芳58歲冥壽,説起梅姐故事,從前有一個在荔枝角賣唱的小歌女,與姐姐日日夜夜在品流複雜的江湖打滾,練得一身好舞歌的功夫,終於在成年不久後参加新秀歌唱比賽一夜成名,之後每張唱片都為香港人帶來耳目一新的感覺,打造前無古人的百變時尚形象,成為神級天后卻在40歲時因為子宮頸癌逝世——這傳奇故事據悉在2019年已拍成電影,即將公映,但肯定的是這故事的戲服必須要很精彩,否則就辜負了梅艷芳一生留下的絕代風華。

梅艷芳2003年出席Dior 廣東道專門店開幕

梅艷芳天后蛻變時尚史

要說梅艷芳一生的時尚,可能是一部天后蛻變的歷史。今天世人經常將「梅艷芳」和「時尚」聯繫起來,可說是另類的身後名氣。因為在她在生時,她只被視為「百變」,劉培基為她打造的那些風格很誇張很舞台很戲劇化,但並不能說很時尚。然而時移世易,梅艷芳身上的舊時風格都變成了時裝天橋上的新潮流。而她本人,在引退後再復出的90、2000年代,漸漸將過度風格化的造型褪去,換上更輕的髮妝和更年青的時裝。如果你攤開梅艷芳21年演藝生涯的照片,不難發現那是一場愈活愈年輕的奇幻逆緣。

被《號外》取笑“dressed to kill”的班馬裝,是短暫的黑暗期。

剛出道時,不論是新秀比賽《風的季節》一鳴驚人的金色戰衣,還是楊凡幫她拍攝的《心債》唱片封名時的「喬治桑」長曲髮,都是非常江湖氣、老得像40歲;甚至有一張斑馬紋連身衫,被出名尖酸刻薄的《號外》選為“dressed to kill”。幸運的是,很快就得到華星力捧,請來形象指導劉培基幫她大改造。


在了解過梅姐的優點後,劉培基把她最美一面盡情放大,在《似水流年》為她穿上西裝大衣;在《壞女孩》給她黑色眼影和絲綢晚裝;在《妖女》給她的婚紗迷你裙;《夢裡共醉》的40年代舊荷里活復古貴婦⋯⋯基本上奠定了她最重要的風格:中性、妖艷、性感(她的性感是露腿露腰少露胸,是骨感多於肉感,《烈焰紅唇》是一次例外)以及古典,往後的演出都是以上幾種的變奏。

《愛將》時期的阿拉伯女郎裝,極盡妖冶,本來不是時裝潮流,但今日看來絕對是靈感!

儘管劉先生功不可沒,但梅姐自己也是對形象外表有己見和重視的,80年年代她接受《明周》訪問時說,她愛看時裝雜誌和時裝騷:

「我每分鐘都在構思一些新形象與觀眾見面。」

關於她早期的時尚造型的誇張,97年她接受關錦鵬導演訪問時表示:

「我想是因為我不太喜歡自己的樣子,我總覺得如果只是一個樸素的面貌是不夠特別的。站在表演者的立場,我覺得包括形象上的包裝 ,都是一種娛樂。」

話雖如此,中後期的梅艷芳的確一層層地脫去了這種over-the-top的包裝。換上Gucci、Dior、Prada等當時最紅的品牌,剪去了厚重的長髮,輕手不少的化妝,梅姐在90年代末起愈活愈後生。

90年代後期,日漸青春化的梅艷芳,褪去濃妝豔抹,換上當時得令的Gucci時裝。

穿上John Galliano 的Dior,也是她的時尚高峰。

或許,成熟後的梅艷芳很清楚自己的女帝氣場無人能及,無必要每每都擺出個霸氣的樣子。為了寫這篇文,我重看了她的每個演唱會,她的獨特是她既有美空雲雀般的歌藝,又有山口百惠/中森明菜般的有型,但卻比她們都更性感和中性。如今打開韓國女團的MV,人人都有數十件名牌加身,三秒一個鏡頭又換一套,同樣給歌迷無限個人投射——凝視她們也讓我們希望像她們一樣吸引、獲得力量,但只有在梅艷芳身上我才看到一種揮灑自如——歌迷送上一把羽毛扇,她就能風情萬種地舞動起來,或是一隻衣裙、一條流蘇,她都特別懂得運用來表現她的魅力。

Dior haute couture 2002 Spring Summer

2002年金像獎,金短髮配Dior 女神晚裝,盡展她肩部的美感。

如果你在12月30日想起梅姐,不妨也來重溫她在台下台下的穿著,了解她如何在身上展現的「時尚」——一種糅合了叛逆、優雅、華麗、性感、豪邁的香港女性風格,絕對能為你帶來inspiration。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