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Andre Leon Talley逝世!認識這個Anna Wintour最愛惜也痛恨的惡魔男編輯
Tyson Yoshi is on our Digital Cover
#Figaroart 現代詩人Wyman 帶你遊歷V&A博物館尋找浪漫
#FigaroTalk 專訪Sabrina張蔓莎 《刹那的》
Anson Kong x McLaren
#FigroTalk 專訪Ian陳卓賢 《留一天與你喘息》
#FigaroTalk 專訪Anson Lo 盧瀚霆《Mr. Stranger》什麼是他的首要揀偶條件?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2.63k views

Andre Leon Talley逝世!認識這個Anna Wintour最愛惜也痛恨的惡魔男編輯

19.01.2022

據TMZ報導,《VOGUE》創意總監及特約編輯Andre Leon Talley去世,享年73歲。Talley週二在紐約州白原市的一家醫院去世,他的IG在去年11月後就未有更新。Andre Leon Talley在80年代和90年代對美國版《VOGUE》影響重大,他與「時尚女魔頭」Anna Wintour可說愛恨交纏,也是首位黑人在時尚媒體界得到如此位高權重的位置,來一起回顧他的傳奇人生。

Andre Leon Talley與Anna Wintour(圖片來源:ig @andreltalley)

Andre Leon Talley在80年代和90年代對美國版《VOGUE》影響重大。在Grace Mirabella主編年代,Talley任職新聞總監;到了Anna Wintour時期,在88年升任《VOGUE》的創意總監,權傾一時。7年之後他轉任特約編輯,直到2013年退職。他與Anna Wintour可說愛恨交纏:2020年Talley出版《The Chiffon Trenches: A Memoir》披露2018年的Met Gala之前,他一如往常在為登上紅毯為《VOGUE》採訪嘉賓作準備,卻遲遲沒有接到通知,後來才知道原來Anna Wintour在沒有知會他的情況下,把這個工作交給了網路名人Liza Koshy。他更指Anna Wintour「缺乏人類基本的善良。」

「我不為時尚而活,我為美和風格而活。」-Andre Leon Talley

(圖片來源:ig @andreltalley)

Andre Leon Talley  首位黑人時裝傳媒高層

1948年10月16日出生在華盛頓,父親是一名出租車司機。 Talley 的父母把他留給了他的外祖母養育,她在杜克大學擔任清潔工人。Talley說他從外祖母那裡得到了「對奢侈品的理解」。在種族隔離的年代的美國南方,外祖母對Talley影響甚深。除了讓他對自己的黑人身份自豪外(祖母不允許白人進入我們的房子),更讓他培養對時尚的熱愛:在10歲左右Talley在當地圖書館發現了《VOGUE》雜誌。

(圖片來源:ig @andreltalley)

1966年高中畢業後,Talley在北卡羅來納中央大學接受教育,於1970年畢業,獲得法國文學學士學位,他贏得了布朗大學的獎學金,並於1972年獲得法國文學碩士學位。一口流利法語幫助了他日後在時尚界發展。原本計劃教法語的他,因為於1974年在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無償為傳奇《VOGUE》前主編Diana Vreeland 當學徒,從此進入時尚界。

與Diana Vreeland(圖片來源: Bill Cunningham Foundation網站)

得到Diana Vreeland 賞識,Talley獲介紹到Andy Warhol主理的《INTERVIEW》雜誌工作,然後在《WWD》(女裝日報)工作,成為其巴黎分社社長,在1975年至1980年在《W》雜誌任職。最終,他在1980年代初登陸美國《VOGUE》,從1983年到1987年擔任時尚新聞總監,然後從1988年到1995年擔任創意總監。1995年,他離開《VOGUE》,搬到巴黎為W工作,並在《VOGUE》擔任特約編輯。 1998年,他回到《VOGUE》擔任特約編輯,直到2013年離開。

(圖片來源:September Issue 截圖)

與Anna Wintour愛恨交纏,失勢後被疏遠

在有關他的紀錄片《The Gospel According to André》中,我們看到了非裔血統,出生於種族歧視嚴重的美國南方小鎮,擁有近兩米身高但龐大的體型,以及並不英俊的臉孔……種種條件,令Talley要在刻薄無情的時裝界生存十分輸蝕,但他也算是創造了奇績。但是時代也是殘酷的,當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表達出他對時尚界的心聲:昔日摯友Miuccia Prada、Karl Lagerfeld、Saint Laurent、Alaïa,不是離世就對失去權力的他疏遠。

(圖片來源:Youtube 截圖)

1980年代,當Talley加入《VOGUE》位高權重時,率先起用更多非裔模特兒拍攝時裝造型故事,是推動種族多元美學的先驅。他與總編輯Anna Wintour合作無間,可是後來也不得不承認,Talley後來名成利就後也日漸失去當初的才華和光茫。黎堅惠在看過《September Issue》紀錄片後寫道:「因為沒有甚麼朋友,所以Anna身邊就要有高大的傍友,那位Andre Leon Talley完全將Vogue和Class兩個字拉到地底,巴巴閉,這些年來,寫那兩頁的時裝日記,炫耀設計師給他的限量版私人訂造,拍《Sex & The City》電影版也要攬著印有自己initial的LV盒子,慌死沒有人知道他是誰,擺晒甫士,最慘又唔靚,這種人,世界很多,某程度上也是社會的縮影,狐假虎威亦永遠存在。」

(圖片來源:ig @andreltalley)

離開創意總監的位置後,Talley仍在1998至年至2013間擔任雜誌的特約編輯,並讓他每年在MET Gala晚會上直擊紅地氈。然而,Anna Wintour也知道Talley日漸與時代脫節,在2018年找來網紅Liza Koshy頂替Talley。受傷的他馬上接拍了紀錄片,更在2020年出版自傳,大爆時尚界內幕,被視為他對這個無情工業的大報復。

往事並不如煙,ALT 的故事的確是美國夢的一個重要部份。然而,他的遭遇也令我們再次記著時尚工業的殘酷無情。”In fashion, one day you’re in, and the next, you’re out” ,花無百日紅是永恆定律。ALT 說時尚界「朋友」在他失勢後日漸疏遠他,但他有否想過,沒有利用價值時,他們為什麼要來「親近」ALT 呢?這個現實雖然唯功利是事圖,但也無可厚非——共勉之。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