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堅持只賣S碼、肥人勿近的Brandy Melville為何依然好賣?解析時裝界對肥瘦偽善態度
Madame Figaro 春季刊現已上架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FigaroSurprise 當你的速遞員是男友力十足的MCM... feat. Mcm莫竣名
#FigaroSecret What\\\'s in my bag Feat. Kenny Kwan
#EmpowerF 蔡思韵 Cecilia Choi
On Cover:Lucy 李元元
37.88k views

堅持只賣S碼、肥人勿近的Brandy Melville為何依然好賣?解析時裝界對肥瘦偽善態度

23.04.2021

「人間香奈兒」、「行走的Celine」的確是Blackpink的代名詞,但要形容她們私下的穿搭風格,其實還可以形容為「Brandy Melville風格」,那些如童裝一般的Crop top、顯露曲線的超短連身裙,都是意大利品牌Brandy Melville的標誌性設計風格。在時尚界每一個品牌都以政治正確作為營銷策略,甚至為了宣揚品牌的尺碼多樣性而選用大尺碼模特兒,為何Brandy Melville卻堅持品牌只有S碼,還大言不慚地說他們的one size fits all?

上衣來自Brandy Melville。

Lisa同樣也喜歡Brandy Melville這個品牌。

不過我們都知道無論品牌如何抵抗Body Shaming,始終不願屈服穿大碼衣服的人大有人在,他們就是會為了穿上一件不合身的衣服死減爛減身上的肥肉(別說是普通人,當年老佛爺Karl Lagerfeld為了穿上Dior Homme by Hedi Slimane的褲子也努力減掉了40公斤)。當然,「胖也可以美」,這句說話沒有誰對誰錯,但撫心自問,天天減肥為了能與Blackpink同款的你,真的這麼認為嗎?不得不說,時尚是精英主義(如何定義時尚的精英也是可圈可點),就看你願不願意承認自己是一名偽善者。

Photo Source: brandymelvilleusa/instagram

Brandy Melville的「One Size Fits All」口號 開章名義地排他?

哲學家埃德蒙·胡塞爾定義了「他者」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中的主體間性的概念基礎,所謂「他者」是由自我意識建立的意向,是一種自我形象中累積建構而成的對象,即這個人與自身不同,這個概念本來並沒有惡意,不是你、不是我、便是他。

Photo Source: brandymelvilleusa/instagram

Brandy Melville成立至今已經是50餘年,品牌的衣服一直只有一個尺碼:小碼,於是在於這個品牌的族群,他們的「他者」便應該是能夠穿小碼的人:我能夠穿小碼,而你不能夠,所以你不屬於這個品牌的族群。但好死唔死這個概念卻附帶一種「排他性」,將這種本來中性的「差異」無形地變成「異化」,非我族者都視為「異類」,而小部分的一群對這種分類尤其敏感,即明明該分類明明是肥人與瘦人,又不是瘦人與非瘦人,瘦人也同樣被分類,為何只有肥人感受冒犯?

Photo Source: brandymelvilleusa/instagram

不過品牌的口號「One Size Fits All」的確無辦法不成為眾矢之的,因為大家都知道一個尺碼並不會適合任何人,這句說話猶如要滅絕其他與自己不同的人一樣,讓大家都變成同一尺碼。

他們為何明知衣服不適合自己卻仍要減肥去買?

有亞裔Youtuber曾經在自己的影片中分享自己嘗試應徵品牌的銷售員都失敗(當然也有成功獲聘的亞裔),惹來不少人批評品牌不僅歧視肥胖女性,更有種族歧視傾向,雖然這點無辦法證實,因為品牌的確沒有表明不錄用白人與肥胖女性為職員,他們徵人的標準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但品牌的業績似乎沒有因為批評而減少,他們在世界各地一共開設154間分店,業務亦不停擴展到亞洲地區。

有傳品牌只聘請白人與瘦人。

這可能是品牌一早能預視的,「排他性」竟然讓業績不跌反升,儘管品牌形象已跌入谷地,但品牌的「一碼政策」,令穿得進品牌衣服的人產生一種優越感,就像考進A班一樣。當代後殖民研究重要學者霍米巴巴(Homi K. Bhabha)認為「他者」與權力是有強烈慾望的關係,正如佛洛伊德提出的「戀物癖」(Erotic fetishism)最基礎的理論一般:主體拒認(disavowal)自己無法擁有的東西,因此對該件事/該樣東西產生強烈慾望,在心理學角度這個執念不是說「你睇開啲啦」就會消失的。OK,這就是說,就是你明知自己肥,穿不下Brandy Melville的衣服,但無辦法proud of自己肥,越是穿不了越要死減肥去穿進這些本來不屬於你的衣服裡。

Photo Source: brandymelvilleusa/instagram

把目標客群定為小號女生,這是個錯誤的營銷方向嗎?

最後有人就開始怪這個品牌不應只有一種尺寸,讓年輕人繼續自己Body Shaming的不健康思想。反過來想,為什麼有些品牌標謗專售大碼衣服卻值得鼓舞和喜悅,專售小碼衣服的品牌卻要受到評擊。但Brandy Melville從來沒有讓大家減肥去買自己的衣服,也沒說「我們覺得瘦是靚」這種非常「不政治正確」的說話,你卻偏要品牌改變自己的營銷方向與銷售對象,這不也是種覇權?正如當年法國立例禁止品牌使用過瘦模特也有人推出質疑這舉動是不是反向歧視,所謂「多元性」倒頭來其實會不會淪為偽善者自我掩飾的謊言?

Photo Source: brandymelvilleusa/instagram

馬克斯是這樣解釋「異化」的:一個沒有對象的存在,就是一個不真實的、非感性的、只是空想的或虛構的存在,是一個抽象的存在。

於是有人說刻意的傳頌根本是此地無銀,其實是那些「自我形象極高但自我認識程度極低、心態極權排他卻強扮民主開放的偽善者」的行徑,因「異化」現象本不是正常至極的自我意識嗎?

Photo Source: brandymelvilleusa/instagram

穿不下,你可以怪品牌唔照顧你感受,可以怪件衫唔照顧你感受,像黃偉文在自己的文章中所說瘦人可穿 Hedi Slimane的設計、穿Helmut Lang、Dsquared,而GDC、Neighborhood一樣有出加大碼,各有樂趣,各有骨氣,可以老死不相往來,最重要的是態度。即是叫你,這個品牌的衣服杯䈓你,你杯䈓返佢囉,不用下下減肥。

不過在於社會責任的角度,品牌想要悔改,想要提倡與宣揚不同的美也是一種美德,的確值得掌聲。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