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Diet Prada取笑Givenchy?高級時裝屋為什麼變成今天的樣子?
Madame Figaro 春季刊現已上架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FigaroSurprise 當你的速遞員是男友力十足的MCM... feat. Mcm莫竣名
#FigaroSecret What\\\'s in my bag Feat. Kenny Kwan
#EmpowerF 蔡思韵 Cecilia Choi
On Cover:Lucy 李元元
6.9k views

Diet Prada取笑Givenchy?高級時裝屋為什麼變成今天的樣子?

26.10.2020

「時尚糾察」Diet Prada近日貼出時裝屋今昔對比圖,將柯德莉夏萍的淑女Givenchy與今天Matthew Williams三趾涼鞋對比,沒有任何judgement,而陰陰濕濕問大家覺得怎樣,引起無數熱議。說到底,高級時裝屋在當代社會發展,就是一場商業發展與藝術傳承的平衡大賽,當中品牌風格的演變涉及起碼3個重大因素:

Instagram @diet_prada 截圖

1 誰設計?

最直接的因素,當然是設計師。Diet Prada舉出的例子之中,變化最少的是Prada和Celine。前者30年來都同樣由Miuccia Prada主理,最近一季才加入Raf Simons,兩人號稱是世上最珍視創意的時裝創作者,能夠維持品牌的風格尊嚴並不令人訝異;後者Hedi Slimane的風格是出了(惡)名地貫徹始終,Celine能夠跟40年前一樣,完全是戲劇性巧合——Slimane由頭到尾的口味都是70年代的巴黎小資情調,即是當年的Celine,也是順理成章的傳承。

Instagram @diet_prada

Instagram @diet_prada

Diet Prada案例中變化最大的又是哪個呢?有人認為是放在相片第一張的Givenchy,有人認為是從立體剪裁高訂變成東歐90年代運動裝的Balenciaga。這兩個case,明顯地令人提出的問題是:設計師的個人風格(ego?)是否蓋過了時裝屋的品牌歷史。又或者,是第2個因素,令品牌出現這種過份地失去原貌的危機?

Instagram @diet_prada

2 誰主導?

像Prada那樣能夠由設計師本人主導的奢侈品牌可說絕無僅有,其餘大部分的時裝屋在當代都由各大奢侈品財團所持有,利益最大化成為時裝屋傳承的詛咒。雖然couture house代表高級時裝的尊嚴和地位,但當代時尚就是一場不可逆轉的大眾化過程,一方面要保持優越地位,但同時要賣給更多的人賺更多更多的錢。

一直由Miuccia Prada主導的Prada在SS21迎來了Raf Simons聯手。

以Balenciaga為例,創辦人Cristóbal Balenciaga的年代是高訂的黃金年代,他的剪裁充滿實驗,以各種非典型的輪廓馳名。1970年代Cristóbal過身之後,Balenciaga變成一個特許經營的「時尚」品牌——如果有一定年紀, 大概會記得大陸在90年代出現大量「巴黎世家」羽絨、阿伯polo shirt的產品。直到大約千禧年由PPR集團重新購回這些版權,並請來 Nicolas Ghesquière 重振聲威。

90年代的Balenciaga polo shirt。

其實,無論是Nicolas Ghesquière還是現任的Demna Gvasalia ,在財團領導下的Balenciaga都必然比元祖版本商業化。這不單是時代不同的潮流展現,也是商業邏輯下無可厚非的發展方向。問題是,Ghesquière當年面對的增長壓力,客觀相對上應比今天Gvasalia為少。當年只要一個Motorcycle bag 成功,天橋上的衣服還是可以任你天馬行空;然而今天不同了,每個品牌都望著下一個billion Euro收入的目標,所以只靠手袋皮鞋肯定不夠,有什麼比衛衣運動褲和波鞋更大眾化?因此在大財團的陰影下,時裝屋潮牌化(還有另一個現象叫「Stan Smith化」,有機會另文再談)是必然。

談到時裝屋潮牌化,Louis Vuitton與Supreme的聯乘必定是近年教材級例子。

3 誰創立?

「誰創立?」的意思是,創辦人留下了什麼品牌遺產,讓當代設計師表現。儘管大眾化是大方向,但創意的轉化和古今對話,一定程度上取決於創辦者的heritage有幾強。就以Dior和Chanel兩大龍頭為例,Christian Dior和Gabrielle Chanel生平和作品,每年(近百年來)仍然獲得不斷投入金錢,以展覽、書籍、專題報導等方式來傳播。

Gabrielle Chanel至今依然是Chanel在市場宣傳的主要題材。

Diet Prada舉出的例子中,Christian Dior和Maria Grazia Chiuri的對比十分有趣——創辦人對女性體型的審美是著重曲線的,而Chiuri的作品明顯讓女性更輕鬆自由地活動,但也不能不說後者仍然保留了前者對腰線的強調,不難看出兩者之間的連繫,可說是當代女性對Dior的新詮釋(Kim Jones在男裝上的表現,也能看出Monsieur Dior的風采)。筆者認為這是由於Dior在位十年奠下了非常紮實和具有辨識度的DNA,後來者只要不是太無能,就可以發揮到基本的傳承作用;另一個例子是Diet Prada沒有提及、Karl Lagerfeld或今天Virginie Viard的Chanel,CC logo、tweed、珍珠、獅子、5號……只要穩定地運用這些元素到今天的潮流中,傳承並不是難題。相反,像 Balmain 本人的生平故事和創作特色都並不突出的,也很難怪Olivier Rousteing 演變成今日的模樣(倒不如說他在承傳的是師父Christophe DeCarnin!)

Dior Cruise 2021

Chanel SS21

一間歷史悠久的時裝屋,絕代不可能在歷史長河中一成不變——如果不變,換來的後果更可能是倒閉結業。傳統元素和個人色彩的dynamic,構成的才是品牌生生不息的活力。如果照辨煮碗再做一次柯德莉夏萍,Givenchy就會成功,根本無法解釋Riccardo Tisci年代的非典型Givenchy為什麼會爆紅。在面對日益巨大的商業壓力下,不可否認的是,現在的創作總監愈來愈難達至傳承與商業平衡!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