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2023Holiday Issue封面訪問邱彥筒Marf Yau:早開的花
Karena Lam is On Our Cover
#FigaroExhibition 群星力撐MF X Leung Mo《See You In My Dream》展覽
#FigaroExhibition Wyman 揭曉 Figaro Exhibition 第二站!
法國五月French May專訪四位香港文藝代表
#FigaroIssue 容祖兒封面專訪|追逐歌手夢
#FigaroIssue 專訪陳漢娜Hanna與Takuro|模特情侶談愛情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10.79k views

2023Holiday Issue封面訪問邱彥筒Marf Yau:早開的花

29.11.2023

在女團選秀節目中,人氣王Marf(邱彥筒)毫無懸念成為冠軍;加入組合COLLAR 後,相繼推出單曲及成為劇集女角,亦擔任過不少演唱會嘉賓,個人在音樂路上似乎在全速前進。Marf謙虛說:「我每一刻都同自己講,比起一些新人,自己相對有更多機會,所以要好好珍惜。」迄今為止,Marf已推出了3首個人單曲,比團員先行前了一小步。不過相信7位女孩命運如櫻花花期,有的早開如河津櫻,有的晚開如八重櫻,花期不同但仍綻放得漂亮。

top, pants, belt and bag RALPH LAUREN(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自小已獨立

喜歡創作的Marf,熱愛將不同靈感放進各個作品中。問及是否已習慣單人匹馬工作,Marf說其實並不習慣:「一個人表演真的很害怕,你會覺得360度都有人在看你。而在團隊表演時,心理上會安全一點,當spotlight射下來,7個分跟聚焦在自己身上是兩碼子的事。」2023年已到年尾,面對接二連三的眾多頒獎禮,她說當是參加派對。「看看有沒有機會慶功,可以跟樂壇朋友們一起聊天、吃東西,很期待這件事。至於獎項方面,不論是個人抑或COLLAR團隊,大家當然都想拿獎,但都要平常心,因為要獲獎的話,都要靠投票、播放率、不同數字去支撐,所以我覺得這件事沒得強求,最緊要是鍾意自己的作品。」

dress FENDI, heels MOSCHINO (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今年21歲的Marf自小就很獨立,數年前成為全職獸醫護士時,已決定離家展開獨居生活。Marf稱獨居一點也不可怕,因為要是應付不來,大不了跑回家。正因為家人永遠是後盾,所以獨立讓她毫不怯慌。「我並非從小到大得不到家人疼愛,父母都好錫我。其實這是基於自己的性格,我會叫它做『獨立的反骨』。我就是要試試自己一個,特別是入行後,我會逼自己成長。可以體驗到以為自己處理不到的事情,結果卻渡過了一些壓力、低潮、難關,我會覺得自己好叻。」Marf甚至半帶自豪地說,她欣賞正在過度困境中的自己。

top, pants, belt and bag RALPH LAUREN(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定立鮮明形象

在Marf連續推出了好幾首跳唱歌後,亦定立了她的跳唱歌手身份,這跟走抒情歌路線的隊友Winka(陳泳伽)似乎各走不同風格。Marf稱自己熱愛跳唱,想以最初的solo歌曲好定立形象。「一開始就是計劃,覺得應該要形象鮮明。不過下年歌路一定會有不同,會出一些非跳唱歌,甚或乎看似非跳唱,但我卻選擇用跳唱的方法去呈現。」然而對抒情歌,Marf表示自己亦很喜歡。「我平時愛聽一些較為groovy、chill一點的音樂,而R&B一定是我最喜愛的歌曲類型。慢歌對我來說有很大挑戰性,因為要唱得穩定之餘,亦需富有感情。我鍾意慢歌的一點是,它可以好真誠地跟聽眾交流,聽眾在聽歌的時候,能被治癒,亦是一種陪伴。」

top, skirt & jewellery MOSCHINO(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對於歌唱技巧,Marf連番稱自己沒什麼技巧可言。「我絕對不是一個富有歌唱經驗的人,我只是一個鍾意唱歌的人。因此我不敢講是有技巧,之前老師教過我一些歌唱技巧,我是有運用。」Marf指出因聲帶出現問題後就停了跟老師學習唱歌,日後有機會一定會再努力學習。除了舞藝了得,Marf亦擅長寫rap,她說自己屬於貪心的雙子座,對很多事情都頗有興趣。「例如籌備MV、服裝、化妝,當中亦都包括rap,寫rap歌詞。我很感激過去的每個填詞人,願意讓我負責這部分。」

top, skirt & jewellery MOSCHINO (圖片來源:編輯部)

保持平衡心理

娛樂圈亦是一個追求點擊率的現實世界,有時音樂做得好,未必代表views高。Marf說當第一首solo推出時,沒有想過是否受歡迎,「我是沒有感覺,因為反應不來。當第二首歌《fOoL##》推出時才開始有反應,因為大家很喜歡這首歌。我其實是最近才看一看播放率,是純粹的看,因為要拿這些數字來做比較及評核的話,真的會害死自己,會有不開心。我覺得喜歡聽我的音樂的人就會聽,不喜歡聽或是接觸不到那就沒辦法。始終不同樂迷有不同喜好,這樣想會令自己舒服一點,以及心理平衡一點。」

dress ZIMMERMANN, jacket BOSS(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Marf明白,觀眾愛比較誰比誰漂亮,誰的歌藝舞藝更佳,這是在所難免的事。儘管COLLAR團員間不比較,外間亦會拿別國的女團來比併,難免酸言盡出。Marf則說:「現今女團盛行,無論是新加坡、泰國、韓國、日本,不同國家亦有很多女團。觀眾喜歡拿不同女團來比較,這是合理的,因為他們處於觀賞者的角度。但對我們來說,內心一定要平衡,因為我們知道這是無法比較的,不同的環境、資金、幕後、觀眾接受程度等,每個地方各有不同特色。」Marf就拿自己最近欣賞的女團XG作例子,「她們前衛破格,從裏面抽取靈感的話,只可以抽十分之一,太多的話,可能對香港觀眾的眼球來說也已是over了。所以我很佩服她們做到這種破格,而且carry得好好。」Marf續說COLLAR 7位成員各有特色,經過兩年合作,成員間顯得更有默契。

dress ZIMMERMANN, jacket BOSS(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親和力上升中

提及當偶像,實力及親和力哪樣較為重要時,Marf稱實力當然是作為藝人的基本功,但於她來說,親和力更重要。「特別是現今偶像會較為貼近觀眾,因粉絲有很多渠道去接觸偶像,如fans meeting、TG group,亦有很多貼地活動,例如雙層巴士巡遊。我覺得觀眾是否喜歡你,歸根究柢都是一個偶像的親和力是否足夠。其實我一開始沒什麼親和力,有很多負評,有些人就是不喜歡我。」

dress ZIMMERMANN, jacket BOSS(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Marf指出,在一些不熟悉的場合入面,她是處於一種戒備狀態,未能放鬆,所以會少了一點親和力。「某程度上來說也是一種神秘感,要是什麼時候都表裏如一,則少了一樣性格特質讓人去發掘。所以其實我慢慢看開了,如果別人覺得我難以接觸,我也覺得不錯。」Marf更笑言曾遇上一名舊hater,表示在《那年盛夏我們綻放如花》劇集推出後,竟迷上了她。「至於問她為何不喜歡我,對方說是覺得我『串』,我說多謝他這般誠實。」19歲入行後,仍處於適應娛樂圈的氣氛當中,阿Day(許軼)不笑,別人會說她呆萌;只是當Marf不笑,別人會說她「串」。Marf知道,這是基於自己的親和力不足,她認為隨着不同作品面世,呈現不同面貌予觀眾時,親和力亦會上升。

dress ZIMMERMANN, jacket BOSS(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在劇集《那年盛夏我們綻放如花》內,Marf飾演楊悅盈一角,以不慍不火的演技擄獲不少粉絲。「楊悅盈是我內心的一個黑暗面向,在拍劇的這半年,當進入這個角色,某程度上令我變得更情緒化。過了那段時間之後,自己的心理亦有所成長,能在一個情緒波動的狀態,學習怎樣去平衡。其實拍完之後不想再拍,那一刻覺得很累,好像有一種氣體,一種沉重跟着你回家,加上很多時候需要拍至通宵,真的是一個能量消耗。」不過,Marf稱當時的拍攝團隊太美好,令她覺得不是在工作,而是純粹見證彼此進步。

dress EMPORIO ARMANI, heels MOSCHINO(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當做了一陣子音樂後,都有少少心癮想拍劇。」Marf稱這乃雙子座的特色,有時總是三心兩意,什麼都想嘗試。首次演戲就有不少正面評價,我說Marf有種本領是對任何事都有極高的悟性。Marf卻否認:「因為我見過好多,在學習能力及悟性都很強的人,直覺得非常驚訝。但我不是這類人,我需要沉澱,更要視乎自己對該範疇有沒有興趣,有興趣就會好想努力去完成。同時,我有一個很大的缺點:我好少會不斷鑽研、專攻一樣東西,除了跳舞。」

dress EMPORIO ARMANI, heels MOSCHINO(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在COLLAR 7位成員中,Marf看似總是精力充沛,像經典廣告中的電兔。她又再次笑着否認:「不是!我其實是很沉穩的,在團隊中我屬於多話的成員,但並非充滿活力。例如在化妝的時候,我通常都不太講話,而是選擇休息。去到某個時刻,我又會莫名其妙地表現得很興奮,可能興奮5分鐘,之後又靜下來,然後又再興奮10分鐘。」她笑說,COLLAR的眾多成員均有這個特性,時刻「跳掣」。「能量最平穩的是阿Gao(沈貞巧),她是長期都可以說話以及搞氣氛。大家可能會覺得Winka亦是很高能量,其實她也是神經波的,Day也是。尤其是她拍綜藝時,會較容易看到她這一面,她是有一種活在自己小世界的感覺,有時候會突然之間覺得很興奮,或許她不會跟人分享,然後興奮完過後又會靜靜地平復。」

dress EMPORIO ARMANI heels MOSCHINO (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人生目標及愛情

問及Marf現時有何目標,她竟說出了大多數人的夢想——環遊世界。Marf這樣解釋:「我想在有限的人生經歷多一點,現在會想多想自己的作品以及人生。『環遊世界』這4個字對我來說不只是旅行,例如我想在不同地方拍攝,藉着工作去遊歷。遊歷世界會充滿靈感,對腦袋、歌唱及演藝生涯一定有很大幫助。」

top, pants, bag and heels RALPH LAUREN(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談完人生,我們聊及愛情,Marf只好說了一句「順其自然」。「當人大了,看過很多不真實的韓劇之後,才發覺這些愛情是不存在的。其實入行之後,識人會變得謹慎一點,要思考很多東西。我心目中理想的愛情關係,是可以如家人、朋友一般,彼此很舒適、坦蕩蕩地相處,然後可以一起去遊歷、經歷,我會說他是一個很好的生活小伙伴,以及一個歷險伙伴。」Marf亦稱世上沒有天生一對這回事,一定需要磨合及遷就,雙方要付出、理解,最終才能維持一段長久關係。對於才21歲的年紀,在追求愛情方面,絕對有條件說「順其自然」,所以愛情方面,還是慢慢來。

Photo: Ruo Bing (Robin) Li

Styling: Jungle Lin 

Art Direction: Heng Qing (Jennifer) Zho

Makeup Artist: San Chan

Hair Stylist: Taurus Lee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