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Netflix 熱播紀錄片鞭撻A&F大隻仔形象壓迫弱勢,是否太虛偽?
Tyson Yoshi is on our Digital Cover
#Figaroart 現代詩人Wyman 帶你遊歷V&A博物館尋找浪漫
#FigaroTalk 專訪Sabrina張蔓莎 《刹那的》
Anson Kong x McLaren
#FigroTalk 專訪Ian陳卓賢 《留一天與你喘息》
#FigaroTalk 專訪Anson Lo 盧瀚霆《Mr. Stranger》什麼是他的首要揀偶條件?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5.72k views

Netflix 熱播紀錄片鞭撻A&F大隻仔形象壓迫弱勢,是否太虛偽?

22.04.2022

Netflix紀錄片《白人時尚:Abercrombie & Fitch 的興衰》(White Hot: The Rise & Fall of Abercrombie & Fitch)上架,再次令A&F這個一度風靡大眾20年,如今變得沉寂的美國便服品牌成為熱話。片名中的「White Hot」已經點出,這又是一次鞭撻美國白人至上主義的文化小革命,但當中有多少適切的反抗?又有幾多是盲目的矯枉過正?不管你有否買過這品牌的產品,這紀錄片內中的所謂「歧視」仍然是徘徊在時尚世界的永恆幽靈。

A&F 香港店開幕(圖片來源:youtube 截圖)

什麼是A&F?曾是販賣美國白人至上主義的便服品牌

先為太年輕的Gen-Z讀者補一補背景資料:約廿年前Abercrombie & Fitch是紅的美式便服品牌,風格混合了CK的露肉性感和Polo RL的美國「貴族」preppy(嚴格上美國冇貴族,這是Ralph Lauren設計出的另類想像),Bruce Weber操刀的廣告都似鹹書鹹片,卻更高級地散發出中產「WASP」(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s)的氛圍:高大威猛、喜愛戶外運動、(似)異性戀……最引人注目的是新店開張時有一排大隻仔半裸宣傳,2012年時還引得中環畢打街依嗶鬼叫!最終賣的就是一個白富帥的青春時尚夢,以及那幾件緊身tee。

著名裸男廣告(圖片來源:Abercrombie & Fitch)

身為衣櫃基的A&F創辦人Mike Jeffries在90年代把一己私慾化成為一盤生意,無意中創造了一個90年代中至2000年代尾最hot的、無論gay或直都愛的便服品牌,但同時也衍生出許多為人詬病的問題:將肉體美感單一化,不論是廣告形象上有種族、年齡歧視,甚至在招募員工的過程中也有這樣的情況,不合乎標準的店員會被「放假」;甚至在產品設計上出現公然對非白人侮辱的語句。

創辦人Mike Jeffries(圖片來源:NETFLIX)

《White Hot》批評A&F曝露的眾多問題,其實也是整個時尚工業的問題。當中直接的歧視,譬如模特兒種族多元的不足、權力人士和攝影師對模特兒的性侵、衣服尺碼包容性不足等,都得到了某程度的改善(同志仍需努力)。然而,片中不少批判也有典型後現代「食飽飯」屎忽痕的反智,好應該在此反思!

(圖片來源:A&F Quarterly)

矯枉過正的 「政確」思維,無法改變黑人面對的階級不公義

紀錄片中記者Moe Tkacik說,店長要幫其店員外表打分數,按此為他們排班,而非按照他們的業績,此舉可說是外貌協會的終極永久規矩。當然,種族和年齡都是客觀條件,法律下不容抵賴,但是美醜?天下間所有工種的老闆見工,都難免受個人的審美影響——Hedi Slimane 供職過的幾大老字號,店裡有身形豐腴的SA嗎?我不肯定。

攝影師Bruce Weber(圖片來源:wikipedia)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但時尚就是請客食飯,為什麼設計師不可只請他/她愛的人食飯?為什麼一個創作者不可以將自己的終極審美,通過他的權力呈現?為什麼每個人都要非「仁慈」擁抱多元不可?某作家常舉例說在中國唐代「肥」才是主流,我也好想知道唐代的瘦骨仙和肌肉佬有否遊行抗議他們的「美」被排斥?

(圖片來源:NETFLIX)

發起行動杯葛A&F的黑人Benjamin O’Keefe強調自己是fat gay poor kid,這樣的身份絕對PC(試想想近年CK那更政治正確的代言人Jari Jones),他批評A&F賣太貴,他也穿不進,真是笑壞人。天哪!這世上任你是誰人,都有買不起/穿不進的衣服,難道都可以怪罪於造衣服的人?要怪就只有Mike Jeffries心直口快,在O’Keefe 2013年搜尋回2006年的一篇Jeffries的訪問中,他對排他性指責直認不諱:「我說實話,我們賣衣服給酷孩子, 我們賣衣服給長得好看的典型美國孩子,他們很多朋友。我們排他嗎?當然。」後來,很多時尚品牌都學乖了,或真心或虛偽地增加了多元性和包容性。但這除了對黑人擦鞋,有令黑人低下階層的生活得到真正改善嗎?——沒有經濟和文化層面的同步提升,黑人也就繼續被看不起。

Jari Jones(圖片來源:Calvin Kleins)

我當然明白飽讀詩書的新一代美國年青人,無論來自那個種族,都背負著White guilt ,希望通過文化革命自我救贖,也令自己看上去cool一點。不過,當「政確」過了火時,狂熱的情緒也會對很多本來並非不美好的事物帶來破壞,甚至十分偽善(用權力為黑人爭取更多資源的Virgil的確是難得的真誠)。

前品牌季刊主編Savas Abadsidis在片中表現得事不關己,也是可笑(圖片來源:NETFLIX)

最後要說的是,導演痛批的「歧視」、「排他性」、「身體崇拜」幽靈仍然在人間徘徊,出版自家季刊《A&F Quarterly》的主編說,今天這些A&F的肉照已經搬到了OnlyFans上——是,社交媒體的年代早已不需要A&F來賣肉,賣肉的方式變了很多,但人類愛肉的現實不變。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