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有一種庸俗叫Philipp Plein〡在時裝產業,銷量真的代表一切嗎?
Tyson Yoshi is on our Digital Cover
#Figaroart 現代詩人Wyman 帶你遊歷V&A博物館尋找浪漫
#FigaroTalk 專訪Sabrina張蔓莎 《刹那的》
Anson Kong x McLaren
#FigroTalk 專訪Ian陳卓賢 《留一天與你喘息》
#FigaroTalk 專訪Anson Lo 盧瀚霆《Mr. Stranger》什麼是他的首要揀偶條件?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1.98k views

有一種庸俗叫Philipp Plein〡在時裝產業,銷量真的代表一切嗎?

12.05.2022

Philipp Plein 是一個成功的生意人,但是他完全是品味的反義詞。(圖片來源:Instagram @PhilippPlein)

時尚故事〡 Philipp Plein 發表恐同言論並歧視前僱員區域經理 Amro Alsoleibi的案件,令到這個嚇人的名字再次回到大眾眼球。大家對 Philipp Plein 的印象可能停留在他早年位於中環娛樂行的浮誇門店,單是Bling Bling鋪面已令人覺得影響市容,但是,它曾屹立在中環地段,或多或少也反映了大眾取向。在時裝人眼中, Philipp Plein 是俗套的代表,本港與 Philipp Plein 拉上關係的藝人是陳百祥,相信品牌有多俗套,不用多作解釋。問題是,偏偏越俗套的設計,越能夠得到天下? Philipp Plein 的存在,的確教會時裝人一些甚麼的。

店面設計以浮誇風格為主。(圖片來源:Instagram @PhilippPlein)

Philipp Plein 的成名之路,對不少人來說,像一個宇宙是怎樣形成的謎。早在1998年, 他獲得祖父2萬歐元的遺產,開啟了創業之旅,一開首以傢俬及床上用品設計起家,直到2004年,開始了成衣設計,短短5年己分別在米蘭及蒙地卡羅開設showroom和首間專門店。然後一年間,品牌已進軍米蘭時裝周,同時擴展至奧地利、莫斯科、法國和德國。同期推出了童裝系列及副線品牌 Plein Sport (就是被指抄襲Alexander Wang的那一季)。一名由賣狗床被人恥笑的20歲男人,到了今時今日的億萬富豪,可以說是時尚界最勵志的故事。

(圖片來源:Instagram @PhilippPlein)

若然說Gabrielle Chanel發明了個人行銷——於全球銷售個人形象及故事,那麼 Philipp Plein 就是把它發揚光大的一人。他看破人的虛榮心,明白有大部分人生性喜歡炫耀,索性以最浮誇的姿態打造富豪美夢,私底下用法拉利代步,間接給人一個fantasy——我 Philipp Plein 本人就是男人的目標。

與跑車合照是 Philipp Plein 社交網絡上的常見貼文。(圖片來源:Instagram @PhilippPlein)

說實話,看Netflix紀錄片《Bling Empire》,筆者第一時間想起了Philipp Plein,因紀錄片內的人物與 他的生活風格無甚麼分別,跑車的品味也非常一致。不過,可能只有 Philipp Plein 會得到法拉利公司的鄙視。在2019年, 他收到法拉利公司的警告,要求他在48小時內,從私人的Instagram上刪除幾張法拉利跑車的照片,因為他們認為 他的奢華作風「有損法拉利的形象」。針對此事來說,法拉利有理虧的地方,但卻令到不少觀眾大快人心。可見Philipp Plein 財大氣粗的風格確實惹人討厭。

其品牌的設計以單品來說並非全無可取之處,但是品牌形象太深入民心,令人難以客觀對待。(圖片來源:Instagram @PhilippPlein)

曾經我也對 Philipp Plein 的存在感到質疑,後來我才明白世界大部分消費者都是“ Philipp Plein ”。時裝產業是一門銷量與品味的內鬥,說得上是good taste當然像精英般只佔少數,銷量好只能反映主流取向,並不代表時尚的一切。雖然近年兩者關係越見模糊(各大品牌為跑數推出了不少違背風格的產品),但是時裝界曾有Phoebe Philo與Rei Kawakubo推翻主流的成功,又令人覺得主流的好與壞,其實只取決在設計師有否向數字屈服。Phoebe Philo與Rei Kawakubo不是為了銷量而改變自己的人,她們的堅持是有目共睹的,而成積是她們成功的鐵證(儘管前者的成衣銷量一般,但她確實開啟了一個朝代)。

為甚麼有種風格叫「油膩」?其實就是tacky的意思。(圖片來源:Instagram @PhilippPlein)

假如說時尚行業有甚麼金科玉律,我會說時尚與品味向來是小眾玩意。與文化一樣,high art向來受眾很少,主流最受落的,必然與最市俗的玩意。時裝設計第一課,導師說:「Alexander McQueen的設計已達到神明的層次,但銷量只是快時尚的十分一,甚至連十分一都沒有。」這句說話至少為我對時尚行業的期望打了底,以致日行投身社會也未會被主流品味嚇跑。壞品味如 Philipp Plein 的存在就像搬進新居後發現的小蟑螂,牠永遠會出現,而且數量可能比全球人口數量更高,可是對症下藥的話,倒能得到一刻耳根清靜。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