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Hommes
Follow
《The Super Models》四位傳奇超模的台下秘辛:專訪紀錄片導演Larissa Bill
Karena Lam is On Our Cover
#FigaroExhibition 群星力撐MF X Leung Mo《See You In My Dream》展覽
#FigaroExhibition Wyman 揭曉 Figaro Exhibition 第二站!
法國五月French May專訪四位香港文藝代表
#FigaroIssue 容祖兒封面專訪|追逐歌手夢
#FigaroIssue 專訪陳漢娜Hanna與Takuro|模特情侶談愛情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1.07k views

《The Super Models》四位傳奇超模的台下秘辛:專訪紀錄片導演Larissa Bill

22.02.2024

紀錄片最吸引人的地方,在於能夠看到片中以外的種種真實。在Apple TV上映的紀錄片《The Super Models》中,我們可以看到曾於80年代吒咤一時的4位超級國際名模Naomi Campbell、Cindy Crawford、Linda Evangelista與Christy Turlington的亮麗生涯,同時可看到她們於現實生活中最真實的一面。如今即使這4位超模已經年過50,卻依然積極行動、開展慈善事業並善用名氣,繼續引領並屹立於流行文化的前端。我們跟《The Super Models》紀錄片導演之一的Larissa Bill作訪談,更深入了解她眼中的這4位女性如何齊心協力奉獻於熱愛的事業,同時為爲社會、社區及後代致力作出貢獻。

MF:今次於Apple TV執導的紀錄片《The Super Models》,由你與另一位導演Roger Ross Williams共同執導,你們過往曾合作過嗎?你認為跟Roger的合作有怎樣的體驗?

LB:這是我第一次與Roger合作,但我很早就已經很欣賞他的作品。在2021年的夏天,我們首次透過Zoom見面,當時他正在墨西哥製作他的第一部長片,那是令人難以置信的《Cassandro》,我能從他身上感受到很親近的感覺。他的電影有一種非常具同理心的情感,能夠令我產生共鳴。在為Apple TV執導並製作的紀錄片《The Super Models》中,我們都很滿意對方。另外,我們都在80年代搬到了紐約,當時我們都是20多歲、身無分文的年輕人,並仰望着著「超級名模」看似光鮮亮麗的生活。他會到俱樂部流連,而我則會看時尚雜誌。

(圖片來源:Apple TV〈The Super Model〉 )

MF:在《The Super Models》中的4位超模主角Naomi Campbell、Cindy Crawford、Linda Evangelista跟Christy Turlington,你覺得今次與她們的合作有甚什麼啟發到你?

LB:我和這4位女主角經歷了一同成長的時期。我在十10幾歲的時候就搬到了紐約,也就是跟她們出道時的年紀相若約,當時受到了她們的時尚拍攝作品、她們的照片的藝術性所影響與啟發。但隨着著拍攝紀錄片的過程,大家有更多相處的時間,我漸漸意識到她們是多麼隨和與腳踏實地。她們現在各自做着著有意義的工作項目,好像Christy Turlington和她的組織”Every Mother Counts”,這個組織支持與宣揚孕婦健康;Cindy Crawford為兒童癌症活動進行籌款;Linda Evangelista自己與乳癌在戰鬥並為此作出奉獻,以及Naomi Campbell支持來自非洲大陸的年輕創作者等等,她們所做的一切,而且她們都是母親,在一個對上了年紀的女性並不是太友好的行業中,她們到現在50多歲都依然屹立於這個行業,她們很大程度上重塑了大家對「時裝模特兒」的既定看法。

(圖片來源:Apple TV〈The Super Model〉 )

MF:近年時尚界中,新興的模特兒以至KOL都非常多,你認為要成為好像片中的4位主角這樣,能躍身”Super Models”超模之列要具備什甚麼條件?

LB:我真的認為「超模」這個詞是一種現象,而不是一個頭銜。這是90年代的文化、商業、時尚和權力碰撞的時刻。除了Christy、Cindy、Linda、Naomi之外,Claudia Schiffer、Helena Christensen與Kate Moss,以至其他的一些知名時尚模特兒,她們都是這種現象的最佳體現。從那時起,這個行業就出現了一些令人刮目相看的模特兒,但隨着著互聯網的出現所引起的180度轉變,現在似乎任何擁有Instagram帳戶的人都可以被視為「超級名模」。我想這在某程度上已經模糊了這個詞。當然,我認為這些變化也為時尚界帶來了迫切的多樣性,我喜歡在秀騷場和雜誌上看到這種變化。

(圖片來源:Apple TV 〈The Super Model〉)

MF:你擁有超過20年的拍攝紀錄片經驗,期間拍攝紀記錄過的名人多不勝數,你認為如何才稱得上為傳奇人物(Legends)?

LB:我有過很多難忘的拍攝經驗。我在監獄和醫院拍攝過;我也曾在白宮和國會大廳拍攝過;我也在喜馬拉雅山的偏遠地區拍攝過,那裏裡只能透過直升機到達。現在透過這個項目,我拍攝了一些時尚和文化界領域的偉人,並親眼目睹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工作和藝術項目。來到巴黎時裝周週的後台是令人難以置信的體驗,它的複雜性和狂熱程度也令人大開眼界。就公眾人物而言,我認為名氣和名人的背後就只是一個人。這份工作的最大樂趣,就是找到人與人之間的連結。這就是我持續做着著我所做的事的原因。

(圖片來源:Apple TV 〈The Super Model〉)

MF:這4位超模各自都有著強烈的個人風格,作為導演的你如何將她們串聯起來?

LB:Roger和我特意在沒有攝影機的情況下單獨會見了這幾位超模。我們希望能夠真正傾聽她們的聲音,了解她們想透過該系列節目表達甚什麼,並向她們表達我們的拍攝流程。我認為這對於在正式拍攝之前建立信任方面有很大幫助。我會說能夠與Linda共進晚餐,或坐在Cindy的客廳裏裡聊天與喝茶,這是令人感到難以置信的。

(圖片來源:Apple TV 〈The Super Model〉)

MF 片中的4位超模於80年代,10多歲的時候如日方中,到現今她們全都已經年過50,你從她們身上看到年華老去的痕跡嗎?你會如何形容她們已經年過50的美?

LB:我認為現在這個年齡的她們是最美麗的。他們的行事符合自己的年齡,並且能夠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

(圖片來源:Apple TV 〈The Super Model〉)

MF:你覺得這 4 位超模身上有什麼特質,是同為女性的你最有共鳴的?

LB:他們的毅力確實引起了我的共鳴。我們這一代(X世代)的女性確實必須自力更生,並且常常必須勇敢面對現今相當具挑戰的時代。這並不是說現在一切都變得更好,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然而,Christy、Cindy、Linda與Naomi在一個非常不同的時代與充滿困難的行業中取得了成功。套用Edward Enninful稱之為「神諭者」(The Oracles),我認為這就是最好的總結。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