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你想不到的名牌超級VIC 三大特權:隨時買到Birkin?與明星一同看Fashion Show?
Madame Figaro 春季刊現已上架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FigaroSurprise 當你的速遞員是男友力十足的MCM... feat. Mcm莫竣名
#FigaroSecret What\\\'s in my bag Feat. Kenny Kwan
#EmpowerF 蔡思韵 Cecilia Choi
On Cover:Lucy 李元元
78.11k views

你想不到的名牌超級VIC 三大特權:隨時買到Birkin?與明星一同看Fashion Show?

08.04.2021
Series:
時尚公民
Tags:
時裝

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成為 VIC(Very Important Customer,超級重要客戶),一來因為不會做到(性格使然,不可能變成)有錢人,二來對那些「特權」其實並不太稀罕——但是,當整個奢侈時尚工業對沒有錢沒有權的愛好者、鑑賞家愈來愈不友善,有時還是希望用到VIC的某些權利、得到一些實際的禮遇。

富豪朋友是Chanel 高訂服的客人,她的媽媽則愛穿Valentino couture,於是她不但獲邀飛到巴黎出席fashion show,在品牌於外地舉辦的大型展覽紅地氈上看到她的身影。筆者不清楚朋友在奢侈品界的「地位」是VIC還是在消費金字塔頂端的VVIC(修養問題,不會開口問嘛),但大概也知道認清他們的存在,才能明白時尚精品世界的運作機制。

奢侈品牌超級 VIC 的3大特權

1 與名人明星一同參加Fashion show,派對打卡

買名牌,求的不外乎是一份虛榮心。大把錢洗的VIC也絕對不例外,身為時裝傳媒人不一定恨去(甚至有時視為苦差)的新品發布酒會,另一些人很多時都甘之如飴。那杯香檳貴賓當然喝得起,但就是想去參加品牌活動,跟一眾都付得起款的VIC們一起飲酒、socialize。最好是可以跟當時得令的名人紅星、藝術家打卡。更重要的是,這樣才有機會穿上那些買了未穿的新貨——“All dressed up and nowhere to go”這古老西諺你不會沒聽過。

我們視為苦差的名牌酒會,是很多人渴求的社交機會 credit: Dior

現在因疫情關係,大部份時裝騷都暫停了,但在正常情況下,最頂尖的客戶,是會獲得邀請,提供頭等機票(很多時VIC自己都有私人飛機)和五星酒店套房到巴黎或各個度假系列發布會舉行的地點看騷的。屆時,你不但能夠親身接觸第一手時尚體驗,更能與明星代言人同坐一排, 那種虛榮禮遇真的會令人腎上腺數直線上升。

Prada 在上海設立榮宅基地,作為VIC/VIP 活動的重要場地 credit: Instgram @teriyakipapa

近來,品牌已進化到把時裝展搬到「報復性消費」的城市上演。譬如近月Louis Vuitton先後把兩場男裝show帶到上海和東京,看騷的VIC體驗過天橋上的LV時裝造型再加幾杯香檳到肚後,「腎上腺數上升」,很可能又會訂多幾套,讓他們下季有新衫參加品牌派對,這就是時尚世界的「經濟內循環」。

在上海舉行2021春夏男裝騷,刺激LV在中國的時裝生意。 credit: Louis Vuitton

2 限量版先買先得,隨時入手Birkin Bag?

老老實實,有得飛到巴黎看show,甚至坐在Jennifer Lawrence或Timothée Chalamet旁邊都不會令我有多興奮――不是我不虛榮,而是我的虛榮心主要不是來自名人明星名氣,而是來自時裝本身。因此,我最恨獲得的VIC特權,是折扣和優先選購。

比任何演唱會都近距離可以看到偶像,是VIC活動的頂點 credit: Chanel

首先講講折扣。其實,這個世界上最不需要折扣的人,就是這群收入、購買力最頂尖的顧客(他們平均一個人的消費可能相等於150個普通街客)。你可能問:那麼富有的人,會稀罕那個30%優惠嗎?我相信是會的,除了因為你無法想像有錢人可以有幾咁庹縮外,還有那份行使特權的優越感。雖然便宜了那30%(more or less),或者對他們可有可無,但冇人買嘢會嫌買平咗。何況少數怕長計,你的30%可能一年加起來才那麼5,000蚊,人家隨時是50萬甚至500萬。

VIC 看完時裝展後可以優先選購 credit: Gucci

真正令我羨慕妒忌恨的,是優先選訂新貨。

與友人在時裝展上看到好貨色時常常打趣說:「比華利山見!」——fashion show上每次出現一百幾十個新造型,怎可能統統賣得出。真正量產的,往往只有大1/3至一半,某些款式更是經過簡化的商業版本(不是原汁原味的runway 版),我們這些凡夫俗子往往只得望門輕嘆。沒有買手落訂而沒投產的,固然買不到,就算好彩那一款剛好有投產,但全球也不過得十件八件(甚至不是每個size都有),隨機地分發到世界各地零售點。最終,很多天橋款時在上市前,已經由這些VIC盡數吸納——街客如我,好應該認真巴結一個Valentino VIC才有機會買到下季那件精品男裝cape。至於那些爭崩頭的聯乘限量版(或者一般的Rolex、AP經典錶款),更是一早就被留給最忠實客戶了。

沒有幾個男人會買cape,所以這款式多數沒有投產了,但VIC就有辦法買到。 credit: Valentino

在時裝騷完結後幾星期內,品牌會把新款飛到當地舉行預訂會(有時更是一場fashion show,記者也只變成次要的觀眾),VIC可以一邊喝著香檳一邊訂新貨,不久之後華衣美服送貨上門,最終流落在比華利山的衣櫃中不見天日。富豪朋友則說,她在巴黎愛馬仕總店可以隨時買到一個寶金袋和(是「和」不是「或」!)一個姬莉袋―――一般人想都不用想能夠入手的夢幻逸品——這可能才是最實用的特權吧?

Kelly Bag credit: Hermès

3 無限客製服務,訂一張LV的電競椅子?

Bling Empire credit: Netflix

儘管《Bling Empire》很難看,但至少它讓你知道了VIC每年付出數以千萬的忠誠費用,奢侈品牌也會一切都奉上來滿足對方。譬如Anna Shay(美日軍火商人混血兒富二代)搖一個電話就可以叫Dior銷售團隊把貨品帶到羅省府上任揀任試。而Net-a-Porter、Mr Porter、Matches等網店其實亦有VIC制度,買得多就會有專員(摩登的稱呼是 “personal stylist”)招呼,為你預留搶手新貨――距離在百貨公司拉起一塊簾,sales就說這是VIP Space的世界已經很遠了。

Mrs Prada 的訂製版與2007FW 長膠片外套 credit: Getty Imgaes, Prada

如果你做到Anna Shay那種鑽石貴客級數,別說要什麼有什麼,更可以「改衫」。改車、改錶在它們的界別是不太獲品牌認可的活動,但改衫是時尚界是相對可接受、甚至受歡迎的。且看看另一位Anna。

Anna Wintour 愛改衫 credit: Instagram @Wintourwardrobe

Anna Wintour(她不是VIC,但是有另一種重要性的VIP)的衣著,她的樂趣就是另一種VIC特權:將haute couture 改頭換面想點就點!又或者你是「瘋狂亞洲富豪」,訂一個LV monogram的書櫃或者嫌太沒有想像力,起碼都要一張Objets Nomade的電競椅子吧?Prada 的時裝訂製服務也很有趣:只要還有布料庫存,就可以訂製以往任何時裝展上的款式,惟獨Miuccia Prada本人穿過的款式不行,因為所有特訂時裝都要她本人簽名批準。

Objets Nomade credit: Louis Vuitton

說到底,就算VIC有幾多特權,其實都不太關平民百姓事。貧者愈貧富者愈者乃何處皆是的真理,在時尚界也一樣,最需要折扣的人沒有折扣、最需要訂貨的時裝迷沒有門路。雖然是無可奈何的不平等景況,但也是某些VIC們 enjoy的意識形態。你如今也更能明白,為什麼品牌一年加N次價都不須怕嚇走顧客,因為很多富人一年起碼就放兩三球港幣在品牌的戶口扣錢,加價根本影響不到他們——撫心自問,你又是否希望得到這個身份象徵?

    Series:
    時尚公民
    Tags:
    時裝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