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Hommes
Follow
專訪「小野」盧鎮業:接觸到電影才有夢想
Karena Lam is On Our Cover
#FigaroExhibition 群星力撐MF X Leung Mo《See You In My Dream》展覽
#FigaroExhibition Wyman 揭曉 Figaro Exhibition 第二站!
法國五月French May專訪四位香港文藝代表
#FigaroIssue 容祖兒封面專訪|追逐歌手夢
#FigaroIssue 專訪陳漢娜Hanna與Takuro|模特情侶談愛情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5.01k views

專訪「小野」盧鎮業:接觸到電影才有夢想

10.04.2024

在互聯網搜「小野」這名字,首先顯示的是「小野導演」,其實盧鎮業(小野)早就是全職演員,不拍戲好幾年了。當全職演員八年,小野坦言日子過很相當貧苦,試過一年之內,只演過三齣學生作品。今屆電影金像奬第二度獲得提名,首度提名最佳男主角的他說。自己從小都沒有甚麼夢想,是接觸了電影,才有了改變。

「小野」盧鎮業(圖片來源:Madame FIGARO)

30歲開始專心做演員

「我第一次入行的時候,其實是拿Boom(錄音咪)的,那時麥曦茵導演要拍攝《前度》(2010),電影由阿嬌、陳偉霆主演,我還沒畢業。畢業之後,麥曦茵找我演了一個港台劇集,當年我還沒開始拍獨立片,所以其實我是演員先於導演的。」小野說。

他說自己從沒有受戲劇訓練,所以當初也沒有想過要做全職演員,「那劇集我是主角,對手是楊琦,結局播出後反應不錯。」導演小野拍紀錄片,其實活躍年份不長,大概是由2010-2014年,卻讓很多人記住他的導演身份:

「我差不多去到30歲左右,覺得在導演上遇上樽頸位,有點限制。尤其是我本身並不擅長寫作,所以我很慢 。作為一個創作者,你會懷疑自己,我可不可以做下去呢?」

實際上他還遇上另一個大問題:貧窮,「真的很窮。那時候我的主要收入來自在一間Cafe ,我做兼職侍應,每星期返3-4天。有時候也會做一些幕後工作,例如機器助手、燈光助手,薪酬都不高。因為獨立影導演不是一個職業,他不會有薪酬。」獨立導演,只是用自己的時間拍片,拍了參加影展,小野說自己當初喜歡拍,但其實也沒有計劃要怎樣。在如此模糊,有點尷尬的狀態下,人到了三十歲,開始想事業上的發展,「我想試一下,不如專心做演員吧,轉一下跑道看看會怎樣。」他的夢,比別人遲了一點。

「小野」盧鎮業(圖片來源:Madame FIGARO)

疫情三年,只拍MV

他享受演戲,但並不認為自己是演藝界或娛樂圈中人。他簽了麥曦茵的演員經理人公司,開始專心演戲,但最初演出學生作品為主,「2014-15年左右,香港演員的生態都很低迷,新演員不多,留到現在的也不多。有段日子我們實都沒甚麼事做,有點一潭死水,大家都是捱着捱着。」小野大學畢業於城市大學創意媒體書院,同屆同學中有《一念無明》導演黃俊,《手捲煙》攝影師劉小健,「城大畢業的同學都比較導演本位,那幾年大家有很多交流。我記得看着着黃俊在籌備《一念無名》,花了幾年去籌備、寫作和剪片,十分痛苦。那些日子對我來說很重要,大家每天都一起,沒有甚麼希望,但又不捨得離開這個生態。」

「小野」盧鎮業(圖片來源:Madame FIGARO)

小野可以連續三四個月都沒戲演,有一兩年想過轉行,「在《年少日記》之前那段日子,我很想轉行,找一份文職工作,但又遇上了一些學生作品邀請,那就去演吧,那個感覺好像在續約。」期間他偶然在學校教書,帶帶工作坊,每個月只有四位數字收入,勉強可以過活。2018年演《叔叔》,2019年上映,獲提名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但頒獎那一年疫情嚴重,典禮只在網上由爾冬陞宣讀結果,根本沒有舉行,連每年的場刊也沒有製作,一切都像作夢一樣。疫情幾年,對他來說自然也很難過,小野透露,期間三年自己拍得最多的是MV,「那幾年樂壇好像特別健康,可能由於地域上把人困住,樂壇好像蓬勃一點,連帶MV的預算都高了,而這些MV導演對劇情的追求也提高了,整體都有提昇。」他說疫情期間有MV就接拍,那是他唯一演出機會了。

《叔叔》之後,小野的下一齣長片,就是《年少日記》。

「小野」盧鎮業(圖片來源:Madame FIGARO)

小野的形像,總給人一種「獨立電影小生」的形像,他苦笑說自己又不是TVB訓練班系統出來,很自然會給人這個印象。其實他已身在影視工業裡面多年,接受了甚麼戲都可以演。喜劇可以,即使鬧劇也沒問題。從前他沒受過演技訓練,是到了兩年前,才下定決心,去跟林立三學戲,「疫情期間,黃俊告訴我他去上演技課,因為他見到自己的限制,不擅於跟演員溝通,所以很想知道演出是怎樣的感受!當時我很窮,一個課程要兩萬多元,我真的沒有這筆錢,但他的故事對我很有啟發性。到我演完《年少日期》,我明白這樣下去不行,我需要訓練。」他深刻檢討,知道自己一直沒上課其實是出於恐懼,他恐懼新學的演法沒學好,舊的又丟掉了會更加怯懼,他害怕改變。開始上課後,他佩服老師學識淵博,學了快兩年的他享受學習過程。之前的擔心一點也沒出現。

「大家都說演戲不要 『做』,你要『成為』那個人。學習時我才了解當中說到的『成為』,不是『成為』,而是你要真心變成那個角色,解決他面對的問題。」

「小野」盧鎮業(圖片來源:Madame FIGARO)

小野想成為演員比別人遲,關於夢想,他從小也很卑微。小時候他只渴望暑假有一整天可以玩玩具,中學談戀愛想着有天跟她結婚就好了,「那些成為消防員,成為醫生,成為超人,在我人生裡都沒出現過,直至我接觸到電影才有改變。其實我小時候喜歡生物科,當年本來我報讀護士系,因為我學業成績沒有特別好,做不成醫生,不如做護士。但考試成績不大好,結果進了城大讀創意媒體副學士,這才開始愛上電影!」

「小野」盧鎮業(圖片來源:Madame FIGARO)

小學六年級時,他在校際話劇節演奸角,被師兄師姐稱讚,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感到「成為另一個人很有趣」。他申請過做港台的小演員,但落選了,兜兜轉轉,多年後才成為全職演員,這八年時間他沒有不再把「夢想」二字提在嘴邊,只是想盡力,享受每個角色,「若你沒有做好角色,導演說了Good Take,過了就過了,沒有機會了!三叔(林立三)說得好,自己演得好不好,自己最清楚,何需問人?」他喜歡的演員是吳鎮宇,從很多年前看他在電視演出,到電影裡一直有所變化,小野說知道自己的板斧不夠,跟一個『好』字還有距離。年紀漸大,他比從前有決心了:

「年紀漸大,有些角色是不能再演了,若遇到好角色,我是否可以把握?」

那你對未來樂觀嗎?「我覺得樂觀的.樂觀的意思就是,會不會差過以前一年拍三套學生作品?應該不會。就算最壞,我一年都繼續拍學生作品,也是打個和,我會這樣想。」

Celebrity @siuyea_lo
Wardrobe @_demo_official @zegnaofficial  @chowtaifookjewellery
Coordination @no.428

Fashion Director @danitorial
Fashion Stylist @nwynova
Video Director @thecobacola
Videographer & Editors @hanleychu
Photographer @leung_wai_leung
Hair Jay Yeung


@ The Edge salon and academy
Makeup Lisa C. @ Lisa C. Makeup Art

#DiorBeauty #DiorParfumes #DiorSauvage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