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幻愛》蔡思韵| 瀕危的真正香港女演員
Madame Figaro 一周年刊現已上架
On Cover:15歲 Ella Yam 任晴佳:「我還只是個小孩」
《幻愛》劉俊謙的選擇困難症
#FigaroTalk with Ophelia Liu 《Glow Up》港人冠軍
Lost As Found 得物認領 【夏季刊現已上架】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Art
82.07k views

《幻愛》蔡思韵| 瀕危的真正香港女演員

10.07.2020
Tags:
電影

其實香港已經好久沒出現過像蔡思韵這樣香港女演員。是女演員,不是唱而優則演、或唱片市道差所以轉行拍戲的天后歌手,不是尋找跳板進軍娛樂圈的運動員,亦不是一眾憑著高人氣踩過界的 Model、KOL 和 YouTuber 等等,像蔡思韵這樣「科班出身」的女演員,於今日香港已經買少見少,猶如受保護瀕危品種。可幸,歷過反復疫情,《幻愛》終於上映,更成功在憂鬱的香港中佔了一個話題,於是,更多人得以認識演技不折不扣的蔡思韵。

T

畢業於素有「藝文青集散地」之稱的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是演員之中的名校生。香港觀眾對她的認識,最早多數來自 ViuTV 幾年前主演名編劇莊梅岩執筆的短劇《短暫的婚姻》,後來我才知道,應該再早一點,蔡思韵於台灣讀書期間,就演過樂團那我懂你意思了的 MV 女主角。好多年前就見過面了。際遇難料,打滾多時,但去年應是蔡思韵最豐收的一年。台灣戲劇大師賴聲川來香港重演《如夢之夢》,她在演員團隊之一;描寫台灣白色恐怖時期的話題作《返校》,她是被女主角害死的那個苦命的殷老師;而又,終於等到久違的主演機會,在《幻愛》更憑著一人分飾兩角(別有心機的心理學研究員,以及精神病患者眼中的完美情人),剛以大熱姿態贏得今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最佳女演員獎,下一步甚至是踏足金像獎紅地毯,與天后級人馬爭奪影后。樣貌、氣質都無話可說,而且演技教人眼前一亮,不禁感慨,過去多年香港電影界怎麼可能對她看漏了眼呢?當然,讓她一炮而紅,成名之後倒有可能離不開行行企企賣弄姿色的命運,沒有那些年的磨練和等待,沒有當初因為缺乏發展機會而到台灣進修、尋找演藝空間,又未必贏到今日的成就和掌聲。

4
《短暫的婚姻》

 

對蔡思韵來說,過去一年相信是吐氣揚眉的「如夢之年」,從戲劇到電影,也從台灣回到香港,連下幾城,讓她隨即變成今日報刊雜誌爭相採訪的新目標。據悉,尚未公開放映的《幻愛》早已開始連串宣傳訪問,行程緊密得甚至一日排滿十多場,從早到晚,都不知換了多少套衫。蔡思韵的名字,讓每間香港媒體都亮起眼睛,我猜,不全然是因為她特別漂亮,或經歷有多坎坷曲折,而是因為香港真的好久沒出現過這樣的女演員了。過去十年,真正以女演員出道,而又站得穩陣腳的新面孔,數來數去都是顏卓靈、蘇麗珊,再數下去就是南下香港發展的內地女演員。香港女演員的故事,其實人人都想再聽一遍。

《幻愛》

香港明明人多,女演員卻少之又少,沒有別的原因,都是前特首簽訂 CEPA(即中港合拍片)的遺害。兩地合拍片固然受制於條文規定,亦「開創」從事電影創作要跟政策做事的風氣之先,故事情節要有中有港,電影取景要有中有港,演員仍然。為免港片北上會水土不服,影響票房,現實考量之下最穩陣的組合,往往就是香港男星配一位內地新上位的女演員(花瓶又好,影后又好),前者在中港兩地都有號召力,後者則多數有片商大老闆願意出錢投資開戲,甚至有些影后本身就是市值數十億的電影公司老闆。CEPA 商業操作之下的雙贏方案,唯獨失落了的,就是香港本地的女演員。自 2003 年打開合拍片之門,那一年憑《忘不了》摘下影后的張柏芝之後,所謂「香港製造」的女演員都從此「斷纜」。此後,就連張柏芝都回內地發展。過後幾年,香港影后的寶座先落在老戲骨惠英紅、鮑起靜和葉德嫻等人身上,繼而因為內地競爭大過香港,不少內地女演員都紛紛南下香港拍戲,順便將獎座贏回去。香港給了她們獎項肯定和擔綱演出的機會,但對她們的從影生涯來說,香港只是其中一個中途站,在香港的影史中,她們是過客,不是歸人。

蔡思韵|《藝文青》授權轉載: Photo by Leo Cheung (IG: _leoel_)

真正的歸人,是蔡思韵。作為一個不在香港「出身」的香港演員,儘管香港不是她的唯一舞台,但她的演員之路,卻像見證著香港電影業的盛衰轉變。

T

香港電影業曾經蓬勃一時,惟 CEPA 之後面臨人才斷層、質素下滑,而某程度上電影業就是今日香港的縮影。有人短視、跟風,為錢而出走。有人曾經來過這裡,然後找更好的機遇。亦有人爭氣,在外面挖掘養分,再歸來尋找未來。

蔡思韵|《藝文青》授權轉載: Photo by Leo Cheung (IG: _leoel_)

香港太小,世界很大,不一定要投靠大台、找監製逢迎提點,同樣不一定要北上埋堆等人賞識,換取一兩個角色。有麝自然香,你若芳香、蝴蝶自來,這些前人說的道理,人人都懂,但後天踏實學藝,不怕兜遠路,未必人人做到。給蔡思韵的掌聲,其中有一部分是她總算以香港演員的身份,但推翻了那種靠人脈、走捷徑,急功近利的舊香港精神。作為新生代女演員,畢竟帶來了一些新的香港時代價值。

路不會只有一條,視乎願意走多久,演員如是,香港亦如是。前幾年 CEPA 當道,總有很多人說,要是沒有中國,香港早就玩完。但時間會證明實力、市場和一切,沒有大台、沒有大國,都可以找到自由發揮的一片天。像當年的蔡思韵,台灣不是一個挺好的選擇嗎?就電影談電影而已。

T

題外話,蔡思韵跟張柏芝一樣叫 Cecilia,當然純屬巧合。但總覺得有點時代意義,有人走了,不必感慨太多,自然有人歸來。

T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