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巴黎建築保育 | 他和她的故事 The layers of time
「魚哥」廖子妤 X《幻愛》劉俊謙 登場
#FigaroTalk with 劉俊謙
《幻愛》劉俊謙的選擇困難症
#FigaroTalk with 麥曦茵 & 鄧小巧
Lost As Found 得物認領 【夏季刊現已上架】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7.28k views

巴黎建築保育 | 他和她的故事 The layers of time

11.10.2019

推開 Bouncheron 位於 Place Vendome 26 號總店的大門,就如翻開了一本歷史書:從路易十四太陽王的輝煌到其後的法國大革命、拿破崙上場、法蘭西第三共和國成立,再經歷第一二次世界大戰。外間變天,建築內也見證了不少變化,唯一不變的,只有 Jules Hardouin-Mansart 設計的大廈外牆,直至去年品牌才決定大刀闊斧,砍掉過去百多年的建築改動,以家為概念,還原這 幢建築昔日的模樣。 

2
Boucheron位於Place Vendôme的總店經過18個⽉月 的復修,終於還原了歷史建築昔日的空間設計。

歷史在建築中低迴

從歌劇院出發,沿著 Rue de la Paix 一路走來,不到五分鐘就能到達 Place Vendome,難怪廣場 1717 年才初落成,便已吸引了不少法國當時的高官貴胄入住。原名為 Hotel de Noce 的Boucheron 總店,本來就是一個私人大宅:建於 1717 年,由 Charles de Noce 擁有,是路易十五成年繼位前的攝政王,其後多次易手,直至法國大革命爆發,貴族落難,不少大戶人家更是後繼無人,因此佔地 30,000 平方呎的 Hotel de Noce 慢慢拆小成不同的空間,方便出租,被譽為全球最昂貴的鞋匠 Pierre Yantorny 和家具工匠 François Linke 也曾是這裡的租客,直至 1893 年,Frédéric Boucheron 看中了PlaceVendome的日光能讓其設計更閃閃生輝,成為了第一個進駐 Place Vendome 的珠寶家,最初只佔地面一層,而其時拿破崙三世的情婦,意大利貴族 Castiglione 伯爵夫人 Virginia Oldoini 正是其芳鄰。這個當年被譽為歐洲最漂亮的女人,就住在現在GrandSalon主廳上的夾層,有時候也會跟情郎到店中挑選珠寶,最喜歡坐在 Salon Chinois 中國廳的隱室內。「據說她 40 歲後,就不再於大白天出去了,還把她的家塗成一片黑色、所有窗簾拉上、所有鏡子扔掉,因為不忍看到自己年華老去。Hélène Poulit-Duquesne, Boucheron 的行政總裁跟記者娓娓道來。歲月的沉積,為建築物帶來超越了三維空間的深度,「正因如此,藉著品牌 160 周年進行的復修,努力試圖復原這裡原有的精神風貌,意味著要拆除層層疊疊的改建,重現其原本結構——歷史的奇聞軼事是最佳的裝飾品。」

160 年的歷史,要從頭說起,自然是「一匹布咁長」,但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可算是印度帕蒂亞拉土邦主 Maharajah of Patiala 的故事,「1909 年開始,Louis Boucheron 開始到印度尋找寶石,因此當地人對品牌已有所聞,誰想到 1928 年, Maharajah of Patiala 在隨從的陪伴下,從其國庫把六大箱珍貴的寶石搬到 Place Vendome 來,包括了 7,571 顆鑽石和 1,432 顆綠寶石,要求訂製 149 件珠寶首飾,這等場面,現在實在難以想像!20 世紀的巴黎,的確是一個充滿了傳奇人物的地方。Hélène 笑道。

復修過程猶如翻開了封塵的家族相簿,當中發現了很多不為人知的改動,還有一些令人不勝唏噓的故事,「如二樓圖書館天花,在卸下表層的畫布後,才發現後面是拿破崙三世風格的壁花,但權衡後還是要把它重新蓋上,因為畫布跟房中的清朝壁紙更為合襯。而說到讓她感受最深的一段品牌歷史,便莫過於 Margaret Grevile 的蜂巢后冠,「她是釀造廠富商的女兒,也是 Boucheron 的客人,死後她把所有珠寶首飾捐贈給伊莉莎白皇太后,而那一頂后冠成為了皇太后的至愛。戴安娜成為王妃,還以為有一天會看到她戴上這王冠,但現在倒是由查理斯王子贈送了給卡米拉。」

4
珠寶系列中的動物章節,包含鸚鵡、蜂鳥等設計,復修團隊特別創作這個枱燈作呼應。

裝飾建築夢

歷史是通往未來的台階,也是設計師源源不絕的創意來源,Boucheron 剛發布的 2019 高級珠寶系列 Place Vendôme 26 就正是向巴黎的懾人歷史建築致敬:50 件作品,分成三個章節,花了 30 個月的時間籌備,把創意總監 Claire Choisne 眼中別樣的巴黎重新演繹。第一章似是打開了地圖的軸卷,先帶人遊歷巴黎不同的區域,當中包括的歷史建築,雖是為人熟知的,但 Claire 只抽取局部的細節加以發揮,如標誌性的歌劇院,就選用把屋頂上的馬匹雕像,化成藥方鐵的冰晶石英手鳄 Le Cheval de L’Opéra;或是把大皇宮玻璃拱頂變作長頸鏈 Verriere,第二章開始把鏡頭收窄,回到 Place Vendome 之中,把巴黎 signature 的 Cobblestone 馬路,以白水晶鋪成極具建築感的頸鏈 Paves de Cristal,而高級珠寶系列的最終章 26V,當然就是回到 Place Vendome 26 號。

「最新的高級珠寶系列是旗艦店復修的最後一塊拼圖,復修過程中發掘的種種故事,讓 Claire 重新發掘了大宅的美。」當中又以正面主樓梯啟發的長頸鏈 26V 最具特色,八角形吊墜以編瑪瑙、美蛋白石和白水晶鑲嵌而成,營造出一種新型切割寶石的錯覺,更可配合不同需要以不同方式佩戴,「設計的目標就是讓女性以其喜歡的方式自由佩戴。時代不斷轉變,珠寶設計也要回應時代。19 世紀 Frédéric Boucheron 在生時,是珠寶設計非常精彩的一個時代,可是當年的女性,在時裝和生活上,也受困於不少限制。每天也要被一群傭人包圍,才能把衣服穿好或戴上首飾。於是 Frédéric Boucheron 和工房主管 Paul Legrand 於 1879 年,發明了沒有鉤環的革命性頸鏈。21世紀很難想像這有多革命性吧,但女性自主確是每一步也得來不易。」

Hélène 除了希望 Boucheron 的設計能持續創新,也希望改變由男性主導的珠寶購物傳統,「雖然中國廳 Salon Chinois 還在,Castiglione 伯爵夫人的故事已不再上演。我很高興見到愈來愈多年輕女性自己進來買珠寶,因為我們根本不需等待男人的饋贈。我丈夫總是笑說無法給我買珠寶,買錯了又要退貨不是更麻煩了?」記者笑問那伯爵夫人 Virginia Oldoini 是不是也收藏了不少 Boucheron 的首飾,Hélène 眨一眨眼,俏皮地說:「有是有的,但都不是她自己買的。」

6
圖為鑲有 32.22 卡帝王托帕石的長頸鏈 Armoiries,靈感取自店中的壁花,可按心情轉換不同方式配戴。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