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火口的二人》瀧內公美|她是影后,不是脫星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叔.叔》區嘉雯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FigaroTalk with Ashley Lam
#FigaroWorkshop 1分鐘學法式鹹批
Anjaylia Chan-有些人從未真正離去
高橋 Lala-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Art
30.35k views

《火口的二人》瀧內公美|她是影后,不是脫星

28.05.2020
Tags:
電影

入場看荒井晴彥新作《火口的二人》之前,確實沒聯想到電影黑白海報上跟柄本佑床上亂纏的女主角,就是《凪的新生活》女主角黑木華的前同事,就是《戀愛可以持續到天長地久》女主角上白石萌音旁邊那個存在感稀薄的護士長。說得難聽一點,對她的認識,從來都是人氣女主角的陪襯、背景板。而從沒想到這位長得有幾分像榮倉奈奈,戲份一直不多的女配角 —— 瀧內公美,會接下《火口的二人》這樣一部大膽裸露、挑戰尺度的情慾電影,而且寂寂無名的她,更一舉封后,成為上屆日本《電影旬報》的最佳女主角。

瀧內公美 只欠被注視的機會

這一次,瀧內公美終於不是配角,電影本身亦其實沒有配角,《火口的二人》從頭到尾幾乎就只有柄本佑和瀧內公美兩名演員,整整兩小時的電影,就關於兩人的重逢、挑逗,舊情復熾,繼而一發不可收拾,旁若無人纏綿交歡,然後喘息、飢餓,意猶未盡再三纏綿,纏綿到富士山噴發的末日降臨一刻。無盡的縱慾偷歡,人生大限前的無限揮霍,鏡頭沒一分鐘離開過他們的身體,而我恍然想起,過去根本從未用那麼長時間專注於瀧內公美的演出,而她亦從未有過那麼長時間的個人演出機會,更不曾在鏡頭前表現得那麼赤裸、飢渴,毫無保留。

《火口的二人》炳本佑與瀧內公美

結婚前夕,女主角特意來到男主角家中敘舊,兩人似已變得生疏,直到相處半天,翻開塵封的舊相簿,這一對堂兄妹的亂倫關係,終於隨著他們多年前拍下的裸照而曝光。年輕不再,他們各自有著失敗和沮喪的中年生活,惘然度日,惟相隔多時,仍然懷念跟對方肉體交纏,只有犯禁越軌的荒淫戀事,能夠讓他們重獲人生激情。電影透過大量寫實而放蕩的性愛場面,描寫 311 東北大震災過後變得頹靡不振、精神散渙的日本失樂園世代。對未來再無展望,沉重的「末日感」就像火山噴發一樣,不再顧忌世俗道德,渲洩到錯誤而荒唐的性愛激情。

《火口的二人》劇照

《火口的二人》劇照

儘管有著鮮明的時代吶喊,不過,個人認為《火口的二人》於日本近年為數不少探討後 311 創傷後遺的作品之中,不算特別出色,尤其以縱慾亂倫表達世代迷失,主題太簡陋,角色描寫不夠深刻,而電影本身亦明顯不及 70 年代大島渚的《感官世界》那麼驚豔震撼,相隔半個世紀的色慾迷離舊調重彈,於觀眾看來未免乏味。能夠摘下去屆旬報年度大獎,坦白說,是真的有一點過譽。老牌導演荒井晴彥顯然不甚投入故事中的情慾亂倫,整體而言,過多激情床戲,但流於堆砌,情節空洞,而又不甘淺俗,似是有意折射後 311 日本社會的分崩離析,其實只是一部充斥迂腐成見的三級亂倫片。

《火口的二人》劇照

然而,無可否認在整體觀感不佳的情況下,唯獨是瀧內公美特別出色,每個鏡頭都不遺餘力的演出,充份展露了女主角已經豁了出去,渴望以肉慾快感填補空洞,除了性愛,她就一無所有的絕望與痛快。與柄本佑不過不失的虛脫亢奮相比,瀧內公美明顯不只點到即止,連場床戲都帶著演員本人的決心,就跟戲中角色一樣,等待了那麼多年,未必再有下一個機會,她就只有這一部戲。脫吧,做吧,她相信電影中的角色,用身體將這個本身略顯單薄的角色演得有血有肉。

《火口的二人》劇照

所謂「執三攤」的瀧內公美

但《火口的二人》自上映以來,對於一擊即中獲得旬報影后的瀧內公美,有著太多難聽的說法。指她一脫成名、露三點、執三攤,全裸演出博上位之類,實在為記者與影評人的詞窮與涼薄感到羞愧。而實際上,就連電影本身的宣傳文案和導演訪問,居然都會提到瀧內公美是「執三攤」成為《火口的二人》的女主角。很少電影會特意公開初期預定演員人選,然而《火口的二人》則一直強調本身想找二階堂富美和安藤櫻做女主角,可惜兩人都因為不願裸露而辭演,更提到導演荒井晴彥半開玩笑說,由於安藤櫻拒絕演出,唯有邀請丈夫柄本佑代妻上陣,於片中飾演男主角。為什麼要以這些選角花絮作宣傳呢?因為瀧內公美不出名,就算憑著此片做了影后,論演員名氣,都遠遠不及先後辭演的二階堂富美和安藤櫻。「執三攤」的意思,彷彿就是候補之中的候補,但其實剛好相反,瀧內公美不是預定人選,而是透過正式試鏡才獲得這個電影女主角的演出機會。不難想像導演一開始對她既不熟悉,亦無太大期待,從她過去存在感稀薄的演出,根本無法想像,甚至沒這個機會讓人發現她是一個如此拼命演出,足以留下深刻印象的演員。

二階堂富美

安藤櫻《小偷家族》

 

不妨直言,二階堂富美和安藤櫻本身都拍過涉及大膽性愛場面的電影,辭演未必是因為裸露尺度,行定勳可以,是枝裕和可以,但《火口的二人》則有保留,明顯是對作品主題(或者導演)不是太有信心。「執三攤」的瀧內公美,表現未必略遜一籌,唯一分別是,她們可以選擇更好的劇本,但瀧內公美沒有。她從來都在等待一個被選中的機會。然而,不是瀧內公美被這部電影選中,她才有機會吐氣揚眉,獲得影后殊榮。應該說,是瀧內公美的演出,拯救了這部幾乎只是賣弄色情的粗糙作品,使之有資格成為旬報年度最佳電影 —— 而其實,《火口的二人》於各方面都不是瀧內公美的第一次,在 2017 年廣木隆一執導的《她的人生沒有錯》,瀧內公美便同樣飾演一名 311 東北大地震的倖存者,與父親在福島相依為命,而為了賺錢,周末就坐高速巴士到東京澀谷做援交。《她的人生沒有錯》同樣入圍旬報十佳,不過,無論是電影還是作為女主角的瀧內公美,都像配角一樣無人問津,該年第一名是石井裕也的《東京夜空最深藍》,全世界都只記得耀眼的女演員新人獎得主石橋靜河。

《她的人生沒有錯》劇照

《東京夜空最深藍》

瀧內公美今年剛剛 30 歲,入行多年,總是淪為一些不起眼的小配角,最難聽的說法是她已經不年輕了,演員生涯的最後機會,就是轉型做脫星。當然,脫星也有很多種,有一些愈脫愈少,亦有一些脫星,需要用上許多年才能將脫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回來,但瀧內公美不是。她是用了許多年,從背景板成為影后,而不是脫星。如果人生有四季,運氣好的人總是說,40 歲之前都是春天,有些人則擅長等待,30 歲過後,捱過冷清,春天才剛剛開始。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