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倫敦畫家 Brendan Fitzpatrick回港尋根:以肖像畫記錄香港的焦慮感
「魚哥」廖子妤 X《幻愛》劉俊謙 登場
#FigaroTalk with 劉俊謙
《幻愛》劉俊謙的選擇困難症
#FigaroTalk with 麥曦茵 & 鄧小巧
Lost As Found 得物認領 【夏季刊現已上架】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Art
8.43k views

倫敦畫家 Brendan Fitzpatrick回港尋根:以肖像畫記錄香港的焦慮感

08.08.2020

「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裏的人想逃出來。」錢鍾書先生長篇小說《圍城》是的名句,此金句源自法國諺語,說的不止是婚姻,也是人生。

最近城裡愈裡愈多人計劃尋找他鄉,生於香港、長於倫敦的肖像畫家 Brendan Fitzpatrick(費博東),卻在這個動盪時刻回流出生地尋根,在畫布上一筆筆地紀錄下經歷著社會運動、疫情衝擊的香港:一種焦慮不安的心情。

Brendan Fitzpatrick的母親是香港人,於香港出生,Brendan一直住到8歲才搬往倫敦,每年暑假都會回港度假。自有記憶以來,Brendan手中有紙就會畫個不停,他憶述道:「小時候家中每一頁的空白地方都能找到我的素描和塗鴉。到我的青少年時期,我的母親不幸離世,自此藝術和創作便成為我唯一堅持的興趣。我想這亦提醒我,成為一名藝術家是我永不厭倦的事。」

 Brendan Fitzpatrick於倫敦中央聖馬丁學院和倫敦皇家繪畫學院的畢業後, 決定到意大利佛羅倫斯 Charles H. Cecil 工作室當學徒, Charles H. Cecil 工作室以復興瀕危的經典肖像畫工藝、保育傳統而聞名,正統的古典現實主義繪畫啟蒙到Brendan主力以油彩及炭筆創作,混和顏料、觀察主體、一層層上色等傳統技術作畫。

經過4年肖像畫學徒的扎實訓練,Brendan 的作品首次亮相後已獲得不絕讚譽;兩年前其作品《Eoghan》榮獲皇家阿爾斯特學院 137 週年肖像獎,稱得上是藝壇新星,但他渴望能將傳統技術融合當下世代,決定回到出生地香港尋根,找回年少時失去母親而折斷的連繫,也因香港的歷史與他自己的背景一樣 - 一樣深受東西方文化影響與衝擊。

去年夏天 Brendan Fitzpatrick以探索身為香港人的意義重回香港,亦由那時開始,社運、Covid-19疫情所引發的衝擊著 Brendan 的創作,創作出「一切都好( Everything is Fine)」 的系列,記錄了 Brendan 畫筆下一張張面孔的焦慮,同時反映了本人對尋根旅程的焦慮。他認為香港為他帶來最大的正感正是「人」。尤其是,他印象中的「家」還是如一嗎? Brendan說道:

“As I have had quite a nostalgic memory of Hong Kong, I wanted to reacquaint myself with my home through the act of painting.”

「因為我對舊香港有很深厚的回憶,很想透過繪畫來重新認識這個家」

 Brendan Fitzpatrick在疫情中的自畫像《Social Distancing》

 

去年夏天Brendan 以探索身為香港人的意義重回香港,亦由那時開始,社運、Covid-19疫情所引發的衝擊著 Brendan 的創作,創作出「一切都好( Everything is Fine)」 的系列,記錄了 Brendan 畫筆下一張張面孔的焦慮,同時反映了Brendan 本人對尋根旅程的焦慮。他認為香港為他帶來最大的正感正是「人」,故用畫作紀下遇過一張又一張面龐:落寞的、倔強的、迷失的、還有襲罩全城的:焦慮感。

「一切都好(Everything is Fine)」 系列中的《Self Portrait in Sharp Relief》,Brendan Fitzpatrick自畫自己拿着油畫刮刀,眉頭緊皺正反映當時他鬱悶的寫照。比起畫別人,畫自己要遷就角度,Brendan 創作中發現畫布空間不足夠以顯示畫中的調色刀 ,因此放大了調色刀在畫布上的比例,讓臉部能更清楚看見。《Self Portrait in Sharp Relief》更獲英國倫敦 Mall Galleries 揀選於皇家肖像畫家協會年度展覽中重點展出。

很多肖像畫家會選擇以人物照片作畫,Brendan 所有作品皆以經典「目測比例」繪畫方法,即是以現場觀察畫作主角而創作,畫出近乎 1:1 逼真比例,過程中Brendan會跟主角對話交流,不但細緻地捕捉人物的逼真樣貌,更捕捉了人物個性的本質並呈現於畫布上。

相比起倫敦,香港對Brendan來說是一次具啓發性的體驗,更開始學會了調整生活節奏,他現在位在香港仔的工作室,有一排窗戶直視墓園,但他卻沒有忌諱反而更覺寧靜,也源於他作畫的一個堅持:「我的窗戶需要一致、向北、冷色調的自然光。在這種光線下創作,我的作品的顏色和光線才能接近現實。我發現在人工光線下繪畫時,容易在色彩和陰影上有扭曲。 」

在紛擾動盪的時代,無論城內還是城外,只要愛香港,相信Everything is Fine正是最好的祝願。

更多Brendan Fitzpatrick的作品,可參觀其網站instagram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