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女力自白書#3:這是不缺美女的時代 | 香港造型師陳嘉莉與麥安彤
「魚哥」廖子妤 X《幻愛》劉俊謙 登場
#FigaroTalk with 劉俊謙
《幻愛》劉俊謙的選擇困難症
#FigaroTalk with 麥曦茵 & 鄧小巧
Lost As Found 得物認領 【夏季刊現已上架】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2.21k views

女力自白書#3:這是不缺美女的時代 | 香港造型師陳嘉莉與麥安彤

11.10.2019

共同走過十四年歲月,關係早已親密如家人,至今人生裡的起起伏伏,儘管最後還是得自己面對,卻始終在某處伴隨著對方不離不棄。

無論是像 Anton(麥安彤)般從一切都被安排好的 fulltime 到跳出舒適圈,成為沒有任何保險的 freelancer;還是面對困局選擇毅然離開或是去學習新事物的 Kellie(陳嘉莉),她們的故事,都告訴我們只要追隨心之所至,自會知道該何去何從。二人如今以造型師身份拼搏事業,並成立工作室 Dredstudios,繼續過著平日互相嘮嘮叨叨,卻會適時拉對方一把的共存模式。

「我是麥安彤。」 

別人口中總是有一套「女人應該怎樣」「女人不應該怎樣」,像是好女孩就應該要是長黑髮、乖巧、穿長裙、幾歲前應該結婚生小孩…… 妳染五顏六色的頭髮、紋身、釘環,就被認定是壞人,濃妝不行,衣服穿少一點甚至會被罵是妓女。別人的應該與不應該太取決於外表了,其實有沒有想過,女人也可以做車手、做地盤、可以溫柔但同時也可以 tough,可以想怎樣就怎樣。從古到今女性主義的出現,往往都是源於一些不公義的待遇,迫使女人走上街頭,爭取自己想要的東西,包括在生活、教育、職業、機會等各種層面上的平等權益,推翻重男輕女,男高女低的歧視觀念。

2
Anton Mak

我覺得女人最耀眼之處往往不是來自外表,而是態度。這個世代真的不缺美女,要做美女很容易,你可以整容,可以打 botox,但看多了反而會讓人覺得很虛假。所以一定要有自己的 character,要有自信,韻味和智慧,而不光是眼大嘴細。我看過很多身體有缺陷的人都是非常耀眼的,即便被世界標籤為異類,被排除在『美』之外,她們都選擇用堅毅不屈的姿態勇敢接納自己的模樣,化悲憤為力量,最終散發獨一無二的魅力。

如果說女性主義在時裝有怎樣的體現,就不得不提 Coco Chanel 與 YSL,前者透過服裝給予女性自由,將男性服裝元素融入到女人的風格中,過往流行的馬甲和束腰開始因著整個反傳統浪潮被撇棄,證明即使不突顯腰線,亦同樣可以守住優雅,不再被緊身概念限制行動;後者則透過服裝給予女性力量,以 Suit Wear,Oversized,Shoulder Pad 開拓中性氣質,跨越性別界線,提倡女人的美是不應受到腰圍和身形的局限。

2
Anton Mak

「我是陳嘉莉。」 

我覺得女性主義是一個相對概念。我們活在傳統父系社會底下,你會發現人們總是不約而同地強調甚麼女攝影師、女導演、女作家,這其實已經不知不覺下了標籤。歸根究底,是因為我們都習慣用男性的角度去看待自身與他人,這很難去擺脫,但正因如此,女性主義才更能反映出其價值和魅力,它自會存在,一定會存在。

別人常說女人善變,但我覺得正因如此,我們才可以突破那些加諸在女性身上的所謂規則與框架,特別是思維上的。不是妳懂得打扮,會開車,然後抽根煙就算是現代女性,而是怎樣去面對生活難題,對社會和家庭有怎樣的承擔。在香港這種消費型社會,能否在一個群體裡成為一個經濟獨立,思想獨立,擁有強烈自我支配的角色,這才是取決妳能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現代女性。

不要因為知道世界喜歡些甚麼而去迎合,而是因為知道自己喜歡甚麼而決定穿著。每個女性的身體都是獨一無二的,但在 fast fashion 的盛行下,你沒辦法每件 product 都獨立剪裁,於是我覺得選擇就是時尚的體現。潮流一定是日新月異,但風格是永恆。

2
Kellie Chan

屬於時代的洪流,順的時候可能升得很快,但之後亦跌得很急。生於亂世其實我們毋須去在乎它到底是順或逆,當一切都平息,其實它們都是一些經歷。你要去體驗,去享受和感受時代帶給你的種種,拿自己最真摯的那顆心去面對世界,如此至少不會遺憾。

在這個年代,美麗可以模仿,但氣質難以駕馭。這世代其實很難找到不好看的人,但所謂美每人的標準不一,像我做 styling,其實已很少去找完美無瑕的美女。怎樣才能看到 women’s beauty,我覺得是真實性,這樣照片拍出來往往更有故事及獨特。你要跟別人有一個明顯差距,就一定要有自己那一套,雖然少不免會受影響,也難免人云亦云,但忠於自己是大前提,這句話說易行難,畢竟先要對自己有足夠了解,做到真正的自我,才能呈現真正的女性之美。

對於整個社會來說,我覺得藝術浸淫又或者文化教育其實是最溫柔亦是最悠長的力量,現今社會大家都透過電影、歌、小說、影像去了解世界,其實不需要強調是否從女性角度出發,生而為人我其實只希望從人的觀點與感知,在面對體制和一些規矩的壓逼下,如何用想像力和創造力帶給社會一些反思,令活著的人活得更好,就是作為藝術工作者的使命感,我覺得。

2
Kellie Chan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