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隱藏的傷口,私密的符號 | 這是紋身想對我們傾訴的事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叔.叔》區嘉雯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FigaroTalk with Ashley Lam
#FigaroWorkshop 1分鐘學法式鹹批
Anjaylia Chan-有些人從未真正離去
高橋 Lala-Be curious, not judgmental
2.76k views

隱藏的傷口,私密的符號 | 這是紋身想對我們傾訴的事

11.10.2019
Series:
TheFrenchWay
Tags:
法國 紋身

在 Héloïse Guay de Bellissen 的作品《因為紋身是我們的故事》(Parce Que Les Tatouages Sont Notre Histoire)中,她探討了淵遠流長的身體印記在我們身上所代表的意義。

巴黎今年舉辦了第九屆 “Tattoo World” 活動,會上聚集了許多同道中人,他們都在這場集會中,用背部、肢體、或手腕與人魚線等較私密的部位,向眾人展現自己的才華天賦。根據 National Union of Tattoo Artists (SNAT) 在 2017年協做的 IFOP 統計數據,大約有 67% 的紋身者,喜歡在私密部位紋身勝過其它顯而易見的地方。

一個紋身,能告訴我們什麼事?這是 Heloise Guay de Bellissen 問自己的問題。她數不清自己身上有多少紋身,「或許超過 20 個吧,我喜歡不刻意去數。」她說。採訪者在一個寒冷早晨與 Heloise Guay de Bellissen 見面,外觀上只能看到她手上的幾個紋身:一些原始符號,還有一顆鑽石。「我不小心弄丟了曾祖母給我的戒指,所以我把它們其中之一紋在我的手上,這樣我就永遠不會弄丟了。」她說。

每個圖案背後,都是一個故事。在這位 37 歲作者今年出版的第四本書《因為紋身是我們的故事》中,她將世界各地的傳奇軼聞與身邊紋身者的故事同步收錄,凝視這些身體印記背後延伸出的深刻含意。

與 MF 對話:關於紋身…

Madame Figaro:妳寫了很多紋身背後的真實故事,例如一個流產的女人在胸前紋上天使的腳,或是在監獄待過的男人,想把身上的納粹符號蓋掉。沒人會沒事跑去紋身,妳認為紋身具有療癒效果嗎?

HGB:我認為是有的。當然,在工作室裡我們也看到很多為了潮流而紋身的人,像是在 90 年代,很多人跑來說要紋跟 Pamela Anderson 手臂上一模一樣的鐵絲網,或說要像 David Beckham 一樣把小孩的名字紋在身上。但就連這些跟風的紋身,都與某些淵遠流長的意義連結,在無意識中,他們或許將這些紋身當成了紀念人生要事的一種儀式,而每個人都用自己的方式擁有紋身。

Madame Figaro:妳寫到,「紋身是為了把一個事件紀錄到血肉上,讓自己能像讀書一樣閱讀它」。紋身的療癒力,是透過這種機制而來嗎?

HGB:當然是的。我在寫作過程中,理解到我們是自己的一本書,也是自己的盔甲。我們用紋身來裝飾自己,人們互相看著彼此身上的印記,將注意力放到他們本來不會注意到的地方,於是這些故事存在了。在身上紋身,有點像是一種重新記憶的動作,我們和自我交談、賦予自我意義,我們想要在身上印下符號,感覺自己歸屬某些人事物。

Madame Figaro:每個人都能夠在身上留下印記嗎?

HGB:不,應該說,每個人都有能力與意願去紋身,但有些人就是永遠不會去做,像是我們上一代或上上代的人。你得先對自己的身體有些意識,才能按圖索驥地去認識自己。有些文化則是禁止紋身的,像是猶太人相信,如果想要在死後被葬在聖地,就不能在自己身上留下紋身。在我們的集體無意識之中,很多人還是覺得紋身是改變了父母給我們的身體,讓它變得「醜陋」。

Madame Figaro:妳寫過,紋身是我們「將體內的黑墨噴出己身之外」,妳覺得紋身也有贖罪的功用嗎?

HGB:紋身是一種向外傾吐,這是很明顯的事。透過紋身,我們不僅證明了身體屬於自己,更是我們將自己與父母分開的一種方式。當初我媽發現我紋身時,整個人嚇到說不出話來,好像我不問她意見就改變自己身體,是把她的存在當空氣一樣。其實你去想,女人在身體上唯一能夠做的變化,就是懷孕,然後把一個親子關係傳承下去,但刺青卻反其道而行。我們創造自我。

Madame Figaro:紋身有時候帶有悲劇性的意義。為什麼有些人願意在身上留下無法磨滅的印記,每一天都讓自己再回憶一次曾有過的痛苦呢?

HGB:命運由自己創造。面對讓我們害怕或傷害我們的事物,我們能選擇面對它,和它說:「我會接受你,並讓你與我同行。」無論你有沒有紋身,生命中那些大事還是會在我們心中無所不在,但透過紋身將它展露在外,就是一種勇敢面對的決定,是在被毀壞的事物中找尋詩意的舉動,更能幫助我們用不同的方式去體現它。這一樣是種療癒過程。

Madame Figaro:那那些在他們看不見的地方紋身的人呢?像是背後或頸部的紋身?

HGB:以背部來說,那是一個自我保護的部位,有點像翅膀一樣。紋身賦予我們力量,替我們裝上一層殼。別忘了,我們在身體與紋身之上創造了一整個神話故事。那些紋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的紋身,無聲中訴說的是痛苦。身體有記憶力,肉體會記得有某些事物被刻畫在某個地方,到頭來,這些紋身依舊非常清晰,只是是以一種感官的方式被感受。

Madame Figaro:有沒有什麼紋身主題周而復始地出現呢?

HGB:有的,像是小孩與父母,或是藏傳佛教相關主題等。我們活在一個不容易生存的世界,很多人真的都是受夠了。我們想要擁有更多歸屬感,在這個醜陋世界中創造一些美麗的事物。

Madame Figaro:這本書名是《因為紋身是我們的故事》,這樣來說,如果我們的生活不再與身上的紋身呼應,或是我們不再相信曾經相信的事情,那我們應該要遮蓋掉過去留下的這些刻印與圖案嗎?

HGB:我相信每個人人生中都會犯下無數錯誤,我們得帶著這些錯誤繼續活下去,而紋身也是一樣。我身上當然有些讓我後悔的紋身,但我不在意,因為它們是我人生的一部分。我甚至還想再上面寫下「年輕的錯誤」幾個字!19 歲的時候,我在手臂上紋了一隻龍,這圖案到了今天早就已經不適合我了。那時候是因為我想讓自己更有男子氣概,但當我現在看著那紋身,我會告訴自己,它讓我感覺更強壯。有些對自己來說過時的紋身,你當然可以去掉它,但對我來說,有些紋身我是選擇不去掩飾它的,因為他們所訴說的,還是那麼的強烈!

    Series:
    TheFrenchWay
    Tags:
    法國 紋身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