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女人都該為自己而活 | 年過50,So What?
「魚哥」廖子妤 X《幻愛》劉俊謙 登場
#FigaroTalk with 劉俊謙
《幻愛》劉俊謙的選擇困難症
#FigaroTalk with 麥曦茵 & 鄧小巧
Lost As Found 得物認領 【夏季刊現已上架】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28.64k views

女人都該為自己而活 | 年過50,So What?

05.11.2019

生命是充滿固定標記的時間軸,身為女人的我們,更得背負社會與家人的期望(或批判)眼光,在這條時間軸上拼命賽跑、試圖跨過每道「據說」能「通往成功」的關卡;更殘酷的是,女性在 25 歲左右就被剝奪了任性或迷惘的權利;而當踏過 30 歲大關,迎面而來的更是親友長輩無盡的問候,如「何時結婚?」、「何時生小孩?」等逼迫自己重新審視關係的問句,或是「工作做得如何?」、「薪水多少?」等自 #MeToo 運動後、開始湧入女性耳裡的關心。

生而為這個自古至今便被加諸無數形象桎梏的性別,或許我們從小便培養出「努力表現得符合社會期望」的天份,在 20、30 歲時也都尚可駕馭這項才能,但在年齡逼近 50 歲,小孩皆已長大成人、甚至各有歸屬後,女性不願再踩著社會為她們標示好的步伐前行,而是大膽拋開「什麼年紀就該做什麼事」的年齡枷鎖,學會享受「為自己而活」的充實生活。從電影銀幕、runway到時尚廣告,我們也可見到年過半百的女性活躍的身影,如 Nivea 新靈感繆斯 Monica Bellucci、L’Oréal 新代言面孔 Isabella Rossellini、以幽默形象紅遍 Instagram 的法國版《Elle》前主編 Sophie Fontanel…… 等等。

年過 50 的女性,不再被允許擁有性慾?

說到較難啟齒的「性事」,過去的社會為女性形塑的人格,顯然與女性自身慾望相違背,但漸漸開明的社會風氣,已開始讓年紀稍長的女性,得以在性愛議題上擁有更多發言權;根據美國女星 Glenn Close 於去年 1 月接受 The Guardian 採訪時的說法,71 歲的她堅信 60 歲以上的女性仍可享受完美性生活,此番發言也與Université de Reims Champagne-Ardenne 政治科學教授 CamilleFroidevaux-Metterie 的觀察相互呼應,她說:「(年紀大的女性)重塑了大眾對年齡的認知,並聲稱她們正享受前所未有的自由,尤其是在性愛方面。」性學專家兼心理分析師 Catherine Blanc,也與這些專家共享相似觀點:「因為社會的進步,讓女性勇於表達對性生活的渴望,因而享有更美滿的性愛。」

然而,這個社會是否真的成功替女性卸下形象包袱?關於這個問題,答案並非清晰明朗的「是」,如社會學家 Michèle Ferrand 便以「青年主義(youthism)仍是社會主流」一句話,表述中年女性的在性慾層面遭受的不公平待遇,而 Camille Froidevaux-Metterie 也表示:「過了 50 歲之後,社會期望與女性渴望之間的鴻溝越拓越寬,我們的文化告訴我們,年過 50 的男人仍保有一定程度的價值,但年過 50 的女性,卻極容易被汙名化,因為『50 歲』等於『絕經』,亦指女性『繁衍後代』的身體優勢已然消褪,所以她們對性的慾望也該隨之熄滅。女性無法隨心所欲地控制老化進程。」社會學博士 Cécile Charlap 也認為,「老化」一字對兩性代表著截然不同的意義,如男性的老化象徵「漸趨成熟」、「更富經驗」等正面性格,而女性的老化,卻是一場從健康、膚況到性吸引力的「減法遊戲」,甚至在戀愛市場中,也被貼上「滯銷品」的標籤,令人不勝唏噓。

兩性的工作待遇與薪酬差異是社會正熱烈專注的議題之一,處處揭露女性在職場上面臨的不公,而年齡歧視更為之火上加油。對此,在致力實現男女同工同酬的組織 JUMP 裡擔任協調員的 Marie Allibert 如此解釋道:「在(女性)的每個生命階段裡,皆飽受由生理因素引發的刻板印象所擾,而普遍存在於企業文化中的性別歧視,也是問題之一。在 20 歲時,雇主會根據女性的生育能力決定是否聘用,而在 30~40 歲這個區間,由於女性請產假的機率激增,令她們要不是不受聘用,不然就是領著永遠無法追上男性員工的薪水;而到 50 歲時,所謂『絕經』一事則令雇主聞之色變,女性被視為『不穩定的』或是『不友善的』,但我認為這完全情有可原,畢竟她們很可能藉犧牲個人生活、一步一步爬上領域頂端,或是,相反地,她們從未獲得升遷機會。」

女性對學業/事業的重視,導致生育時間愈推愈晚

另一種落在女性肩頭的壓力,則是於「自我實現」和「撫養小孩」之間抓取平衡,這往往令女性感到無所適從,因為她們的身體狀況與對社會成就的渴望幾乎無法同步,Camille Froidevaux-Metterie 便沉重地指出,現代女性生育第一胎的時間愈推愈晚,部分是因為她們對知識和技能的追求,使得她們延長就學年數;另一部分,則是她們想在工作領域闖出一片天。然而,於 25 歲便踏上老化旅程的女性,似乎無法忽略「身體質量與生育風險之間呈正比」這項事實,Cécile Charlap 亦挑明了醫界普遍的立場:「大部分的醫生都會勸告婦女,不要等到 40 歲後再生子,即使現在的凍卵技術能為婦女帶來一線生機,這在許多國家仍是不合法的。」

女權風潮帶來的轉機,是否能改寫殘酷現實?

雖說如此,社會和兩性專家們仍認為世界將往更美好的方向發展,因為女性主義者如 Millie Bobby Brown、Emma Gonzales 等人,正在極力改寫女性作為社會角色的既定樣貌。「隨著愈來愈多女性主義者出現,這個社會將不再以女性身體、性魅力或生育能力作為(能力的)評斷標準;再過幾年,我相信女性將能在事業上獲得更高的成就,性別歧視與薪資差異等職場問題也能迎刃而解。」Camille Froidevaux-Metterie 樂觀地表示道。

現代女性愈來愈懂得投資自己,無論是在頭腦或身體上,皆追求比以往更具涵養的高度,而在這解放思想、追求自由的浪潮推波助瀾下,相信不久後,女性將能輕鬆瓦解名為「性別」的評鑑門檻,達成真正意義上的兩性平等。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