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Wyman Wong專欄 | 大師呢排等錢使
「魚哥」廖子妤 X《幻愛》劉俊謙 登場
#FigaroTalk with 劉俊謙
《幻愛》劉俊謙的選擇困難症
#FigaroTalk with 麥曦茵 & 鄧小巧
Lost As Found 得物認領 【夏季刊現已上架】
#FigaroTalk with 蔣雅詩
#FigaroTalk with 小野 盧鎮業
#FigaroTalk with Ceci蔡思韵
親密情人 Twins Challenge
102.36k views

Wyman Wong專欄 | 大師呢排等錢使

10.12.2019
Series:
時尚公民
Tags:
WymanWong

首先你會問,「大師」若果真係咁叻,又點會「等錢使」?

喂小朋友你真係太天真,Art is just NOT for everyone,不幸地,通常明白大師點解咁叻的人,數量加加埋埋都一定不夠養得起佢,賺大錢的通常是比較精緻少少的 Mediocre,是的,精緻少少,但始終是 mediocre,不信你看看近年雄霸天下那批 Street Fashion Brand,真正做得原創或高質的我覺得不及走紅的十分一,所以「精緻少少」有時都唔駛,逛親每間大百貨公司和 Multi Brand Store 都係見到呢班瘟神,其實都真係幾眼火爆,鬼咩,近年毫無藝術修養但又購買力最高的人屬於哪個族羣大家心知肚明,無底的垃圾口味和龐大的核突市場是他們一手創造出來。

有天份的,如果不遷就他們降格地出些無文化零難度的作品,有時也就死路一條,我常懷疑 Thom Browne 到底願不願意承認那批他賴以維生的 track suits?

Thom Browne

又或者,根本未有機會紅過已經要摺埋,新近例子有掙扎多年的 Zac Posen。

Zac Posen

所以,你話大師等錢使有乜咁奇?

事實上若果想唔「等錢使」唔使執笠,很多大師後來都做了些當初大概怎樣都估不到的副業,算是兼職來供養自己對夢想的追求吧。

1. 萬千副線賀台慶
30 幾年前那個年輕的我,最大的時裝喜訊大概是心愛的品牌開始出品 Second
Line,例如當年的 Gaultier Junior 或者 G Gigli,當初的賣點主要是「大師設計但平一截的價錢(當然你要唔介意用料同埋手功『妥協』咗少少先得啦)」,當中有 designer 真係重新設計的也有過季舊款借屍還魂的,有真係平一大截的也有其實只係平的咁 fur 的,有用料手工真係良心地只係妥協少少的,也有「渣咁多你點好意思攞出來賣的」…… 一眨眼幾十年也真的什麼樣的副線都見過買過,second line 這回事也幾番興衰,到了近年也真是走勢回軟(最妙的結業原因是 D&G「因為造得太靚威脅到 main line 所以一定要 cut」),基本上還能生存的我看主要剩下兩種,一是雖然同一集團但風格理念獨立鮮明又和主線完全不同的,例如 RRL;二是,哈哈,又係「賣T恤」,即是 mainline 太古怪太難穿太精巧太難生產,便化繁為簡捨難取易變成大路的 tee 和運動衫,針對大路人賺大路錢,有好多甚至不用開店只開個 booth 便能營業你話係咪好易做,例如 Undercover…… 不過最成功的個案當首推 COMME des GARÇONS,在玲姐老公 Adrian Jaffe 出現接手前,一心追求藝術突破的 CdG 都算徒有名氣與口碑而無心兌換成合比例的現金,直到一歲到百歲都啱著的 PLAY 系列「大殺三方」前,據說「像個男孩」這些年來一直非常「等錢使」。

CdG PLAY

2.萬千副車賀台慶
又或者,直頭做點和時裝無關的,有時也能「誤中副車」好賺過賣衫,例如日本潮店 Contemporary Fix,最初見賣衫生意麻麻,便找來老闆老母帶著家傳食譜開 café 引客聚客,勢估唔到最後 café 生意好到開分店(仲有「second line」主打素食𠻹),最後索性執埋賣衫那部分,是的東京已全線息勞歸主只死剩京都分店。

Contemporary Fix

Contemporary Fix

不過,要用這種方法唔等錢使,也得好好運氣,有時甚至要歪打正著,否則任你揀都唔知開乜先可以將你 as a fashion brand 時累積的知名度折現。

如果真的有「早知」,Christian Lacroix 開腳底按摩或者唔使淸盤兼上埋市呢!

3.萬千副產品賀台慶
好命的,一早有化妝品集團買你個名出香水,你便可以無經濟壓力 design  乜衫都得,反正好多時裝品牌生還者,都是賣衫其實季季蝕,靠香水化妝品眼鏡 licence 咗俾人,然後指望分紅補貼養家。

沒有這種機遇的,又或者有但仲想搵多啲的,還有什麼方法可以靠賣衫以外的方法唔等錢使?

下一個熱潮可能是「開雜貨舖」!

江湖傳說是 Saint Laurent 租下了巴黎 Colette 的舊舖位,地下店面未諗到點用,Sarah Andelman 便仙人指路,叫他們模仿 Colette 以前一樣,street level 專賣自家冠名加持的立立雜雜嘢 ── 事實上今年 6 月 Saint Laurent Malibu show 期間,他們已試過將 LA 本店改成短途限定雜貨店,賣 condom、顏色筆、叉電器、萬字夾、波板糖、扭計骰…… 如今只是將這件事搬到花都並改成永久而已。

Saint Laurent

作為噱頭,這種包羅萬有甚至你估佢唔到的生活雜物,既可吸引客人遠道而來「睇吓」再繼而上樓上買埋衫褲鞋襪;實際上,即使有些貨品一百幾十有交易,但集腋成裘價廉量大,其實埋單計數本身也是一筆可觀收入。

Saint Laurent

是的,Marc by Marc Jacobs 以前有做過類似的事,但好像沒有把妙計進行到底便要收檔,不過我相信聖羅蘭此役一旦成功,必然會有許多其實等錢使的大師大牌會跟風,總之,對時裝精購物狂來說怎樣都不會是壞事。

Marc by Marc Jacobs

近排看見一位祟拜多年的真正時裝大師,居然與某暴發強國一個靠抄起家後來才試圖發財立品順便洗底叨光的品牌 crossover,理智上當然明白如果他唔等錢使早幾年又使乜摺埋自己 label 呢,但感情上看見它這樣把自己多年來辛苦建立的名字來「靠飛」,還是難免心噏。

    Series:
    時尚公民
    Tags:
    WymanWong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