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專訪岑寧兒談《勿念》,游走於入骨相思與若無其事的思念|「我想你知道,我過得好好……」
Tyson Yoshi is on our Digital Cover
#Figaroart 現代詩人Wyman 帶你遊歷V&A博物館尋找浪漫
#FigaroTalk 專訪Sabrina張蔓莎 《刹那的》
Anson Kong x McLaren
#FigroTalk 專訪Ian陳卓賢 《留一天與你喘息》
#FigaroTalk 專訪Anson Lo 盧瀚霆《Mr. Stranger》什麼是他的首要揀偶條件?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Art
28.07k views

專訪岑寧兒談《勿念》,游走於入骨相思與若無其事的思念|「我想你知道,我過得好好……」

24.06.2022

多位漂泊在外的岑寧兒,終在香港舉行音樂會《Home is …》,以音樂娓娓道來對「家」的那份情。「你好嗎?我很好,勿念」岑寧兒Yoyo的首張廣東專輯,繼《風的形狀》後,第二首歌曲《勿念》,大概道盡無數被距離和思念折磨的人的心聲,尤其是在後疫情年代之下,那種想見不能見的遺憾。岑寧兒輕輕唱出的一句「勿念」,將思念的重轉化成安撫的輕,是她在多年的飄泊生涯中,學會「報喜不報憂」的方法,在樂觀和憂傷之中淡然地化解愁緒。大概這份「勿念」,不單是離家者,更是每個人也在經歷的章節。

多位漂泊在外的岑寧兒,終在香港舉行音樂會《Home is …》(圖片來源:IG @thisisyoyosham)

岑寧兒的飄泊生涯,《Home is …》到底家在何處?

出生香港,留學多倫多,旅居北京,十年前為音樂駐足台北,離家數載的飄泊生涯,加上疫症把岑寧兒與家的距離無限放大,讓她突然反思,到底家在何處?

專訪岑寧兒(圖片來源:Madame Figaro編輯部)

「我 17歲離開香港之後,其實一直都在換城市生活,就算在台北住了十年,也一直在搬屋,所以我一向都思考「家」是甚麼。」

(圖片來源:IG @thisisyoyosham)

對「家」的想念與抽離,讓岑寧兒決定首張廣東專輯以「甚麼是家?」為題,《風的形狀》講述離家的故事過後,接著便是想家的《勿念》,習慣四處為家的岑寧兒,便從音樂中尋找並重塑家的想像。「我向來都在想這個問題,例如我每次搬屋會想,住的地方是不是代表家?人地會問,你家在哪?我説我住台北,從香港來。對我來説,家是一個流動的地方,可以是一個safe space,又或者安心的人,不一定要是地方,可以是你懷念的時間又或是親人。」

(圖片來源:IG @thisisyoyosham)

岑寧兒,想必也是想家了,所以便喃喃唱出對家的思念,以一句「你好嗎?」克服台北與香港716公里的距離,又或是一句「勿念」填補心中的空洞……

(圖片來源:IG @thisisyoyosham)

《勿念》,游走於入骨相思與若無其事之間

歌名中的一句「勿念」,承載思念的重量,而這份感情,正正是來自岑寧兒的多年好友 「錦田車隊」。繼《風的形狀》之後,岑寧兒找來了陳蕾和Mike Orange,分別參與作曲及音樂編製部份。當時岑寧兒到陳蕾家打算寫歌,卻在陳蕾的demo庫裡找到這一首曲,Yoyo一聽就凝住神,喜歡其喃喃低語的氣氛,「代表了想家,homesick的心情」,欲語還休之感,讓Yoyo略修一下,旋律就定了。

(圖片來源:IG @thisisyoyosham)

而《勿念》這份詞,卻是源自陳詠謙和岑寧兒的對話之中,「其實我的年代也不興寫勿念,不過我有個朋友很愛在Postcard寫勿念,我才認識這種報喜不報憂的文化,英文就是直接用I Miss You,所以我就跟陳詠謙講了這個故事。」
二人聽著Demo徹夜長談,陳詠謙的一句讓岑寧兒相當感動,於是便督定了曲子《勿念》。

「我過得好好啊,我想你知道。」

(圖片來源:IG @thisisyoyosham)

當年小時候的玩笑話,今日再看「勿念」,又是另一份重量,陳詠謙按著岑寧兒寫的一封信,在入骨相思與若無其事之間,拿捏了很久,於是便有了九個歌詞版本,寫出「如果說/ 如果不要說」的欲語還休……

(圖片來源:IG @thisisyoyosham)

一反市場常態,MV分拍四個版本講述想念之重

《勿念》MV邀請了金馬影后兼岑寧兒多年朋友林嘉欣、韋羅莎、以及鍾雪瑩講述三個版本的故事。當人人以為想念只局限於離家者,但導演Halftalk卻把想念分成好幾個層次,包括離家的人、存活於月亮之中,想見不能見人、因為誤會而錯過的 人,讓歌曲昇華至另一意義,因此岑寧兒與導演決定一反市場常態,把MV從一個版本,分成四個完整版本,市儈一點來算,其實或多或少也會影響數字遊戲的點擊。

(圖片來源:IG @thisisyoyosham)

不過岑寧兒卻認為:

「每個演員都演得太好,四個故仔才是最好的消化方法,最緊要大家都滿意成品。加上開頭我曾擔心大家會對想家的歌曲較少共嗚,因為我當下單純覺得要離家的人才懂,而導演卻把想念放到一個更大的層次之中,所以獨立出四個是非常值得。」

(圖片來源:IG @thisisyoyosham)

因為演員對思念的各自演繹太過刻骨銘心,讓岑寧兒在看過拍攝之外,決定重錄歌曲。「她們拍攝期間播的那首歌,是我上一個錄音的Version,看著演員們的感情表現,我覺得當初把想念拿捏得太輕,因為感動的地方就是表現出脆弱的一面,而我之前的錄音就是扮ok扮得太好。」I Am Ok,這句話藏了我很好之外,其實也藏了我不好,所以岑寧兒決定重錄,以喃喃細語的方式,帶沙啞的聲線,演繹思念之重。

(圖片來源:IG @thisisyoyosham)

不過拍攝過程之中還是發生了點小插曲,向來個性硬朗的岑寧兒,本來向導演拒絕MV當中的落淚情節,「我和導演説不想在我MV裏看到人哭,因為我當初想像是大哭,沒想到原來會這麼感到。我以為哭是最方便的做法去表達傷心,所以我一開始想Push她用其他方法表現,不過後來我看過嘉欣的演繹就明白,MV中3分多鐘的情節,已有2分多鐘是忍住不哭,到後來的編排就是表現脆弱一面,其實真實的我也是一樣,因為嘉欣的故事就是我的故事。自從上年疫情不能飛之後,我才感受到距離的存在。」周旋於脆弱與硬朗之間,大抵這就是勿念……

(圖片來源:IG @halftalk)

《風的形狀》是關於離家的故事,《勿念》徐徐道來思念之重,岑寧兒透露接下來便是無家與回家的章節。亂世之下,可以到處是家,也可以無處為家,離別與重逢是我們每個人的課題,大概只有經歷過後才有軌跡可循,重塑「家」的形狀。

 

Venue: @taschen
Location: search ‘Taschen HK’

Outfit: 45R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