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狂舞派 3》的後青春期抗爭|為了香港,你可以去到幾盡?
Madame Figaro 春季刊現已上架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FigaroSurprise 當你的速遞員是男友力十足的MCM... feat. Mcm莫竣名
#FigaroSecret What\\\'s in my bag Feat. Kenny Kwan
#EmpowerF 蔡思韵 Cecilia Choi
On Cover:Lucy 李元元
Art
14.15k views

《狂舞派 3》的後青春期抗爭|為了香港,你可以去到幾盡?

17.02.2021

畢竟戲院停業了好一陣子,疫情之下,身邊朋友對電影都有點提不起勁。尤其問到《狂舞派 3》,不只一個,都換來頗冷淡的一句「都是那些東西」,似乎興趣不大。「那些東西」聽起來很離地 —— 青春、熱血、夢想,確實是幾年前《狂舞派》的主題。

「為了夢想,你可以去到幾盡?」

《狂舞派》曾經是香港電影界的小奇迹,自己人撐自己人、撐本土電影,年輕人追夢的勵志故事,何其振奮人心。但來到今日,青春、熱血、夢想,放在年輕人身上顯得很沉重、很痛苦,不再是那麼隨便說得出口,你知我知,還記得《狂舞派》是在香港哪一間大學取景嗎?人面全非,世界變了樣,對《狂舞派 3》的抗拒和冷落,是時勢使然,是因為今日香港已經徹底變成另一個香港。

《狂舞派》劇照

香港不同了,世代價值不同了,其實《狂舞派》都是。青春易逝,夢想都會粉碎,《狂舞派 3》已經不再是「那些東西」,起碼證明了黃修平不甘心繼續拍下去「都是那些東西」。

《狂舞派 3》開拍,已經傳了好幾年,如果你跟筆者一樣經常在有入無出的觀塘工廈區往返,幾乎都會見過黃修平在街上開機,而最多人問為何是《狂舞派 3》但不是《狂舞派 2》(甚至有人懷疑是不是早已拍了《狂舞派 2》),電影裡面有答案。其實《狂舞派 3》並不是《狂舞派》的續集,而是一個平行時空、後設時空。當年《狂舞派》爆紅,人人都問黃修平會不會「食住條水」原班人馬拍續集,我猜,這個問題他自己都掙扎良久。拍續集有基本票房,相對輕鬆,畢竟「都是那些東西」穩陣得多,但是不是要做得那麼商業、那麼計算?是否成功過後便不思進取?現實中的黃修平不甘妥協,於是反過來用了很長時間(長到大家都不記得有沒有拍過《狂舞派 2》)交出一部表面穩陣,實情完全是兩回事,舊瓶新酒、偷龍轉鳳的「真人真事」—— 這個故事就是一場偽真人秀,關於一群當年拍了《狂舞派》的演員,他們就是逐漸變得那麼商業、那麼計算,繼續謝票,繼續開拍《狂舞派 2》以至《狂舞派 3》,繼續消費那些早已耗盡的青春、熱血和夢想。

《狂舞派 3》海報

《狂舞派 3》:一場偽真人秀

仍然用《狂舞派》這個招牌,對黃修平而言,既是自嘲,其實亦別有一番用意。少年無夢不應該,為了夢想,你曾經可能一往無前,確實去到好盡,但如果翻過一座山,你會見到另一座山。實現夢想之後,你才開始見識到世界上原來到處都是高牆與巨人。於是你會變成每日看著點擊率做人,不敢得罪客人的網紅 KOL,變成被經理人公司管教得貼貼服服的新晉女演員,變成廣告贊助多到應接不暇的 Dancer、Rapper,繼而在夢想與現實之間迷失自我,跌入金錢遊戲,淪為偽善的形象工程師,但距離當初的青春人生卻愈來愈遠。

耐人尋味的是,這是一個後設故事,即是戲中角色幾乎就是演員本人的投射。BabyJohn 飾演的阿良,走紅之後事業一帆風順,形象健康,成為人見人愛的推廣大使,但其實連他自己都討厭自己處事那麼圓滑世故。顏卓靈飾演的 Hana,就像顏卓靈自己一樣,憑著《狂舞派》一炮而紅,成為公司力捧的明日之星,然而妥協愈來愈多,別人眼中萬千寵愛在一身,其實自己毫不快樂。同樣不快樂的人,有今日男團 Mirror 隊長 Lokman 飾演的 Dave,不紅的時候無人問津,人人行過都要踩你一腳,走紅之後大家同樣又看你不順眼,覺得你不是真材實料。還有飾演 Heyo 的 Heyo,華麗轉身走入主流,被同行恥笑見錢開眼,變得商業化的 Hip-hop 敗類,做大財團的走狗,實際上都是 Heyo 自己的寫照(而最諷刺就是他正正憑著戲中 Heyo 這個角色入圍金馬獎最佳新演員)。

飾演 Heyo 的 Heyo 憑著這個角色入圍金馬獎最佳新演員。

電影某程度上折射了演員本人的陰暗面,亦有點像導演和演員之間的集體創作。當然,戲中角色的經歷和想法,到底跟本人有多相似,觀眾不會知道,但《狂舞派 3》這個平行時空,卻是一扇窗口,讓演員用一個既是自己但不是自己的身份,透露一些心底話。其實 Heyo 都會覺得眾叛親離、孤軍作戰,其實 Lokman 都好用心練舞,在別人不知道的時候付出過許多血汗,但《狂舞派》只是捧紅了 BabyJohn 和顏卓靈。其實顏卓靈都可能早已厭倦每次對著鏡頭便要自動露出招牌爆牙。電影裡面說了句好狠的話,「你不露齒的話,誰會記得你」,那個咬緊牙關,保持微笑的表情,已經分不到是演技還是演員本人的反應。電影是平行時空,但同時也像紀錄片,陪著演員一路走來,見證了這幾年之間他們的起跌和失落。

當然,電影同時見證了的,還有「龍城」—— 香港在這幾年間的急速轉變,社會價值的崩落。如果說《狂舞派》是赤子之心、追夢人生,《狂舞派 3》則更見野心,盡覽社會百態。拍《狂舞派》續集只不過是黃修平的假動作,實際上卻是藉著一群年輕人長大之後如何被反噬、被腐化,轉而關注社會對創作自由的打壓(和收編),對社區重建計劃、工廈監管制度,以至地產霸權表達了各種不滿。香港政府近年積極推動光鮮、與時俱進的形象工程,但往往有形無實,只流於膚淺的偷換概念,而且內藏惡意,將創意變成商品,將 Rap 變成行銷噱頭,用力經營年輕、活力和多元開放的這些假象,都是用來粉飾太平。所謂舊區活化,實則只為了洗底抬價,而背後最大得益者就是地產霸權。扶持年輕人,表面上總是「幫緊你,幫緊你」,好像非常願意認真對話、聆聽需求,到頭來都只是做場戲,終究為了收買人心,掩飾一個資本主義陷阱,一個吃人的制度。

《狂舞派 3》比起《狂舞派》走得更遠,對社會批判的力度和幅度更大,甚至會覺得黃修平是一邊拍攝一邊修正故事方向。故事之中提到的那個比喻很有趣,有一隻老虎,為了證明自己是老虎,於是走進了動物園,但自此老虎已經不再是老虎。並不是人人都任憑宰割,甘願被社會體制馴化,總有人想過反抗、想爭取自己空間,但他們可能不自量力,雞蛋撼高牆。社區發展被騎劫,Hip-hop 文化被商品化,它們背後藏著一個更大的隱喻:所有反對的聲音都會消失,香港已經是一個只容得下順民的動物園。

儘管電影的信息量很大,但道理簡單,一隻老虎走入動物園,會被制度吞噬,但如果是全個森林的老虎,是所有動物一起參與抗爭呢?眾志成城,始於不分化、不割蓆,這個發生在平行時空的香港故事,或者是對今日意志消沉的我們一個最適時的提醒。文明會被清拆,良知會倒下,但為了這個城市,你可以去到幾盡?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