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Hommes
Follow
畢明專欄:萬劫不服,仍然選擇救贖
Karena Lam is On Our Cover
#FigaroExhibition 群星力撐MF X Leung Mo《See You In My Dream》展覽
#FigaroExhibition Wyman 揭曉 Figaro Exhibition 第二站!
法國五月French May專訪四位香港文藝代表
#FigaroIssue 容祖兒封面專訪|追逐歌手夢
#FigaroIssue 專訪陳漢娜Hanna與Takuro|模特情侶談愛情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Art
5.64k views

畢明專欄:萬劫不服,仍然選擇救贖

22.12.2023

廉價的悲情容易,內傷入骨難。

膚淺的眼淚容易,見淚封喉難。

吳慷仁的《富都青年》阿邦是做到了,深不見底的內傷,體內被殘酷生活挖空至僅餘欠營養的軀殼,如果那身體是個樹洞,輕輕對內喊一聲,大概要很久很久很久才有回音,不可測的傷悲太深沉了。

(圖片來源:《富都青年》劇照)

叫富都的地方,嚴重貧窮,真諷刺。聚居了沒有公民身份、沒有憑據、沒有保障,沒有明天的一群苦命人。那個世界,雜遝、紛亂、無章,阿邦和阿迪就在街市、陋巷、舊樓、破居中存活。不是生活。

影片一開始,就是阿邦的刻板辛勤幹活,沒有表情、非常機械、送貨、斬雞、切菜。粗活,他的日常,卑微,他的存在,麻木。連被欺負都慣了。在大堆疊高的雞籠旁吃飯,不怕臭,他也是籠裡的人。

阿邦還要沒有父母、沒有聲音(聾啞),罪加一等。

(圖片來源:《富都青年》劇照)

富都的殘破斑駁,導演透過high contrast的高濃色調呈現,令視覺上的嘈吵更鮮明,對照了阿邦陰暗世界的蒼白無聲。他那種安靜、躲藏,如社會的幽靈,又像怕被獵捕的受驚野獸。

兩兄弟,一個善良安份疲於奔命,一個躁動急進蠱惑營生,相反相成,搭一個像唯一「親人」,疼他們兩兄弟的跨性別者Money姐,「一家人」吃飯有講有笑算是最大幸福。但連他們最像母親角色的照顧者,都是一個「不正式」的女人、一個社會邊緣人,淪落人們相互取暖,像黃德斌扮女人的Money姐,一邊吃飯一邊悍衛髮型那幕,是兄弟二人少數嘗到的人間溫馨,飯枱上僅有的一次豐盛。

(圖片來源:《富都青年》劇照)

即使在那麼匱乏的生活中,阿邦還是保護照顧弟弟的好哥哥,他為阿迪煮飯、買新衣、痛罵他誤入歧途;明明自己怕得要命,仍奮不顧身奔去保護和拯救被圍毆的弟弟,預示了他會為阿迪挺身擔當一切的罪禍。

看吳慷仁的精彩,壓軸那場戲未到之前,這裡受驚動物顫抖中發瘋自衛之狼狽,那不屬於他的兇狠,盡見令人不忍的可憐。這個哥哥,不惜耗盡生命,也要保護弟弟免受傷害。沒人愛,他拼命愛被家人遺棄、沒血緣的弟弟。

千差萬錯,錯在出生,而且聾啞,他已經那麼努力,已經不能再努力的了。細佬還要不生性。

(圖片來源:《富都青年》劇照)

從小到大,貧窮、殘疾、無親、沒身份,已經夠吃人,還要不小心殺了人。現實太過迫人,明明已經迫得阿邦不敢大聲呼吸、不敢愛、不敢有希望,最後還迫使他頑強地捱了那麼久之後,堅持正值存活那麼久之後,選擇放棄。

現實的左右勾拳他吞下了那麼多,最後要來一記七傷拳把自己打到再站不起來。終於認定自己的生命沒有丁點尊嚴,活著是個悲哀。

影片已無餘暇為好心的社工佳恩喊冤,無意責難阿迪不擇手段賺錢騙財或對恩將仇報,在如此爛的背景成長,你還可要求什麼?

(圖片來源:《富都青年》劇照)

已成死囚的阿邦,絕食絕生,對法師用手語盡訴心中慘情。從片首麻木存活的啞巴,他到這刻要把一生的悽、痛、悲、絕,一一喊出來,最後用發音故障的啞叫,令他的無告首次被聽見,是他第一次發出聲響,也是最後一次。

沒有灑狗血卻令觀眾胸口滲血,活得累到、苦到、孤獨到血跡斑斑,他的手語有情、眼有霜、整個畫面悽冷寒荒,無聲有淚,天地間這條枯山殘樹下的孤影,決定黯然離去了。吳慷仁把這個悲劇人物演得不能再動人,他已經得到是羅拔迪尼路的《的士司機》了,他的演藝生涯,永遠閃著這次表演的輝煌。

(圖片來源:《富都青年》劇照)

「活著的時候,就要好好的活」,談何容易。大概是獄卒說,知道他是個好人,給了他生命一個難得的肯定,弟弟又生性做人,他的生存才沒有徹底是荒謬。

這電影心腸好,讓沒有身份的人被看見,啞然的人有聲音。

為什麼說希望在明天?因為今天沒有希望。

好人,一樣會生活迫人。努力,一樣會萬劫不服。阿邦,仍然選擇救贖。

(圖片來源:《富都青年》劇照)

詩人Emily Dickinson 說:

“If I can ease one life the aching,  Or cool one pain,

Or help one fainting robin Unto his nest again,
I shall not live in vain”。

不是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是沒人救的可憐人,仍捨身救人。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