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Hommes
Follow
專訪鄧愛嘉Victoria Tang-Owen:When Art is a Lifestyle
Karena Lam is On Our Cover
#FigaroExhibition 群星力撐MF X Leung Mo《See You In My Dream》展覽
#FigaroExhibition Wyman 揭曉 Figaro Exhibition 第二站!
法國五月French May專訪四位香港文藝代表
#FigaroIssue 容祖兒封面專訪|追逐歌手夢
#FigaroIssue 專訪陳漢娜Hanna與Takuro|模特情侶談愛情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Art
1.59k views

專訪鄧愛嘉Victoria Tang-Owen:When Art is a Lifestyle

03.04.2024
Series:
FigaroIssue
Tags:
Dior 專訪 藝術

已故鄧永鏘爵士愛女鄧愛嘉(Victoria Tang-Owen)從小在父親身旁耳濡目染,從日常生活中感受藝術的存在與價值。現時Victoria與丈夫分別成立了Thirty30 Creative 與Victoria Tang Studio兩個設計工作室,這名外國長大的女生偏偏對中國傳統工藝情有獨鍾,銳意以創新思維與不一樣的合作,為流傳千年的手藝推至世界舞台。

鄧愛嘉Victoria Tang-Owen(圖片來源:Photo by Kwannam Chu)

專訪鄧愛嘉Victoria Tang-Owen

MF Madame FIGARO
VT Victoria Tang-Owen

MF: 為什麼會成立Thirty30 Creative 與Victoria Tang Studio這兩個工作室?

VT: 在2015年,我丈夫當時是一位律師,而我則負責高品質家居品牌 TangTangTangTang。那時候,我希望在30歲前開創自己的事業,於是決定創立一家公司,我們將工作室取名為Thirty30,因為孔子有句名言「三十而立」。公司最初與一些熟人合作,從事一些攝影、時尚相關的項目,現在我們更專注於為企業進行品牌塑造,品牌塑造不僅僅是設計一個標誌那麼簡單,我們非常重視打造完美的用戶體驗。至於Victoria Tang Studio則是3年前的構思,因為我先生覺得有時有品牌找我們合作,人家未必知道Thirty30,如果用我的名字,人家就會有直接的連繫,所以Victoria Tang Studio更像一個brand collaborative平合。

Cristal Room by Anne-Sophie Pic餐廳卡片(圖片來源:Victoria Tang)

MF:有哪些項目令你印象深刻?

VT:很幸運有機會與Dior男裝藝術總監Kim Jones及藝術家Kenny Scharf合作,以傳統蘇繡技術打籽繡用於時裝之上。這算是我們第一個大型項目,當中我亦上了寶貴一課。回想起來自上海灘擔任創作總監至今,很多時候我都非常欣賞中國傳統文化,哪怕我在外國長大,但我覺中式工藝很值得向世界推廣,我們的理念是將這種工藝在不同平台上以新鮮角度展示,比如地毯、牆紙、家晶等,融人生活之申更能說出品牌的故事,好像最近與Saloni × Victoria Tang的合作,都是建基於我們兩人的文化背景,把印度與申國文化以現代方式結合,整個設計好像是理所當然般契合。

2021年Victoria為多年好友兼Dior男裝藝術總監Kim Jones穿針引線,將中國傳統刺繡注入Dior與藝術家Kenny Scharf的聯乘系列之中。(圖片來源:Victoria Tang)

MF:與丈夫合辦公司,工作上的默契如何?

VT:我們在溝通上都非常坦誠,創立之初公司不像一般有CEO、Creative Director的架構,我們叫大家做左腦右腦,當涉及策略性問題,很理性的決定都是我先生負責,他能看到不同的商機,反而我看到的是創作上的可能性,怎樣可以再推遠一些。我記得第一年的時候很忙,每晚沒有3點也不能睡,但我們第一年便完成了75個project,之後一路進步,因為這是一個journey,像婚姻一樣,工作與生活都要坦誠地溝通。當然他是一位律師,我從來都爭辯不過他的。

展覽《鴛鴦》(圖片來源:Victoria Tang)

MF:你曾在時裝行業擔任過不同崗位,你認為時裝是一門藝術嗎?

VT:時裝絕對是一種artistic expression,至於是不是藝術那是由個人定義的。我記得在Saint Martin讀書的時候,經常會提到「What is art?」這問題,始終都是得不出答案。因為藝術是觸摸不及。藝術能令人有所感受,design、fashion其實都是那麼一回事。但你說它是否一種art form的話,那要考慮創作者的起點。如果你說Alexander McQueen的作品,具有複雜的結構與理念,又或是像Viktor & Rolf與Hussein Chalayan的作品,更像是為藝術創作而生,對我來說就是藝術。我很喜歡分析別人的想法,像我對公司員工說我不想只看成果,更想他們分享整個過程,從中就能更完善地去fine tune細節。

Gloucester Arts Club(圖片來源:Victoria Tang)

MF:你的父親鄧永鏘爵士是著名的藝術收藏家,你從他身上學到藝術的意義嗎?

VT:因為他的身邊總圍繞着藝術,我更會用心觀察他的生活方式。記得小時候家裹有很精緻的瓷器杯碟,他告訴我不是有客人才拿出來,而是要日常使用,
「Luxury is omnipresent in everyday life and everyone defines their own version of luxury.」。爸爸對我在藝術文化的看法上有很大影響,他讓我發現發術是一種很有生活價值的知識。但我不會複製他那一套,他有自己的堅持、很有主見,相比之下,我反而更愛交流與合作。

(圖片來源:Victoria Tang)

MF:你對香港近年的藝術市場有什麼看法?

VT:在香港舉行的多個藝術博覽會中,例如Art Basel,它不懂僅是供收藏家參觀的。藝術與生活緊密相連,透過與藝術的交流和聯繫,人們能夠建立起深厚的聯繫。同時,藝術具有「互動性」,它不僅是一種思想的交流,更是一個能夠促進對話的平台。香港的藝術市場不僅僅是藝術交流和收藏家聚集的中心,需要持續培養藝術精神,並將香港的藝術人才和才華輸出到世界。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