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Hommes
Follow
香港漫畫家Pen So《回憶見》奪日本國際漫畫獎銀獎|「 不要太綣戀舊事,需往前行!」
Karena Lam is On Our Cover
#FigaroExhibition 群星力撐MF X Leung Mo《See You In My Dream》展覽
#FigaroExhibition Wyman 揭曉 Figaro Exhibition 第二站!
法國五月French May專訪四位香港文藝代表
#FigaroIssue 容祖兒封面專訪|追逐歌手夢
#FigaroIssue 專訪陳漢娜Hanna與Takuro|模特情侶談愛情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Art
18.07k views

香港漫畫家Pen So《回憶見》奪日本國際漫畫獎銀獎|「 不要太綣戀舊事,需往前行!」

28.01.2023

最初留意到香港漫畫家Pen So,被他線條密集、鉅細無遺的作品震攝,心想,到底心思有多細密的人,才能畫出如此具質感的創作?後來再發現,他筆下的香港城市建築、流行文化、動漫人物題材,仿如將我們身處的地方,從不同面向解構,每一幅畫也暗藏他的獨到觀點,像拼圖般拼湊起來的故事,讓我們更珍惜、熱愛這片土地。早前,Pen So憑漫畫集《回憶見》,勇奪第十六屆日本國際漫畫獎銀獎,在77個國家及地區的503部作品中脫穎而出,能將自少的繪畫興趣變成專業,更達到國際競爭水平,實在是一件很夢幻的事。

香港漫畫家Pen So的作品富有強烈本土特色。(圖片來源:IG@penso)

香港漫畫家Pen So專訪
從日漫到迷上香港漫畫

不少人用盡人生的上半場,也弄不清楚自己的志向,仍不斷摸索,Pen So可說是幸運的一位,他坦言小時候對讀書沒甚好感,只喜歡看卡通動漫,小學三、四年級便開始接觸畫畫,小學生已是個小創作人,他表示:「 見我哥哥繪畫很漂亮,我看完卡通片後,便很想創作不同的角色人物,互相打打殺殺,製成一本圖集,有封面、內文、預告,那時候我不著重畫出靚的公仔,而著重故事性。」最初因喜歡日本漫畫連環圖,從畫一格格的漫畫開始,後來因一套香港電影《風雲》,讓他對港漫著迷,「那時上映《風雲》,覺得特技很厲害,發現是漫畫改篇的,覺得寫實風格很漂亮,便由畫日漫風格轉為鑽研港漫的真實風。」

(圖片來源:由Pen So提供)

黑白線條自成一格

修讀設計出身的Pen So,從一名設計師轉為全職漫畫家,因有設計的功底,他每次創作都特別注重概念,「做任何事都要有design concept,做任何事都要有原因。」當大家都好奇,為什麼他的畫作全部選用黑白色表達,一看便反映出強烈的個人風格,他這樣解釋:「 先說概念,大家看到的世界,很多時都色彩繽紛,我發覺很多顏色,會阻礙了我們去看一個畫面的線條與立體感,如選用黑白色,可呈現出這世界的真實線條及立體感,更強烈地表達出來。」

(圖片來源:IG@penso)

漫畫家Pen So愛採用黑白色,同時也與他的成長背景有關連,因他一開始接觸的漫畫是黑白色,很順理成章以黑白來創作,他更豪言他的情意結:「在我心目中,畫得一種,就是漫畫,而漫畫就是黑白色。」第二是他很喜歡舊香港,會參考一些舊相片來構思創作,「我腦海中的舊香港也是黑白色的,小時候也會看粵語長片,而我早期的創作也圍繞舊香港,沒有想過用其他色,黑白帶有一種味道。」即使小時候上美術堂,Pen So曾接觸過各種顏料,但他最喜歡還是用墨水筆來畫畫,「 現時我用的是最傳統的鋼筆,需要點墨水,也會用科學毛筆,做出有texture的效果。」

(圖片來源:IG@penso)

將香港舊景物翻天覆地

欣賞藝術,可從不同的層次感受,首先,我們會被眼前的視覺效果沖擊,畫面構圖、線條、色調、氛圍等,都會帶給觀賞者最直接的情緒反應,是開揚或是陰沉,是歡樂或是悲傷等等,然後,再留心細節、畫作的題材,更會讓讀者反思畫作與自身、環境、社會的關連。漫畫家Pen So的創作,以大量香港城市面貌、建築物為主題,且不只是寫實風格,更加入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所以會出現像科幻電影的建築、頹垣敗瓦、景物像移動城堡等的場景,他本身也特別喜歡觀看景物:「我的創作也以景物行先,想令讀者更易投入所置身的空間,而香港的舊建築如唐樓,從畫畫的角度來看,有很多detail位可描畫,如在街上寫生,你在中環看看一棟棟玻璃商業大廈,沒有什麼感情,沒有甚麼好畫,但如果走到舊區的唐樓,可看到有人晾衫、外面掛著棉被,又會令人猜想屋內住了多少人?很容易讓人幻想它的故事。」

(圖片來源:IG@penso)

(圖片來源:IG@penso)

「不要太綣戀舊事,需往前行!」

擅長以舊景物抒情,也是Pen So的拿手好戲,「小時候也會經常幻想是否可以回到過去,總覺得以前的時代特別開心、有趣!」在他眼中,看到粵語長片的舊街市,好像比現代化後乾淨整潔的室內街市更漂亮。現時他的作品,特別讓人有共鳴的原因,是因為不只是在追求繪畫技巧的層次,更重要是,當中能帶出的情懷及訊息,「創作的開頭,都想以紀錄為主,後來也會加入更多概念,像《回憶見》,表面上是在紀錄前幾年的香港,背後的深層意思是,大家不要太綣戀舊事,需往前行,不要害怕不安的未來,在念舊與紀錄之餘,加入更多的概念。」

(圖片來源:IG@penso)

奪日本國際漫畫獎銀獎

Pen So從事創作多年,早前揚威海外,憑《回憶見》奪得了第十六屆日本國際漫畫獎銀獎,這個被漫畫被譽為「奧斯卡」級別的獎項,令他的名字一夜被廣傳。Pen So分享了他的一段小故事,多年前他在灣仔綠屋(已改建),見證過一次日本國際漫畫獎的頒獎禮,當時看到其他香港漫畫家得獎,心想如果將來自己有機會便好了,萬萬估不到,dream big從來不是不可能,他終夢想成真: 「收到消息很開心,當初沒有想過會得獎,香港都已有很多對手,還要對海外的。」可是,得獎後,也會形成無形壓力,他同時在慢慢消化:「得獎後有人會對你說,期待你下一個作品,內心也會想下一部必然很重要,相比以往好像更自由,想做什麼就什麼,而現在好像加了一份責任。」所謂能力愈大責任愈大,相信Pen So日後也有更高的能力去突破自己,不斷精進。

(圖片來源:IG@penso)

(圖片來源:IG@penso)

「香港都市傳說」黑白奇譚怪異題材

於香港一直堅持創作,實在不容易,他的最終夢想是能做到將漫畫影視化,「 我創作的目標是,希望我的作品令人有共鳴,再極致一些,是可以提醒、啓發到別人,大家的理念一致。」Pen So其中一個「香港都市傳說」系列,大受歡迎,因他將漫畫從平面化成動態形象,小試牛刀的製成一些短video上載社交平台,令人充滿新鮮感,而且他一手包辦剪接、加音效等後期製作,相當用心,而且以都市靈異鬼怪為題材,引人入勝!

(圖片來源:IG@penso)

「嚇倒人是種興趣,這樣最有互動的。」

「香港都市傳說」為何出現?Pen So說得雀躍:「我很喜歡看鬼古,自少對環境很敏感,又心散,但當看電影、漫畫,我對鬼古特別投入,我喜歡被嚇倒,也喜歡玩鬼屋,當初從興趣出發,初構思會否創作到一些鬼古令其他人驚嚇呢,想很多方法,畫了一、兩個故事後,如油麻地地鐵站、新娘潭等,發現有些觀眾並未聽過這些都市傳說,我以為這是普及文化,原來也有人不知道,於是想創作更多,又可滿足我的嗜好。」

(圖片來源:IG@penso)

Pen So也很羨幕日本有《白鬼夜行》這些鬼傳說,有很多有趣、著名的鬼,於是更想研究,香港可否創作到一些怪異集題材,「在我創作的故事中,鬼古與喜劇是難度最高的,著重控制到讀者的情緒,是很難的,經常想挑戰這兩類的劇本。」Pen So也形容自己的角色,有點像一個導演:「每本作品都加入了不同的主題概念,覺得自己像導演角色,每個作品都有不concept,但用的手法、方式、元素都是類似。」

(圖片來源:IG@penso)

關心流行文化現象

做創作也需要與這城市、社會緊密互動,才不會脫節,因此Pen So也將不少流行人物及文化現象,轉化為題材之一,如有熱門電影、動漫、流行偶像、電子遊戲等,「畫這些流行文化題材的好處,是更容易與follower交流,如果只畫自己的東西,其他人未必有共鳴及溝通不到。」可見他也著重與讀者群的交流,「因創作很多時都在傳播訊息,做創作人都需要八卦,甚麼都會研究。」

(圖片來源:IG@penso)

(圖片來源:IG@penso)

最喜歡的九龍城寨

能將富有香港本地特色的作品,揚威海外,是種成就,如細心留意Pen So的畫作,也沒特別提到地方名,他表示是專登的,因當初畫畫,就是為了畫給香港人看,沒有想太多,問到他最喜歡哪一個香港地方,他幾乎沒有猶豫的回應是九龍城寨,一個給予他無限創作靈感的地方,「 我喜歡九龍城寨,雖然已拆了,小時候不知道有這地方,是在日本Play Station遊戲中才知道,入面像個迷宮,很有神秘感,外圍的建築群很有趣,我曾在比利時舉行展覽,都是展出九龍城寨的畫作,外國人說歐洲沒有這類建築,覺得很新奇。」當年Pen So已覺得即使是外國人,也對香港景物感到好奇,創作上更想守護著這種獨一無二的本土氣息,為這個城市留下一些值得回憶的足跡。

(圖片來源:IG@penso)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