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Hommes
Follow
Art Basel香港2023|香港參展藝術家鄺詠君專訪:容易受傷的藝術家
Karena Lam is On Our Cover
#FigaroExhibition 群星力撐MF X Leung Mo《See You In My Dream》展覽
#FigaroExhibition Wyman 揭曉 Figaro Exhibition 第二站!
法國五月French May專訪四位香港文藝代表
#FigaroIssue 容祖兒封面專訪|追逐歌手夢
#FigaroIssue 專訪陳漢娜Hanna與Takuro|模特情侶談愛情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Art
11.41k views

Art Basel香港2023|香港參展藝術家鄺詠君專訪:容易受傷的藝術家

Art Basel香港2023參展藝術家鄺詠君專訪|藝術家是否天生就是悲觀的?他們擁有敏銳的觀察力,來感受生活上的大小事情——創作是一種應對無常命運的方式。羅馬尼亞哲學家蕭沆(Emil Cioran)曾在著作《在絕望之巔》(On the Heights of Despair)中寫下:「美並不會為人們帶來救贖,但是它會讓我們趨於幸福。」(Beauty will not bring us salvation, but it will bring us closer to happiness.)沒有情緒的笑容,只是一些在骨頭上磨蹭的肌肉。對於藝術家而言,平靜或許就是一種幸福。

Art Basel香港2023|香港參展藝術家鄺詠君專訪:容易受傷的藝術家(圖片來源:由鄺詠君提供)

Art Basel香港2023參展藝術家鄺詠君專訪:荒誕的受傷經歷

香港藝術家鄺詠君於2021年安全口畫廊(Gallery EXIT)的個人展覽《日出|晚安》中,展出一系列交織室內與室外景觀的畫作。當時讓我留意到她的創作是一幅名為《遠雷 III》的畫作,所繪畫的是藝術家自己大腿上的瘀青。她的表現方式似是把瘀斑化作晚霞的色彩,表達一種赤裸的親密關係。藝術家解釋了創作這一幅作品的原因是跟她的受傷經歷有關:

「我跟朋友在金鐘地鐵站,看見人們如動物遷徙一般往月台的方向奔往,我提議也學著他們一起奔跑。當我跑到月台前的時候,不小心踏進了列車與月台之間的空隙。在朋友把我拉回來以後,自己已經感覺到無比的痛楚,大腿亦紅了一大片。我把瘀斑的變化拍攝下來作為記錄,而我平常也喜愛拍下天空不同的狀態,這亦是甚麼我會把《遠雷 II》及《遠雷 III》放在一起展出的原因,因為我認為它們的形狀類近。」

(圖片來源:由鄺詠君提供)

按此看:Art Basel香港2023最新資訊

首次到訪鄺詠君的工作室的時候,她為我解說從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開始到現在的創作歷程。於訪談裏她論述了自己經常會在日常中讓自己無意受傷,從而跟我娓娓道來一系列從小到大的荒誕受傷經歷:

「在小時候我曾經把多顆紅豆塞進鼻孔內,最後需要由醫生把它們清理出來。另一次是我在盪鞦韆的時候,有人把我從高處推倒在地上而弄斷了左手,需要打石膏才可以康復。還有一次我跟父親到高爾夫球場練習,突然有人往反方向揮打,然後球就擊中了我的頭部。童年時的受傷經歷則是以煙花作結的,一些大型的煙花需要以石頭固定發射的方向,但是那時候的石堆並不穩固,煙花就擊落在我的左肩膊上。中學時期都是平安無恙的。在大學的時候,除了大腿受傷的事件,我亦不小心踩在幼長的充電器上;雖然它並沒有刺穿我的腳掌,但是血斑已散遍了整個範圍——有一段時間我是行動不方便的。」

「總結來說,在我的大腿因為意外而受傷以後就開始修心養性。」

(圖片來源:由鄺詠君提供)

當受傷經歷成為了藝術

我在早期的藝術評論〈藝術家鄺詠君:死亡或許是一段相濡以沫的經歷,在恐懼之中得到無形的救贖〉中,整理了鄺詠君的不同創作時期:2008年至2011年是以一種旁觀者的角度分析社會議題及物件的生死過程的「觀察時期」、2012至2013年是以自身成長經歷及生活上的意外為主題的「透徹時期」及2014年到現今則是以交疊室內物件與室外風景的畫面來探索自我的「重曝時期」。鄺詠君於2013年的「透徹時期」舉辦了首次個人展覽《晴空亂流》,反映自身對於意外的恐懼,並以受傷的經歷創作了一系列的裝置作品。藝術家剖述了其中兩件裝置「《Dentist said my teeth had cracked》及《Doctor said I could not walk for a while》的靈感來源:

「前者是當我在籌備展覽的時候,牙齒突然傳來一陣痛楚。牙醫說我的牙齒裂開了,卻找不到其中的原因,這一次的經歷就像被雷電擊中的感覺。後者的卻更為離奇,我的風水師朋友玄明曾提醒我在那一年的五月會有一點倒楣,而意外發生的當天是五月三十一日的凌晨時分,心裏想著自己已安然渡過了五月的難關。在我準備睡覺的時候,就坐在床上懶慵地把摺疊好的衣服,從遠距離把衣服掉進衣櫃去。我卻失去了平衡,帶同睡墊整個人跌倒了在地上,櫃子的邊角撞在我脊椎右方的位置。最後在醫院躺了五天,才可以逐漸康復。及後我跟玄明聊起,他說我出院的那一天,才是這一個月的結束,因為風水是以農曆為準的。」

(圖片來源:由鄺詠君提供)

不停搔抓無常的命運

法國作家阿爾貝.卡繆(Albert Camus)曾在著作《反抗者》(The Rebel)中,解說人們在應對荒謬命運時的心情:

「滿懷關切不停搔抓的傷口,到最後反而讓人愉快。」(The wound that is scratched with such solicitude ends by giving pleasure.)

藝術家都是一位反抗者,在面對無常命運的時候,他們會先接受荒謬的存在,再以創作把它轉化為一種意義。鄺詠君論述了自己堅持創作的原因:「藝術讓我把不懂如何去表達的情緒抒發了出來。」每一位反抗者都經歷過孤獨的時刻,他們都被不幸所餵養著。藝術家擁有的是一份絕望中的希望,冀盼著傷口會有癒合的一天。

(圖片來源:由鄺詠君提供)

Art Basel香港2023(香港巴塞爾藝術展)

日期:2023年3月23日(14:00~18:00) /24日(14:00~18:00)/25日(12:00~18:00)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網站:按此  購買門票:按此

按此看:Art Basel香港2023日期/票價/展區/熱門展品|最新展覽與藝術家陣容!

Art Basel香港2023參展藝術家|鄺詠君作品

安全口畫廊(Gallery EXIT)

個人網頁 

Instagram:@kwongwingkwan_

參考文獻

嚴慧瑩(譯)(2017)。《反抗者》(頁26)(原作者:Albert Camus)。台灣:大塊文化。(原作出版年:1951)

Cioran, E.M. (1992). On the Heights of Despair. (I. Zarifopol-Johnston, Trans.)  (1st ed., p. 134). Chicag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Text by:林靖風 Cyrus Lamprecht

(圖片來源:由作者林靖風提供)

荒謬主義作家及TEDx講者、Central Saint Martins藝術理論及哲學系研究碩士,曾在倫敦Tate Modern及亞洲各地藝術展覽展出多媒體作品,創作主題圍繞於孤獨與存在的命題。

Instagram: @cyrus_lamprecht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