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Hommes
Follow
畢明專欄:《Perfect Days新活日常》完美,是否有點太甜?
Karena Lam is On Our Cover
#FigaroExhibition 群星力撐MF X Leung Mo《See You In My Dream》展覽
#FigaroExhibition Wyman 揭曉 Figaro Exhibition 第二站!
法國五月French May專訪四位香港文藝代表
#FigaroIssue 容祖兒封面專訪|追逐歌手夢
#FigaroIssue 專訪陳漢娜Hanna與Takuro|模特情侶談愛情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Art
5.26k views

畢明專欄:《Perfect Days新活日常》完美,是否有點太甜?

25.03.2024

從小我也喜歡看葉縫中漏出來的陽光。樹葉在陽光中被風吹動,一片片在樹梢反光,閃爍如海上磷光我也愛看,更邀請家中那位一同呆望。那光景,是活的。卻不知前者原來有個日本名字,叫「木漏れ日」(komorebi)。

有了名字,就有儀式感,就浪漫了。

(圖片來源:《新活日常》劇照)

Wim Wenders的《Perfect Days》(港譯《新活日常》,台灣叫《我的完美日常》),非常文青,安靜,懷舊,自得,充滿儀式感,與其說是清潔職人、不如說是清潔僧人,在修他的道之故事。非常浪漫。

如禪如道,無欲無求,生活是簡單的,歲月是靜好的。平山先生每天清晨起床,都行禮如儀,梳洗剃鬚,照顧盆栽,穿上工衣,袋好零錢,出門。看看天,感受一下溫度和天地,像對世界說聲早晨;買一罐投幣咖啡,開車,聽音樂,還是卡式帶。馬路、鬧市,還是安靜的。

(圖片來源:《新活日常》劇照)

他到東京各個公廁清潔,一絲不苟地、篤定地,近乎虔誠。每一處都光潔如新,一塵不染,就是他的尊嚴所在。他那年輕同事的馬虎草率,對照他的認真仔細,是可以Hea做的,但他的態度是對工作和自己的尊重,沒有其他,也不需要其他。

午飯時間,到神社看看老樹,吃份三文治,拿出菲林相機拍樹梢葉縫的光影漫妙瞬間。下班了,回家,上澡堂,到同一間小店吃飯。臨睡前閱讀,又一天。有某種契合自然的美。

(圖片來源:《新活日常》劇照)

第二天一模一樣的過,一模一樣的虔誠清潔,一模一樣的拍下樹梢光影,一模一樣的活在自己的世界,自己的當下。寡言,觀察,八風吹不動。日常裡有什麼突發,可以。照顧走失的小孩,被他媽媽嫌棄,同事需要幫忙,可以調整改變,儀式稍緩,心態不變,和諧不改,他的日常是上善活水,不是刻板死水。又不是強迫症。

周末休假,到同一間洗衣店,同一間二手書店,同一間曬相舖,同一間餐廳,周而復始。活在自己世界,但不是孤島。又或者是活孤島,不是荒島,平行時空一樣,東京是東京,我是我,又與東京同在。正如「現在是現在,下次是下次」,享受每個簡單的當下。

(圖片來源:《新活日常》劇照)

單身獨活,一個人都可以盡興,陪伴他的有六、七十年代的英美搖滾樂,The Velvet Underground、the Kinks、Otis Redding、Patti Smith、Nina Simone、Lou Reed等,路上、家裡,feeling good、Redondo Beach、House of the rising sun、perfect day,挾一眾音樂圖騰,殿堂文化符號,Wim Wenders是多麼的屈機。

熟練的導演知道,這樣成立了平山先生的生活儀式之後,不足夠就這樣撐兩個小時,於是加入了變數。姨甥女的突然出現、餐廳老闆娘有訪客,前者令他背景肌理更立體,後者令他的情緒更立體,完美日常更豐富了。

(圖片來源:《新活日常》劇照)

姨甥女離家出走找舅舅,讓我們看見他來接女兒的妹妹,有司機的,看來家中是富裕的,說明了平山先生的生活,不是被動,不是生活迫人,是一種選擇。職業無分貴賤,他選擇了安於一個勞動者的尊嚴與自得。

餐廳老闆娘突然有訪客(原來是三蒲友和),平山先生對老闆娘的感情是曖昧的,有點顏色,但留了白。二人河邊萍水相逢,橫來是生命無常的消息,便一起喝酒,一起重拾孩童趣味玩小孩的「踩影遊戲」。活好每一個當下,活好每一次偶然。

(圖片來源:《新活日常》劇照)

一切的恆常,和偶有的變化,看似重複,但每個當下,都專注、都自得、都有情。安靜是情、留白是情、歌中有情、書中有情,這境界,是蘇軾說的「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 則物與我皆無盡」。

每一個komorebi的瞬間都不一樣,正如流水每一秒的狀態都不相同,陽光曬在臉上的感覺每次都有別,書本文字的溫度也意隨心變。

《Perfect Days》是Wim Wenders版的莊子「道在尿溺」,善惡在卑微裡無差別存在,美醜亦一樣。本片因「東京公廁計劃」而誕生,始於2020東京奧運,安藤忠雄、隈研吾等建築大師,在澀谷打造了17間注重設計美學的公廁,顛覆大眾對公廁骯髒可厭的形象,也望在奧運時突顯東京的待客精神。計劃發起人是Uniqlo集團的二公子、執行董事柳井康治,原本想為這些廁所拍攝4 條短片和攝影集,團隊找上了溫德斯,導演卻說:拍部長篇電影吧!日本有這樣的企業家,出色滋養著日本的軟實力,比盛事更盛事,有深度、里程,也具國際性。

(圖片來源:《新活日常》劇照)

這種職人精神,主角可以是超市收銀、或者豬肉佬、甚或銀行出納員,如果你讀過村上春樹和久石讓的生活作息,其實也是差不多規律和行禮如儀,只是職業比較接近勞動基層,那種樸實無塵之安然,公廁變成「和平與尊嚴的小聖殿」,感覺便更強烈,更浪漫了。

有時會嫌這個完美日常也締造得太甜,太浪漫。一切都那麼屈機了、美化了,主角還要是《失樂園》的情欲男神役所廣司:「唯一接近死亡的感覺﹐是和女性同時射精到達高潮之後。那一瞬間﹐在急速襲來的失落感同時﹐全身萎困﹐喪失對現世的一切欲望與執著」。從那個瞬間來到現在這個瞬間,樸素的立地成佛之人。如果洗屎坑的是竹中直人、是林雪一類演員,才是真正的樸素吧。當然,那是紀錄片,不浪漫了。

(圖片來源:《新活日常》劇照)

(潘源良說頂唔順平山先生執垃圾時沒有戴手套和清潔時沒有口罩(me too),我也頂唔順他那件一定彈到成身屎尿的工衣,下班後掛回家中不換不洗連穿幾日,算啦,浪漫嘛,不要看得那麼細)

平山在送走姨甥女、與妹妹道別時痛哭,看了有點不以為然。既安然遁世,離開rat race,活在自己的泡沫與世無爭,又爆喊?(最多是微泣吧)你不是很禪的嗎?有點違和的高級cliché了。

(圖片來源:《新活日常》劇照)

反而他看見那位有點神志不清的露宿者,也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與現實世界其他人不相通,眼神中飄過一抹物傷其類,餘韻無窮。

F說從來不喜歡無目的、節奏慢的電影,但本片她大愛。其實她看懂了。不是關於快、慢,是關於當下,每一個時刻,你進入了,就不覺、沒有了快慢觀念的。日出、日落、風輕吹過髮端、陽光在肌膚上漫遊,去感受,是關於存在,不關目的。

哲人說,智慧是不必因驚天動地的大事而興奮,是懂欣賞尋常小事而歡喜。

(圖片來源:《新活日常》劇照)

或者日本人也需要遁入自己的泡沫忘記世界的憂患,過去幾十年的經濟低迷何必面對,《Financial Times》近日才報導 “Japan’s standard of living has fallen to last among G7 countries”,GDP負增長、人口老化,就繼續做個老文青吧。役所廣司在最後一個長鏡頭,浪花淘盡人生,盡顯康城影帝的功架。

「我們的尊嚴不值多少錢,但他卻是我們真正擁有的。他是我們最後的一寸領地,在那一寸領土裏,我們是自由的。」就浪漫到盡,甜到盡吧。

只要你願意,英國詩人William Blake就在: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