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專訪香港畫家 Siuman Lo|電繪年代,有人依舊堅持用鉛筆和木顏色創作?
Tyson Yoshi is on our Digital Cover
#Figaroart 現代詩人Wyman 帶你遊歷V&A博物館尋找浪漫
#FigaroTalk 專訪Sabrina張蔓莎 《刹那的》
Anson Kong x McLaren
#FigroTalk 專訪Ian陳卓賢 《留一天與你喘息》
#FigaroTalk 專訪Anson Lo 盧瀚霆《Mr. Stranger》什麼是他的首要揀偶條件?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Art
9.07k views

專訪香港畫家 Siuman Lo|電繪年代,有人依舊堅持用鉛筆和木顏色創作?

21.01.2022

廿一世紀,踏入水瓶時代,藝術與科學交織成為大趨勢,彷彿每件現代藝術作品也離不開科技加持。儘管如此,依然有人堅持用木顏色和鉛筆,以多變的筆觸、力度和各種細節,一筆一劃勾勒出心中所想,畫出一幅幅天馬行空之餘又貼地的作品。從不起稿,隨心所欲的作畫方式讓手繪作品更添一份「人味」,到底為何畫家Siuman Lo 執意要用木顏色手繪,回歸最原始的作畫方式?

專訪香港畫家 Siuman Lo(圖片來源:IG @siumanjez)

畫家Siuman Lo,電繪年代依舊堅持用鉛筆和木顏色?

初次認識 Siuman Lo,是在 “Common Area” 的藝術展,當下除了被具強烈色彩主義的作品吸引外,最感特別的便是作者 Bio的 Corner 中,放置一瓶用得七七八八的木顏色筆,細閲之下才發現那是她作畫時用剩下的。不禁好奇,背後花了多少時間心力才能用光接近百枝的顏色筆?為何這個人人都愛電繪的年代,Siuman偏要逆行,重回木顏色時代?

(圖片來源:受訪者授權圖片)

「我喜歡紙和木顏色那種單純又原始的感覺,喜歡它們的直接便利,平易近人,喜歡它們互相觸碰時的聲音和力度,還有紙張和木材的氣味……更享受刨木屑的感覺,喜歡那種緩慢與細節,令我可以更有耐性而集中地創作。我逛文具店會找奇怪有趣的鉛筆刨,也習慣用玻璃瓶儲起用剩的木顏色,感覺就好像五顏六色的糖果一樣令我覺得好開心。」 Siuman Lo説。

(圖片來源:IG @commonareahongkong)

除了愛木顏色的觸感外,更愛木顏色所帶來的溫度。她説:

「木顏色一直陪伴我去表達每一種感受,無論喜與樂,憂傷與憤怒,都像是我最真誠又熟悉的朋友。」

(圖片來源:IG @siumanjez)

其實不少人對木顏色依舊帶種孩子氣的感覺,但實際上木顏色難以駕馭,必需好好琢磨才能畫出精緻感,如果一下子用錯了色,並不能像電繪般輕輕一按便能重來,反而得「砍掉重練」。手繪上色除了更需要深心熟慮,還得顧及每下落筆的色彩分佈及力度,當中所融入的「人味」讓作品整體更帶溫度,彷彿從畫中能直接觸碰作者的內心世界,這同樣也是Siuman愛手繪愛色彩的原因。

(圖片來源:IG @siumanjez)

「色彩是另一種單純而強大的語言。」

帶靈魂的作品其實往往藏了作者的內心絮語,對Siuman而言,色彩就是她藏在畫中的聲音,她説:

「我想我是個不善辭令,不太懂用文字去溝通的人。色彩會是我表達自己的一種最單純而強大的語言。」

(圖片來源:IG @siumanjez)

既然不善辭令,不如就把心中的千言萬語化成色彩,透過色調的運用表達自己。Siuman説:「繪畫創作對於我來說更像是一種生活記錄,就好像人們用寫日記和拍攝照片的方式一樣,我亦希望能夠透過這種紀錄方式與人們溝通互動。加上每種色彩都包含了種種情緒與情感,充滿生命力也同時刺激著我的思維,而且每個人對於顏色的解讀都不一樣,所以它對於各人的想像空間也可以是無限的,這對我來説很有意思。」

(圖片來源:IG @siumanjez)

創作從心出發,鐘情於強烈色彩主義、Siuman建立出別樹一幟的創作風格,把自己的想法純粹地以畫作表達出來,「很多時說話和文字的直接會令我容易感到尷尬和不安,所以我習慣用繪畫和顏色來代替自己去訴説故事。這讓我在表達自己的時候會有更多的安全感與自信,可以讓我更真誠的面對自己。一直到現在,我依非常慶幸和感恩可以籍著繪畫創作來表達自己。」

(圖片來源:IG @siumanjez)

回歸原始,尋回創作初衷

Siuman Lo 的作品愛關注人與人之間「曖昧不清」的關係,將生活中的矛盾、尷尬、窘迫等愚蠢的一面展示出來,或者回歸木顏色和鉛筆的原始創作風格,某程度是想提醒自己的創作初衷。

(圖片來源:IG @siumanjez)

Siuman説:

「我想回歸到最原始的童心,提醒人們必需保存著一種真善美,一種最單純的初心。可以對我們的大自然和動物更多一些憐愛和尊重。學會感恩和珍惜宇宙萬物給予我們的一切。」

人如有情,物也有情,大抵要表達這份情意結,用上手繪形式更能表現得淋漓盡致。

(圖片來源:IG @siumanjez)

以童趣作品回應荒謬社會

不過除了回歸初衷外,Siuman Lo選擇用上強烈色彩,配以童趣風格的原因,正正是她希望借這種輕鬆畫風回應荒謬社會。她借用了世界喜劇大師「差理.卓別靈」一句名言:

「近看人生是一齣悲劇,遠觀人生則成了喜劇。」(Life is a tragedy when seen in close-up, but a comedy in long-shot. )

(圖片來源:IG @siumanjez)

Siuman續道:「這句話的本意就是要表達人世的荒唐,藏在喜劇背後的可能永遠是悲劇。我們面對現實每日堆積如山的大小瑣事:荒謬的、不公義的、憤怒的、焦慮的、失望的….或快樂時感恩的、振奮的、鼓舞的….所有正負面的情感情緒…應該用什麼方式去表達,溝通和互相理解?」

(圖片來源:IG @siumanjez)

如果説近看人生是一齣悲劇,遠觀則成了喜劇,倒不如將兩者融合,以童趣風格描繪灰暗世道,既然世界也是壞得不能再壞,那我們就用一個玩味的角度演好這場戲,總可以了吧?「如果你以幽默嘲弄的方式去表達事情,人們很多時會認為你不應該被認真對待。但我認為幽默的力量可以很強大,它讓我們可以更積極看待現世所有真實而殘酷的問題。我們也許應該對人生有更多的洞察和同理心。當面對生活各種荒謬和不解時,能夠學懂自嘲自娛,讓幽默令我們可以一笑置之。」

(圖片來源:IG @siumanjez)

Siuman Lo的作品中,愛探究人世黑暗面,畫中所有人臉都處於溶解狀態,不斷地流逝消失,但願真實世界的「你、我、他(她)」,能夠脱離這種混沌狀態。可惜現實是,你我都深知自己正處如混亂而荒誕的世界,比起溶解更加墮落,既然如此,倒不如在一頭栽進Siuman Lo畫中的童趣世界觀,以幽默回應無可救藥的黑暗。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