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識文斷字 勿忘初衷 | Julius Hui :設計之前,先是情感記憶
Madame Figaro 春季刊現已上架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FigaroSurprise 當你的速遞員是男友力十足的MCM... feat. Mcm莫竣名
#FigaroSecret What\\\'s in my bag Feat. Kenny Kwan
#EmpowerF 蔡思韵 Cecilia Choi
On Cover:Lucy 李元元
Art
3.76k views

識文斷字 勿忘初衷 | Julius Hui :設計之前,先是情感記憶

10.10.2019

和 Julius (許瀚文)說設計之前,我們先說到字體給我們的情感記憶。

「我們自小學寫字,到今天多用電腦字,來來去去是新細明體,也不再多手寫,就好像一個童年回憶斷裂了。設計字體,其中是想喚起人們對繁體字的回憶。」回憶不是一種虛幻或煽情的東西,而是我們本來就是憑直覺和記憶去閱讀漢字。一筆一劃的科學性和辨認性,比不上自己的記憶來得重要。

Julius 造字十年,正在設計一套新字體,他用手機展示其中已完成的「動」、「的」、「他」字等,就是一種很「活」的感覺。

在你的新字體設計中,你想呈現什麼感覺或精神?

Julius :我想展現一種手寫的感覺,讓一個字「似番」一個字,讓人讀起上來會記得:「是啊,中文字本來就應該如此生動。」以「動」字作例,我想讓它有一種流動的感覺;又或是「法治」二字,三點水有水滴的感覺,這本來是漢字的精神。而像「他」字,中間一橫很斜,為什麼不?字從來不是那麼死板。作為一個獨立設計師,我希望帶出新思維,也思考有什麼字體產品是現在市場沒有的,然後提供。

如果字體設計師分兩種-- 一種著重工藝,一種著重藝術感,你屬於哪一種?

Julius:我的設計取向傾向前者,不是造不到藝術感重的字體,但前者沒太多人做。而能被廣泛和普遍地用的字體實在太少,所以我想做一套可以給人用的內文字。

尤其在一個中文字的架構裡,一筆一劃的設計以至怎樣延伸,完全影響我們能否辨認它。曾流行設計將一個字的結構撐得好爆好闊,那不是不行,但不符合我們閱讀中文字的觀感--中文字的特點是每個字有自己獨特的造型,當我們想起一個字,腦中會浮現大概的形狀,而我們從來是憑輪廓、外形去認一個字,所以一筆一劃的比例、哪部分需要闊哪部分需要窄,就是漢字本來的美感所在。在科學性之外,我亦想讓看的人重拾「直覺閱讀」,掃一眼,你不單知道是什麼字,也從其精彩的形態感受到靈性。

字體反映時代精神,時代氣氛也影響字體設計,現在的時代需要怎樣的字體?

Julius :以 Adonian (陳濬人)在重新設計的北魏字體來比喻,它從前是刻在⽯碑上的,筆勁很強,到清代辛亥革命時期被用於彰顯一種反叛精神,再到後來香港百業興旺,區建公先生則以此為不同品牌爭取目光,繼而到今天,我們身為香港人彷彿迷失了身份,所以 Adonian 將北魏現代化,便能再次發揮作用,可見每一時期,北魏都在演變過程中配合了該時代的需求,而更重要的是,寫得一手好字的師父漸老,叫人學習書法亦不切實際,只有將這些字體變成電腦字,讓大家都能廣泛使用,才可將我們珍惜的字體重新連接到現代生活。

今天我們是一個尊重個人,甚至是追求民主自由的社會,字體亦應該反映這種精神,所以在我設計的字體中,希望能使字組合起上來好看之餘,也能彰顯每個字的優點和性格 – 大小統一,但每個字有其個性,既獨立又在一起。這亦是從前漢字書法的靈魂所在。讀下去,會感覺空氣在其中,是會呼吸、有跳躍感的字體。

為什麼我們要不斷現代化字體,創造新的字體?

Julius :先在設計工具層面來說,就新細明體作例子,它的植字原貌其實「厚身多肉」,是一套很優美的字體。後來一間台灣廠偷了其字稿,妄顧印刷工具,竟就直接用作電腦印刷。兩種印刷工具不同,本來就不能直接取用,於是乎當做成電腦字,便好像只得骨而沒有肉之感,看上去一點不美。現代化一個很實際的原因,是印刷工具不同了,同一個工藝,搬到今天的狀況,便要有相應的改動--面對高像素的電腦印刷,若然想出來的效果不要那麼死,一筆一劃的設計其實比想像中要圓潤。

另一個重要原因則是,好多幾十年前的字體,其實已反映不到今天我們注重的是什麼精神,或是今個時代的面貌。字體反映一個文化的美好一面,意義超越本來的功能性,而繁體字是千年蒸餾出來的文化,背後記住了一個民族的特性,它也是一個民族的共同記憶,是人們生活之間最真實、流動的情感。保留並不斷現代化字體,就是要不斷強調一種約定俗成的文化和人民特質。無論幾多年後,老土一點講,它是祖先給你的回憶。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