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Hommes
Follow
2024 三月號封面訪問Cindy Chao:逆流而生的藝術珠寶家
Karena Lam is On Our Cover
#FigaroExhibition 群星力撐MF X Leung Mo《See You In My Dream》展覽
#FigaroExhibition Wyman 揭曉 Figaro Exhibition 第二站!
法國五月French May專訪四位香港文藝代表
#FigaroIssue 容祖兒封面專訪|追逐歌手夢
#FigaroIssue 專訪陳漢娜Hanna與Takuro|模特情侶談愛情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1.45k views

2024 三月號封面訪問Cindy Chao:逆流而生的藝術珠寶家

03.04.2024

世上大部分的人,都愛順流而生,因為活得輕鬆、容易,逆流而上太艱辛了,實在不化算。只是別人都忘了,要尋找最乾淨的水源,必是逆流。在珠寶藝術家Cindy Chao身上體現的,是那種「志不求易者成,事不避難者進」的精神,她製作一件藝術珠寶,往往得耗上過萬小時,對工藝的錘煉達到極致;而她的作品,屢次創下拍賣會紀錄、同時被國際三大知名博物館收藏,成績斐然。然而在Cindy Chao追求夢想的路途上,仍有過絆絆磕磕的旅程,她成功的一大原因,是「不避難」。

珠寶藝術家Cindy Chao(圖片來源:Cindy Chao)

來自祖父輩的薰陶

出身藝術世家的Cindy Chao,其祖父是一名建築師,父親則是雕塑家,而她則自小耳濡目染,有着一個藝術家的靈魂,形成Cindy Chao既有建築師的美學及思維頭腦,同時擁雕塑家的巧手。不過最特別的是,她有一個「dream big」的決心,因此她在大學畢業後,在母親的鼓勵下決定投入珠寶領域,隻身到美國紐約學習寶石學與珠寶藝術,從O到1,走進珠寶及寶石行業。打了基礎之後,就在2004年,Cindy Chao決定展開夢想藍圖,創立了CINDY CHAO The ArtJewel,並致力創造出具「建築感、雕塑性、生命力」的藝術珠寶。

創立品牌的過程可謂是風急浪高,Cindy Chao亦非別人眼中的天之嬌女、有燒不盡的金錢。事實是,她既沒有認識富裕的收藏家,而資金亦是相當緊絀,當年就只有和兩名員工擠在家中客廳的工作室,伴她一同打天下。在創立品牌的首6年,就如在寒冬中成長的蝴蝶,經歷漫長的蛹期,然而抱着對藝術珠寶的熱愛,她熬過了漫長的6年寒冬完成羽化,迎來了CINDY CHAO The ArtJewel 的第一個春天。

2008年,Cindy Chao 推出首個「年度蝴蝶系列」及「Black Label Masterpiece 大師系列」,首推的一枚「紅寶石側飛蝴蝶」胸針,正描繪了一隻破繭而出,並準備起飛的蝴蝶,可見她對未來抱有展翅高飛的希冀及企圖心。

翌年,她創作的第2件年度蝴蝶作品 —「皇家蝴蝶胸針」,於2010年被美國史密森尼國家自然歷史博物館(Smithsonian 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永久典藏,成為該博物館創立 170年來收藏的首件由華人珠寶藝術家創作的當代珠實作品。

這對 Cindy Chao 來說,無疑是一大肯定,而「年度蝴蝶系列」亦開始備受追捧,成為藝術珠寶收藏界的夢幻逸品,可見這隻美麗蝴蝶的威力。Cindy Chao稱:「每雙年度蝴蝶皆象微着我身為藝術家的不斷蜕戀,以及品牌在工藝與創意的持續挑戰與精進。」有了這份肯定,她的作品開始受到收藏家的愛戴,讓她的作品能在拍賣會場上屢創佳績,當中包括在 2013年,她為香港蘇富比40 周年紀念拍賣會創作的緬甸無燒紅寶石緞帶戒指,最終以 2,980萬港元成交,同時創下亞洲當代藝術珠寶新紀錄。

同時,Cindy Chao亦成了華人之光,在藝術珠寶的國際舞台上,她比寶石還要閃耀。於2021年,她成為第一位榮獲《法國藝術與文化騎士》勳銜的亞洲珠寶藝術家,除了是一種融合建築與雕塑的珠寶藝術成就上的認可,更對在束西方藝術文化交流上做出的貢獻進行表彰。去年,她又獲國際拍賣行蘇富比選為進駐亞洲50周年慶賀活動之女性藝術家代表。當大家以為她已臻藝術巔峰,誰料去年9月,她接受法國巴黎高級珠寶學院的邀請,擔任指導蠟雕教學,為學生傳授歐洲傳統工藝與當代美學相融合的藝術表現技法,並在羅浮宮展出學生的蠟雕作品。成功者眾多,能有傳承的無私精神,才更難能可貴。

2021年Cindy Chao獲得法國文化部頒發文學與藝術騎士勳章(圖片來源:Cindy Chao)

MF:Madame FIGARO Hong Kong
CC:Cindy Chao

20年的起伏浪潮

來到2024年,Cindy Chao正好經歷了20年的創作期,《Madame Figaro》香港亦有幸越洋邀請這位出色的時代女性跟我們展開一場真誠對話。

MF:知道你的祖⽗及⽗親對你影響深遠,他倆有什麼思想、理念或是智慧留下來給你,⾄今仍影響着你的創作?

CC:於我而言,創造藝術珠寶是延續家族的傳統。我的外祖父是建築師,他設計台灣乃至日本及東南亞各地上百座廟宇,諸多作品現今皆列為歷史古蹟,從小耳濡目染之下,觀察建築物每一角度的一磚一瓦,與每一寸細節與設計,進而培養出對建築的熱愛以及對360度立體空間的掌握。

我的父親則是雕塑家,自小就看着父親赤手為離像刻入溫度與生命力,啟發創意宇宙的無遠弗界。我也是父親的第一位學生,父親對於創作的理念,深刻影響了我後來的球寶創作。他曾對我說:「一名優秀的雕刻家、一定擁有非常卓越的觀察力。」在父親身旁,我學會以立體思維觀察世間萬物,捕捉生命動靜細微之處,也造就我的藝術球實創作之中所呈現的生動有機的立體感。

Cindy Chao珍藏的外祖父建築手稿(圖片來源:Cindy Chao)

MF:你喜歡從自然界中取材,當中蝴蝶讓你的創作路邁向光明。自然界中萬物芸芸,為何獨鍾情於蝴蝶,讓牠成為年度必創作的系列呢?

CC:年度蝴蝶對於我而言,一直都有很特別的意義。我堅持將所有藝術創想與工藝探索最先應用於年度蝴蝶的創作中,它記錄着我在藝術探索上每一個毫不妥協的瞬間,也體現着我的人生旅途中每一次成長與蜕變,更是我內心世界最真實的投射。可以說,年度蝴蝶,是我生命歷程的凝煉。

品牌 2004年創立於我家客廳,前5年的時間,我有理想、有想法,但是現實不允許我去發揮。但那個時候我寂寂無名,沒有資源、人脈,我說想做真正的藝術珠寶創作,這在市場上是非常少見的,市場沒有準備,環境不允許我不做商業考慮,所以根本看不到未來。我經常是專心創作完一件作品,找到藏家收藏後才能開啟下一件作品的創作。在最艱雞的時刻,2008年我抱持着「這可能是我最後一件作品」的心情,完成了紅寶石側飛蝴蝶這件作品,這隻蝴蝶是側飛的,彷彿剛剛從蝶蛹中破蛹而出,正舒展着雙翼,蓄勢待發。沒想到這件作品真的帶着我高飛,一路飛到了巴黎,在歐洲大放異彩,也開啟了年度蝴蝶這個重要的藏品系列。

我覺得自己就像這隻蝴蝶一樣,想要展翅高飛。蝴蝶的生命始於不起眼的毛毛蟲,在生命的階段中結繭螯伏,最後破繭而出,終而羽化成蝶、翩然展翅。這樣短暫卻絢爛的一生,就經歷了好幾次的自我突破、自我超越與蜕變。這種生命的轉化啟發着我,人類與蝴蝶的生命一樣,縱使短暫脆弱,也要不斷蜕變、超越,終將活得燦爛精彩。

2008年大師系列紅寶石側飛蝴蝶 (現為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館藏)(圖片來源:Cindy Cho)

MF:你是如何界定Art Jewel的?在你來說,怎樣的珠寶才稱得上藝術?

CC:對我而言,藝術,是藝術家透過作品傳達他內心獨特的語言跟情緒。我的創作像是在挖搖我內心深處的世界,那個世界我或許無法跟別人口述,但是我會把我所有的感情、情緒完全投入在作品中。所以藝術珠寶作為一種藝術表達形式,能打動人心,而且其藝術性不會隨時間改變而消逝。

藝術珠寶有着超越商業量產高級珠寶的美學價值、思想價值和哲學價值。藝術家以超越時代的前瞻性,重新定義時代風格;摒棄傳統的革命精神,不惜一切代價尋求突破。愈加稀有的頂級寶石礦藏、獨一無二的藝術價值、藝術家未來無限的成長潛力,構成了其無可估量的收藏潛力。所以,一件珠寶能被稱為藝術品,必得有前瞻性、原創性、革命性、收藏價值,以及打動人心的力量。

(圖片來源:Cindy Chao)

MF:第一次接觸蠟雕這種18世紀的古老技術是什麼時候?為何對這種工藝如此着迷?

CC:從小在雕塑家父親身邊觀摩學習,學到了雕塑的手藝,因此將蠟雕這項歐洲王室珠寶工藝應用在我的珠寶創作中,也是我對家族藝術的傳承。一般的珠寶創作通常是先從2D的平面繪圖開始,但由於我想在作品中呈現強烈的立體感與雕塑感,唯有透過蠟雕工藝,將我腦海中想像出的形態雕塑成1:1的蠟雕模型,才能讓歐洲的工匠了解我想要在作品中呈現出的立體線條與空間感,因此我的創作步驟是從蠟雕起始的。

(圖片來源:Cindy Chao)

MF:忙於創作的你,為什麼當初會答應受邀出任法國巴黎高級珠寶學院(La Haute Ecolede Joaillerie)的講師?

CC:珠寶歷史學家和巴黎高級珠寶學院的教授Michele Heuze去年邀請我訪問了學校,對於Haute Ecole de Joaillerie將珠寶製作過程的每個學科和功能進行精細劃分,我感到非常驚喜。學生們非常專注於他們自己的領域。

因此,我接受了舉辦蠟雕工作坊的邀請。由於工作坊時間只有5天,短時間內很難快速讓學生大幅度提高技術。因此,我在工作坊的第一天對學生說:「我來這裏並不是要教你們如何雕刻,而是與你們分享我的觀點,我如何看待和觀察世界,以及我認為蠟雕的本質是什麼。希望我的雕塑家思維方式能夠激發你們的靈感。」

我為他們設定了一個共同的目標,希望在這短短的一周工作坊中,他們能夠共同創作一尊大型的蠟雕雕塑,需要團隊合作和協作。過程中我發現自己也被學生深受啟發,看到他們對創作的熱情,也喚起了我曾經的那股屬於年輕時對於學習的熱血與熱情。在這個時代,能找到一群願意全身心投入學習一項傳統而古老工藝的年輕人,是非常難得的。他們對所學的技藝,充滿一種自信與自豪感,我見證了工匠精神和創作者的真正熱情。

(圖片來源:Cindy Chao)

MF:CINDY CHAO The Art Jewel來到20周年了,2024年對你來說是一大里程碑,有什麼計劃去紀念這美好的一年?

CC:今年我將推出「20周年系列」藝術珠寶作品,向藏家呈現我20年來的創作精髓以及工藝超越,與此同時我們也正策劃一系列的全球巡迴展覽,希望讓更多人鑑賞到藝術珠寶之美,並看見Cindy Chao創作之路的避去、現在與未來。

我一直很喜歡吳冠中老師的一句話:「一個好的藝術家應該是專家鼓掌,百姓點頭。」在品牌慶賀20周年之際,我非常很好奇、也很期待,在100年之後,這個世界會如何評價CINDY CHAO這個品牌。

(圖片來源:Cindy Chao)

MF:你認為女性身份對你的事業有沒有帶來正面影響?

CC:不論性別,在珠寶藝術的創作路上都是充滿荆棘和挑戰。作為女性創作者,近來樂見東西方皆有許多新興女性藝術家崛起,可見當代已經進入女性藝術的新境界,女性創作者擁有無窮的發展空間與機會。

(圖片來源:Cindy Chao)

MF:你給年輕女性創業家的建議又是什麼?

CC:在創業的道路上,要相信自己,並且大膽地去開創,無論是經歷低谷、失敗,只要是在自己認為正確的道路上堅持下去、永不妥協。當你一關一關的克眼因難,你就可以變成更強大的巨人。

(圖片來源:Cindy Chao)

MF:知道你亦是一位母親身份,要兼顧好母親角色以及品牌經營者的角色從來不易。你如何力求當好母親這個角色?

CC:2004年我創立品牌時,我不僅是個創業者、創作者,也是一名單親母親。我當時一邊扶養兒子,一邊忙於品牌的經營奧創作,蠟燭兩頭燒,我經常要去努力在這兩種不同角色之問耀到平衡。當我的兒子 Jasper 9歲時,我做了一個非常艱難的決定,我決定把Jasper送到瑞士的寄宿學校,讓他受到最好的教育和照顧,同時,我也可以更專注地去追求我的藝術夢想。

2021年底我在巴黎接受法國政府頒發的麥術與文學騎士勳章時,我邀請Jasper 全程參與,並在旁擔任我的法文即時翻譯。雖然他是在場分享我的榮耀與成就,但他不知道的是—其實他才是我最大的成就與驕傲。Jasper後來也常開玩笑說自己是「Cindy Chao 的第二個兒子」— 因為大兒子是CINDY CHAO這個品牌。最艱難的時刻已經撐過,很開心如今我所深爱的「兩個兒子」都已經逐漸成長苗壯了。

MF:最後,能分享一句你的人生哲言嗎?

CC:有一句話,我不僅經常對自己說,也常分享給我的工作夥伴:「相信相信的力量。」一股人往往因為「看見」才「相信」,Seeing is believing;然而有勇氣的人,則先有信念,且強烈相信自己的信念,歷經不斷朝着信念努力的過程,最終達成美好的結果:因為相信,所以看見。

2023 Black Label Masterpiece 大師系列塞納河春色手鐲(圖片來源:Cindy Chao)

堅持蠟雕藝術

從創立CINDY CHAO The Art Jewel開始,Cindy Chao均視每件高級珠寶作品為一件微型雕塑藝術。她堅持使用手工蠟雕技術(cire perdue),這種古老的工藝源於18世紀歐洲王室,當時是高級珠寶製作的重要工藝,在法國珠寶史上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由於對手工技藝與藝術審美有着極高的要求,蠟雕工藝在歷史的傳承中逐漸受到發展限制,現時能掌握珠寶蠟雕技藝的藝術家更是罕見,Cindy Chao則是少有可親自蠟雕的珠寶藝術家。

透過蠟雕技術,藝術家得先製作出一比一的作品模型,之後才進行鑄模與鑲嵌的工作。製作蠟雕的好處是,它能讓每件成品顯得更為細緻,更能展現多重維度,加強立體性。透過這項傳統工藝,每顆寶石的位置都可在蠟上精確計算,讓每個寶石的筆觸能相應放置並進行鑲嵌。就是這份堅持,讓Cindy Chao筆下的一花一草、蝴蝶與蜻蜓,均能栩栩如生,以雕塑藝術的姿態展現於人前。

蠟雕技術(圖片來源:Cindy Chao)

突破界限

除了蠟雕技術,Cindy Chao進一步挑戰藝術珠寶的工藝極限,達致精益求精,她自2016年起,便開始突破鈦珠寶製作的界限。鈦金屬是一種現代低過敏材料,以其輕盈和超高強度而聞名,因此常用於製作飛機、艦艇等。不過,由於鈦的熔點高達1,668°C,使其成為高級珠寶領域最難加工的材料之一,將世界上最堅固的金屬轉變成柔軟的輪廓和弧度,絕不簡單。

「難」並不代表不可行,Cindy Chao花大量的時間跟熟稔鈦金屬製作工藝超過15 年以上的資深歐洲師匠反覆研究,並在2012年的年度蝴蝶「重生蝴蝶胸針」中首度呈現鈦金屬工藝作品。在2016 Black Label Masterpiece 大師系列「冬葉套鍊」上,並採用到鈦金屬仿蠟鍛造工藝製作。冬葉套鍊是師匠運用重達 1.5

公斤的鐵槌,在1,688°C的恆溫狀態,以10倍於K金形塑的時間、約3,600個小時,來製作這一件作品。而工藝上最艱鉅的步驟,莫過於是師匠必須將鈦金屬鍛鑄成與雕塑的蠟模 100% 原模樣,包括作品的層次、空間、捲折、樹枝的線條與骨節呈現出來的力道,甚至得完美展現整體的美感意境與生命力的張力。

在掌握了鈦珠寶製作的工藝後,Cindy Chad的Black Label Masterpiece大師系列作品,多番運用蠟雕技術及鈦金屬,動輒花過萬小時致力於細緻的步驟,包括打蠟、雕刻、金屬鍛造和寶石鑲嵌,將每件藝術珠寶具體化。她更將鈦金屬不斷創新,秉持着「用最硬的金屬,創造最柔和的弧度」的藝術執着。最新的作品「帕米爾胸針」就展示了一種創新方法,將金屬成分比例被最大限度地降低到最低,使得整件作品的總重量僅為76g!

(圖片來源:Cindy Chao)

最新矚目之作

CINDY CHAO The Art Jewel的Black Label Masterpieces是品牌博物館等級的藝術作品,也是Cindy Chao精湛技藝的終極體現。每件作品從構思到完成至少需要1萬個小時。 該系列的特點是其創新設計和具有技術挑戰性的創作過程。 這些獨特的傑作數量有限,均經過命名、編號和日期,並每年透過受邀私人展覽和著名藝術博覽會公開一次。

2023 Black Label Masterpiece 大師系列帕米爾胸針(圖片來源:Cindy Chao)

因此,每年的Black Label Masterpiece均讓一眾珠寶收藏家萬眾期待,最新的作品便是2023 Black Label Masterpiece —「帕米爾胸針」。這個作品在多層結構中隱藏着堅固而生機蓬勃的本質,以充滿活力的形式體現了品牌一直以來以自然為靈感的創造力,同時呼應了藝術家的內在精神和堅定不移的決心。

帕米爾高原古稱「葱嶺」,乃古代絲綢之路的重要一站,東西方文化均交匯於此。而Cindy Chao始終致力於超越國界的美學視野,將東方創作精神與西方珠寶工藝結合,走在當代珠寶藝術革命的前哨站。因此在她最新的創作中,便從帕米爾高原汲取靈感,並將其與多樣化的冰川地形融合在一起,產生獨特的藝術作品。傳統珠寶設計方法是從2D圖紙開始設計,Cindy Chao卻反其道而行,直接雕刻出充滿生命力的大自然置於蠟模上,捕捉植物生長繁盛的瞬間,向自然奇觀致敬。作品整體造型猶如一株繁茂的植物,晶瑩透徹的冰川景觀巧妙地交織在山脈中。

2023 Black Label Masterpiece 大師系列帕米爾胸針(圖片來源:Cindy Chao)

Cindy Chao今次更進一步挑戰鈦金屬珠寶製作的極限,最終令作品的總重量僅為76克,精緻纖細的形狀在製作過程中具有極高難度。胸針的冠部鑲有白色、黃色和棕色鑽石。綠色的莖部和根部飾有沙弗萊石、白鑽、黃鑽、紫色藍寶石和紫色石榴石,捕捉生命的本質。無數玫瑰切割鑽石賦予作品透明度和層次感,透過光與影的互動豐富了空間結構。整件藝術品由5,786顆寶石組成,其中多達31顆鑽石重達超過1克拉,9顆鑽石重量超過3克拉,最大的鑽石重達驚人的5.26克拉

絕美的春之荳蔻

而2022 Black Label Masterpiece呈現的「春之荳蔻胸針」,以新鮮發芽的小荳蔻莢為靈感,體現了春天的活力和希望。胸針的輪廓起伏,色彩上的呈現層次豐富立體,展現三維工藝,有如鮮活的荳蔻有待發芽。

春之荳蔻胸針(圖片來源:Cindy Chao)

鑲嵌在豆莢中的閃耀鑽石球由幾顆玫瑰式切割鑽石組成,玫瑰切割鑽石採用薄切工,可讓光線穿透鑽石內部,使其極為清晰且充滿活力。 一顆碩大的祖母綠和空心鑽石球的並置,是對盛開小荳蔻莢中抽象與真實共存的優雅探索。豆莢中心的祖母綠和鑽石球由隱形鑲嵌固定。莢葉經過巧妙的鉸接,使它們能夠隨着佩戴者的運動而輕微移動,進一步為作品注入了輕盈和活力,成為藝術瑰寶。「春之荳蔻胸針」採用橢圓形凸圓面哥倫比亞祖母綠,重約 81克拉,其尺寸和品質極為罕見,實在值得收藏。

春之荳蔻胸針(圖片來源:Cindy Chao)

臻於不朽的年度蝴蝶

年度蝴蝶系列是CINDY CHAO The Art Jewel自2008年推出以來的標誌性系列,體現了該品牌的藝術性和獨創性。每一件蝴蝶作品均展現了Cindy Chao在不同時期的蛻變以及日益精進的藝術創作,而「皇家蝴蝶胸針」(2010)以及「紅寶石側飛蝴蝶胸針」(2020)被世界知名博物館收藏,這系列的作品備受收藏家追捧。當中「皇家蝴蝶胸針」更被指突破過去珠寶設計,運用鑽石原胚與別出心裁的雙面設計,足以成為21世紀珠寶藝術的代表創作,作為未來的古董。

歷年蝴蝶作品(圖片來源:Cindy Chao)

紅寶石側飛蝴蝶(圖片來源:Cindy Chao)

而第10件大師系列年度蝴蝶 —「儷影蝴蝶」亦已於去年亮相,Cindy Chao為一對相識20年的藏家夫婦特別創作,它因愛而生,蘊含着藝術家與藏家間深厚情誼。製作耗時超數萬個工時、歷經5年,最終以立體、舒展的蝶翼形成緊緊交疊、形影不離的雙蝶造型,將無邊創想融入自然生命,挑戰光影虛實之間的多重變幻。

2023 Black Label Masterpiece 儷影蝴蝶胸針(圖片來源:Cindy Chao)

有所不知,年度蝴蝶系列非每年都創作,20年來,僅有10隻年度蝴蝶問世,見證着Cindy Chao身為藝術家的不斷蛻變、超越自我的創作成長,也象徵了品牌在工藝創意上的毫不妥協與持續突破的精進之思。如今年度蝴蝶已預定至2028年,成為具有遠見卓識的藏家趨之若鶩的收藏標的。這份對極致藝術的等待,雖有點讓人望穿秋水,卻是最值得、最美麗的等待。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