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最後一集《梅艷芳》導演版上線:得到全世界擁戴卻得不到愛情的Fashion icon
Tyson Yoshi is on our Digital Cover
#Figaroart 現代詩人Wyman 帶你遊歷V&A博物館尋找浪漫
#FigaroTalk 專訪Sabrina張蔓莎 《刹那的》
Anson Kong x McLaren
#FigroTalk 專訪Ian陳卓賢 《留一天與你喘息》
#FigaroTalk 專訪Anson Lo 盧瀚霆《Mr. Stranger》什麼是他的首要揀偶條件?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4.32k views

最後一集《梅艷芳》導演版上線:得到全世界擁戴卻得不到愛情的Fashion icon

04.03.2022

最後一集導演版《梅艷芳》電影劇集日前在Disney+上線,故事講到梅姐在患癌期間,仍然併盡最後一口氣,在2003年舉行「1:99」演唱會勉勵香港人,更在生命最後日子,不惜一切踏上紅館舞台,並以一襲婚紗完成最後一次舞台演出,就算遺憾未能嫁給愛人,也要嫁給舞台嫁給歌迷。

電影《梅艷芳》和《史賓沙》(Spencer)的兩位真實的人物都是一代Fashion icon(也是 gay icon),得到世人愛戴卻偏偏得不到一個男人的愛。為什麼Queen 的命運總是那麼悲哀,我們為什麼那麼愛戴她們?戴安娜雖然一生未曾成為皇后,但在無數人心中,她早已是人民的Queen。梅艷芳也是舞台上的Queen 女王,第一次告別舞台時推出的唱片就叫《The Legend of the Pop Queen》。讓我們回看她們的愛情與人生,紀念兩位天妒的絕世紅顏。

梅艷芳嫁給舞台: 「哪個看透我夢想是平淡」

常言道天妒英才,但也許每個人分到的是一樣的,只不過得到的福份不一樣,得到多一點才華,就少一點別人的關懷;給你多一點友情,又少一點愛情,就看我們怎樣拿著這一份把自己的生命發光發熱。在香港樂壇史上前無古人(後也應該沒有來者)的梅艷芳,一生得到無數榮譽、友情,多年來關心社會的事蹟,甚至贏得了「香港的女兒」的名譽,比任何「荷蘭水蓋」更難得。可是,到她40歲離世的一刻,即使萬人送別也無法掩蓋在演唱會上孤身一人穿上婚紗的落寞。

(圖片來源:梅艷芳《裝飾的眼淚》唱片封套)

梅艷芳的藝術天分和從小就要為生計賣唱的命運,令她18歲參加新秀時就已擁有一般人不可能擁有的實力。在王丹妮主演的傳記電影中,也有提到梅姐出生後未曾見過親父;在訪問時也提及,小時候為了保護自己和姐姐,會在床邊放一支木棍防備後父。在學校裡因為歌女身份,被同事取笑和看低,中一輟學後四處奔波登台,缺乏家庭溫暖。不難想像,梅姐是多麼渴望愛情,多麼渴望生兒育女,組織屬於自己的家庭,彌補自己的遺憾。

(圖片來源:《似水流年》唱片封套)

1984年她與苗僑偉合作電視劇《香江花月夜》擦出愛火,有傳後來因為第三者,最終分手收場。翌年,梅姐認識來港開演唱會的日本男歌手近藤真彥。1985年訪問香港時,近藤與梅艷芳相識不久就問:「你很漂亮,我可以吻你嗎?」一見鍾情的二人靠電話傳情,梅姐為了男方一年飛7次東京見面,並在當地買下不動產同居。可是,近藤同時仍然與中森明菜交往,一腳踏兩船同時辜負了中日兩大天后。與近藤的的戀情雖然不了了之,但到生命的晚期,梅姐仍然表示這段異地戀是她唯一緬懷的愛。

(圖片來源:《是這樣的》唱片封套)

1984 年,梅姐與出身名門的鄒世龍拍拖,但梅艷芳的「硬頸」脾氣與鄒世龍的少爺脾氣儼如火星撞地球,二人一年後分手時,梅艷芳直言:「大家年輕,脾氣硬!」鄒世龍亦單方面宣布:「梅艷芳不要我了!」雖然二人於1989年又復合,更盛傳訂婚,可惜最後仍分手收場。1990 年,梅艷芳遇上英國大學生阿 Paul,打得火熱,三個月後甚至計劃結婚。可惜,當時阿 Paul 要回英國讀書,坦言沒有安全感的梅艷芳經常與他吵架,阿 Paul 亦不滿梅艷芳只顧應酬朋友而冷落他,最終分手,梅艷芳亦指在這段關係中,可能阿 Paul 愛她比她愛他多。多年後,她在訪問對林燕妮說:「我畢生沒有欠過男人,只欠 Paul 一個。」

(圖片來源:《一個美麗的迴響演唱會》唱片封套)

「我在尋找可依偎的胸膛 愛在何方我笑我紿終希罕」

反反覆覆,95年與趙文卓的姊弟戀完結之後,只傳出過梅姐一直暗戀劉德華的傳聞。女方對男方事事遷就(譬如2001年的Mui Music Show演音樂會中,一眾嘉賓都要唱梅姐的歌致敬,只有他唱了自己的歌),還要邀梅姐演出《愛君如夢》後把她安排成女配角後,明明心裡有氣卻只嬲在另一女角吳君如身上,就明白這一來是妒火,二來是盲目——不盲目的並不是愛。從梅姐每次都對劉華款款情深的眼神,都令人相信這段傳聞是真的(筆者心裡總嘀咕這麼有才華的女人愛上這不怎麼樣的男人)。

(圖片來源:《胭脂扣》劇照)

早近古典樂評人邵頌雄寫道:「梅艷芳對樂曲的「真」,既是其演唱感染力的來源,也是她的歌曲到現在依然耐聽的緣故。這種程度的「真」,於古典音樂界也同樣少見。」梅姐毫不掩飾她對愛情的渴望,每次唱出《情歸何處》時流露的都是最真實的心願。「哪個看透我夢想是平淡」這一句也是她心聲中的心聲。

梅姐夢想做山口百惠,告別舞台做個賢妻良母。可是她也有大姐大的霸氣、對歌迷熱情的留戀……這些也是她生命的不可或缺一部份,沒有這份豪氣她不會贏得整個娛樂圈最多的友情),但這也許影響了她與男友的發展。當然,愛情無法百份百用邏輯來make sense,只可說命運沒有為她準備好她的三浦友和,令人不勝欷歔 。

戴安娜 得到全世界人民的擁戴,卻得不到一個男人的愛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表面上,萬人愛戴戴安娜很早就找到所愛的人,結婚生子,成為Princess,看似與梅艷芳命運大不同,其實她們也是花開兩朵各表一枝:得到全世界人民的擁戴,卻得不到一個男人的愛情。兩人直今仍然得到無數人的喜愛,她們的容姿照片被各自的社會廣泛流傳,除了因為她們的時尚風采外,更因為她們展現了一種面對不幸人生不卑不亢的優雅態度。

戴安娜與查理斯王子的戀情,最初看似白馬王子與公主的戀愛故事,但世上幾何有happily ever after的美滿童話結局?1995年那個BBC偷呃拐騙出來的戴妃訪問中最著名的一句話:「三個人的婚姻,太擁擠了。我不想當皇后,但我想成為人民的女王。」,正好完美道出這個悲劇的核心。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關於這段三角戀,所有大眾都想問的問題是:卡米拉又老又醜(即使是她較年輕時),為什麼查理斯會愛她,而不是近乎完美的戴安娜?最簡單的答案是:「得不到的愛情,就是最好的愛情」。早於1973年,查理斯與卡米拉分手,卡米拉嫁給Parker Bowles,但查理斯一直對女方念念不忘,也埋下了日後婚外情的種子。

1977年,當年因姊姊Sarah Spencer與查理斯約會時,在史賓沙家族在Althorp的家打獵時,戴安娜初遇王子。當與Sarah的戀情不了了之後,查理斯發覺戴安娜「很適合當他的王妃」。注意,是「很適合當王妃」,跟「很愛戴安娜」是兩回事。因為年屆30,這位英國儲君需要一位「欣賞他的」的賢慧王妃;而自小父母離異、想要重組一個屬於自己的家的戴安娜,遇到了literally的王子,又怎會不心動?弄人命運就這樣,將兩顆寂寞心連在一起——可惜,如此背景下的愛情,也是注定不能長久的。

據悉,兩人在結婚之前,只有見面13次,大部份的時間都是在電話傳情。因此,查理斯與卡米拉反而有較實在的相處經驗。而在全世界數以億人的見證下,穿上八公尺長婚紗步入教堂成為戴妃,生下了威廉和哈利兩個小王子,兩人的感情的深層矛盾才逐漸浮面。1986年起,按奈不住的查理斯王子開始與卡米拉密會,冷落戴妃。戴妃因此抑鬱、厭食、扣喉、自殺,還要面對傳統而冷漠的英國皇室,情形就像影視作品描寫那般令人心折。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我們的婚姻有三個人,實在太擁擠了。」

1995年BBC進行了一場全球譁然的專訪,當被問到自己會不會成為皇后時,黛安娜苦笑,停頓了一下說:「我不覺得。但我想成為人民心中的Queen,只不過,我不會成為這個國家的皇后。我覺得很多人不想我去成為皇后,當我說『很多人』,我的意思是我嫁入的這個環境中,他們已經確信我是一個…… 嗯……不成氣候的人(non-starter)……」記者又問:「為什麼你會這樣覺得?」黛妃回答:「因為我做事的方式不一樣,我沒有遵循的規則,我總是用情緒跟心去感受,不是用腦子,而這樣的方式讓我陷入麻煩。在這裡,我沒有受到很多支持。」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戴妃的傳奇愛情悲劇在最近的《史賓沙》和第4-5季的《王冠》劇集,還有未來更多的影視作品中重新被演繹。說到底,無論是梅艷芳還是戴安娜,需要的都是一個依靠,但她們天生的才華、美貌等條件都比一般人好太多,或者因而被上天分配少一點情路的幸運,而我們這些凡夫俗子,也只有讀著她們的故事,為她們感慨、唏噓一下。然後,然後繼續過著我們平凡而乏味的一生罷。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