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亦舒為何最愛這個「拜金女」?|你說章小蕙敗家,但她靠品味還清巨債
Madame Figaro 春季刊現已上架
On Cover:Lucy 李元元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FigaroTalk with Ophelia Liu 《Glow Up》港人冠軍
#FigaroSecret What\\\'s in my bag Feat. Kenny Kwan
#EmpowerF 蔡思韵 Cecilia Choi
#EmpowerF 蔡思韵 Cecilia Choi
458.94k views

亦舒為何最愛這個「拜金女」?|你說章小蕙敗家,但她靠品味還清巨債

10.06.2021

章小蕙,打開互聯網一尋她的名字,大數據庫總會莫名浮現「第一敗家精」、「拜金港女」、「敗光前夫身家」等字眼,面對千夫所指,她不撕逼、不辯駁 被問起前塵往事被指種種事由,她一筆帶過:“No Complain,No Explain。這位「香港第一敗家女」,卻一聲不吭默默從負債之路走到最早代帶貨女王,不是一朝得道,而是百煉成金。

Old Money的修養 Photo Source: wemp @章小蕙aroseisaroseisarose

亦舒筆下的「黃玫瑰」- 章小蕙

理所當然地,名人的花邊新聞總是最好看。承認吧,相信你也或多或少受傳媒的大肆報導影響,暗自在心中為章小蕙扣上一身銅臭的拜金罪名,可是當洗去所有污名後,你會發現尋尋覓覓,原來她就是女力時代裏,我們最想成為的女人。

亦舒創作藍本 Photo Source: wemp @章小蕙aroseisaroseisarose

「 沒才幹的女人靠嫁人過活,有本事的女人靠自己過活。」向來詞鋒犀利的亦舒,筆下女性總是莊敬自強,寫下時代女性不但要物質豐盛更要精神虛榮的態度,而這般刁鑽的女作家,卻對章小蕙百般敬佩,甚至把她作為筆下角色原型。

Photo Source: wemp @章小蕙aroseisaroseisarose

亦舒描述章小蕙:「她有一股罕見的嫵媚,獨樹一幟,大家無論怎樣打扮,都是一堆Cute Kids,她有味道,是時髦潮流以外一個等級。真奇怪,時下流行什麼,全體與她無關,她自有一套。人人露臍著喇叭褲,她穿bias cut雪紡裙。個個減肥瘦得胃貼背,她豐碩如水蜜桃。原來,你要真正走在潮流之前,就得放棄潮流。」

Photo Source: 《玫瑰的故事》截圖

亦舒筆下的經典作《玫瑰的故事》,由張曼玉飾演的富家千金黃玫瑰,正是參照章小蕙為創作藍本。書中的黃玫瑰,喜愛時尚同時看透浮華,從生活態度、品味、到擇偶條件,也得講求個人Style,時尚卻不俗套,正是亦舒心中的章小蕙。

Photo Source: wemp @章小蕙aroseisaroseisarose

離婚後的章小蕙,被外界指責她讓男方破產,身上背負 2.5 億巨債,輿論一面倒,更稱是章小蕙的揮霍無度成為婚姻失敗的主因,可是向來「揮霍無度」的千金,怎麼又沒把自家老爸身家「敗光」?

Photo Source: wemp @章小蕙aroseisaroseisarose

談起「揮霍」一事,其實也不無道理,章小蕙原名章蓉舫,名字來源於爺爺的別號——蓉舫,1963年出生在香港,家住九龍塘大宅,出入有專門司機接送,母親周婉筠是自帶侍女的名媛,父親章建國,一手創辦了加拿大中文電視台。

章小蕙自4歲起,衣服全是由連卡佛購置,流連喜來登,11歲便走進 Chanel,從小便愛穿搭,喇叭褲和直筒長靴早在她少女時期出現,不必等你潮流興起。Old Money 大花筒又如何?人家就是有本錢,活出時尚姿態,畢竟鍾鎮濤一輩子䁠的錢也毫不憾動章家,何來「拜金」一説?

Photo Source: wemp @章小蕙aroseisaroseisarose

離婚後負上傳言的高達2.5億巨債的章小蕙,不像鍾鎮濤般選擇破產一了百了,而是拼命寫專欄賺錢還債,自力更生。這樣的她,不僅沒有淪為上流圈的笑柄,更靠稿費為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繼續出席各大活動,後來更以自己獨到的時尚眼光,利用身邊人脈,為上流闊太當起 Stylist,成為最早期的帶貨女王,反而賺得滿堂紅。

Photo Source: Instagram @teresacheungofficial

當時人人在貶章小蕙的年代,「時裝教母」黎堅惠卻以時裝人角度,寫了篇《Meeting Teresa》,節錄如下:「章小蕙對錢的態度是越用越有。生活越是負,她就越要正面,她負債二億五,名譽掃地,這一下子當然將她的前半生全面粉碎,但她跟自己說:我需要勇氣、睡眠、時間&looking extremely good! 打官司是心理戰,若是樣子憔悴又心怯,一幅被打敗的樣子,也不用打了。」

Photo Source: 《時裝.時刻》節錄

「章小姐就是如此實際的一個人,不夠家用,就將自己和朋友不再穿的衣服拿去賣掉,這樣竟又掀起二手衫熱潮,她身體力行,自己做模特,她明白人家喜歡她的風格,她穿著貨,你喜歡,她就脫下來賣給你,既香艷,又賺錢,有人嫌旁門左道,哪有時裝店能這樣做生意?但全世界都是玩名人效應,明星穿過的衣服必被搶購一空;做生意也是心理戰。」

Photo Source: 《時裝.時刻》節錄

因爲入不敷出,她開始做買手,在中環開設時裝店,年入2000餘萬,生意最好的時候,連她身上正穿着的衣服都被要求脫下來,被馬上買走。

Photo Source: Instagram @teresacheungofficial

章小蕙最早代帶貨女王

亦舒向來提倡「打掉門牙和血吞」,而章小蕙其實也同樣活出相同理念,本著 Old Money 姿態,雖然她常自嘲「長了一幅大食懶樣」,但實際上卻每天 6 點起床工作,早在多年前洞悉先機,開了一家代購店,把此生最拿手的購物天賦變成事業,當時在香港更一度掀起風潮,和現在人人都是「直播主」的「地攤經濟潮」根本不能混為一談,畢竟層次差太遠。章小蕙的服裝店兩年間營利接近6000萬,不僅是最早代KOL,更是最成功的一名。

Photo Source: wemp @章小蕙aroseisaroseisarose

Photo Source: wemp @章小蕙aroseisaroseisarose

當時的章小蕙,最成功的不是「洗底」,那時香港的女人們很奇怪,一邊罵她敗家,一邊偷偷跟風買她用過的好東西。今天她穿什麼衣服上雜誌頭條,明天她的同款就會賣斷貨,在網紅這名詞還未出現前已是帶貨女王。

Photo Source: wemp @章小蕙aroseisaroseisarose

「飯可以不吃,衫不可以不買。」亦舒最愛她的時尚品味

「飯可以不吃,衫不可以不買。」今日時裝精琅琅上口的至理名言,其實正自出章小蕙。亦舒作為「白恤衫要配牛仔褲、隆重場合要配愛馬仕絲巾」的時尚之人,卻對章小蕙讚不絕口。

Photo Source: wemp @章小蕙aroseisaroseisarose

「那樣愛美,又懂得美,於是索性介紹宣揚給人客,做起時裝生意來。別人的店面裝修數百萬,她以簡約為主,在家抬了一盞古董水晶燈裝上就開始營業,也是,裝修費用始終轉嫁在客人頭上,不如大家省下。在新聞圖片中只見她一手帶起潮流的名貴凱斯咪圍巾疊得山那樣高,各種顏色都有,像人家百貨公司賣浴巾那樣,而且去貨迅速。佩服佩服。」

Photo Source: wemp @章小蕙aroseisaroseisarose

港女未用Jo Malone時,章小惠已愛上這抹玫瑰香

章小蕙作為影響KOL的KOL,近 5年間成為港女最愛的香水品牌 Jo Malone London,原來章小姐已早早使用,在訪2005年問中章小蕙說過:

我有一個玫瑰香水,每次都塗,就算我在電梯,就算我在餐廳,候機室,在飛機上,什麽地方都會有人跑來,而且男生、女生、老的、嫩的(笑),全部跑過來問,小姐,哇好香好迷人。而且曾經有男朋友我塗完那個香水之後,第二次擁抱說,哇,我的玫瑰。香水總比唇膏要好,那個牌子現在被Estee Lauder收購變成一個副線…

Photo Source: Instagram @jomalonelondon

説來也是,她的個人帳號  @aroseisaroseisarose 成為最強帶貨區,當中一周一更的方式,與讀者保持距離,用最簡單的視覺呈現,不旨在討好讀者。

Photo Source: wemp @章小蕙aroseisaroseisarose

比起一般網紅,章小蕙寫的專欄也很精彩,內容輕鬆,議事論事。她形容唇膏的顏色為「法國文藝片主角沒化妝的唇上的自然暗紅」、「舊玫瑰」或是「剛接吻後的雙唇顏色」,在章小姐加持下唇膏也詩意得多。

Photo Source: wemp @章小蕙aroseisaroseisarose

她還給出了自然唇色的正確畫法:「玫瑰色調、暗紅(像被牙咬後的bitten lips)色調和蓮藕暗灰紫色調。這三種色系都能分別達到似有若無的唇妝效果,呈現粉嫩自然的嘴唇。」直到今天再看,也依然適用。

Photo Source: wemp @章小蕙aroseisaroseisarose

走得最前的初代時裝KOL章小蕙

說到時裝方面,Chanel、Dolce&Gabbana、Hermès、LV,章小惠早在80年代入手,數量比今時今日所談的「配貨量」更多,當年她已經大談今日Youtuber最爆數的 Birkin 搶購技巧。婚紗出自Christian Dior,連近年才在香港興起的 Goyard,她早已收藏人家的化妝箱,玩厭後出售之時,你也還未曾聽過 Goyard 名字。

Photo Source: Getty Image

比《 Sex and the City》Carrie擁有更多 Manolo Blahnik

2005年,Phoebe Philo還是Chloé的創意總監,她已穿著Phoebe Philo設計的當季服裝出席節目。除了衣服外,現在成為不少人最愛品牌 Manolo Blahnik 和 Christian Louboutin 紅底鞋,早在40年前已囤積幾百雙。説的那個「早」,可是比 Manolo Blahnik 因《 Sex and the City》爆紅更早。

Photo Source: Weibo @商務范

曾經有內地記者 challenge 章小蕙:「你那麼老還出來帶貨,是不是缺錢?」她説:「錢,永遠都缺。」

擁抱慾望,總比扮清高令人欣賞

女人有慾望,若認自己有物慾情慾,一失足就會成為禍國殃民的褒姒妲己,比章小惠有錢的大有人在,但卻不是人人有本事將品味也顯貴,章小惠本科在多倫多大學主修美術史,輔修哲學和英國文學,她懷念早期的Christian Louboutin,九十年代初巴黎左岸,十五年前買的Chanel外套,戴了九年的Cartier,還會有專用的Prada絲緞包來裝零食。

戀物和拜金,並不是同一件事。

Photo Source: wemp @章小蕙aroseisaroseisarose

 

Photo Source: wemp @章小蕙aroseisaroseisarose

從富家千金到大明星的太太,一夕之間破產到像「報仇」般工作寫專欄,到如今做KOL開小紅書——流言八卦從來沒有離開,但大眾卻隨著愈來愈了解章小惠,由恨開始轉愛,章小蕙對物質、人生的欲望,也許正是使她青春永駐魔法吧。

導演楊凡曾這樣評論她:「她很傳奇,最好最壞的事情都發生在她身上,最高最低的她都經歷過,很有看頭也很好玩。」

妳可以不喜歡她,但妳不能否認,章小惠的確是一個香港一個傳奇。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