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我希望能以我的能力來宣傳『香港製造』的務實精神!」| 專訪時裝店 Still House 主理人「苗」
Tyson Yoshi is on our Digital Cover
#Figaroart 現代詩人Wyman 帶你遊歷V&A博物館尋找浪漫
#FigaroTalk 專訪Sabrina張蔓莎 《刹那的》
Anson Kong x McLaren
#FigroTalk 專訪Ian陳卓賢 《留一天與你喘息》
#FigaroTalk 專訪Anson Lo 盧瀚霆《Mr. Stranger》什麼是他的首要揀偶條件?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870 views

「我希望能以我的能力來宣傳『香港製造』的務實精神!」| 專訪時裝店 Still House 主理人「苗」

09.11.2022
Series:
FigaroTalk
Tags:
時尚故事

【 香港製造 】步出銅鑼灣地鐵站,經過名店林立的利園,再轉入希雲街,不難發現一間以輕淡色系和簡約裝潢,猶如一股清流般存在的服裝店- Still House 。事實上, Still House 是現時香港少有對於服裝質素和自身理念有著各種堅持的店舖,他們售賣的服裝除了維持著簡約、淡然和質樸的氣質外,還堅持一定要「 香港製造 」,說起來好像很清高,但面對現實,身處於事事都講求商業的香港, Still House 的「堅持」又是否恰當?這次我們就找來了 Still House 的主理人「苗」跟我們作一次訪談。

(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Mamdae Figaro:Hello 苗,你可以先向各位讀者介紹一下自己和 Still House 嗎?

苗:大家好,我是苗!其實我跟Still House很想製作一些「Quality Ready To Wear」的服飾,我希望Still House製作的服飾是以客人們的自身感受為主,而不是一些穿給別人看的Logo Design。當客人們穿上我們的衣服後會明白我們衣服的質感、用的是什麼物料,讓他們可以更自在地做自己,而這正正是衣服真正要傳遞的信息。

Mamdae Figaro:你覺得 Still House 這家店舖的最大特色是什麼,你們想透過 Still House 給客人感受一個怎麼樣的氛圍?

 

苗:在店舖裝潢設計上,我參考了許多東方、靜態和簡單的美學元素,我盡量都會擺脫一些很象徵主義的事情和標籤。在這個年代,時裝行業有點變質,主流市場的品牌即使推出了一件很優質的 T-shirt 也特意將品牌Logo印在服裝的顯眼處上,而我們Still House想逆道而行,我們想將主角變回服裝的穿著者,並設計出具工藝感、不會被時間沖逝的服裝。

(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Mamdae Figaro:我們留意到 Still House 很多自家出品的服飾都是從用日本布料,並於香港製造,為何你們會有這樣的安排,甚至是「堅持」呢?

 

苗:我們大部分布料都是從日本採購回來,其次少部分是從法國、意大利甚至是奧地利入口,之所以會特意在本地生產服飾,因為我們想透過「香港製造」的服飾來支持香港的製衣業。在大家心目中「Made In Japan」可能是質素的保證,但其實在80年代「Made InHK」也是一件很輝煌的事情,香港擁有各式各樣優質的製造業。雖然香港現時主要工業已經轉型,但仍然有一代人仍然為製造業默默付出,而我認為既然我們都有能與外國製造商媲美的手工和品質,那為什麼我們不繼續藉「香港製造」,來支持本地的製造業呢?

(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Mamdae Figaro:紡織業現時於香港為一個夕陽行業,你們在尋找合適製造廠房並確保品質方面,困難大不大?

苗:我很重視我們衣服的生產地,Still House的衣服全都是「Made In Hong Kong」,而這是由三年前開始的轉變。其實我一直以來都很想在香港找到一些真正的服裝業「匠人」負責我們Still house的生產,幸而我們能在荃灣找到一家始於70年代、碩果僅存的製衣工廠,他們曾負責一些外國大品牌如Burberry、Acne Studio和Alexander Wang的製作,當我得悉這家工廠後就心想:「為什麼一家如此高質素的香港工廠會沒有本地品牌找他們合作?」於是我便親自擺訪他們,並與他們開展了合作。

由於與本地工廠合作的成本較高,因此我們便嘗試提高我們服裝的售價,並選用更優質的物料,結果有很多客人都欣賞我們的做法,更意外地累積到一群忠實粉絲。

Mamdae Figaro:作為一個香港品牌,你們認為由「香港製造」的衣服有著什麼與別不同的地方?

苗:站在一位製作者的角度來看,我認為「香港製造」是代表著一種務實的精神,而這種精神我是從一個製作和溝通的過程中感受到的,當我對於製作的過程提出疑問時,往往就能得到一個很「肯定」的答案,因此我就更清楚有什麼是做得到的。

我認為工藝其實就與質素劃上等號,當製作者能夠保持製作的一貫質素,就意味著他們很理解為什麼要繼續保持這種產品製作的質素,而我認為香港的製衣業對於工藝的堅持和執著方面是無與倫比的。

(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Mamdae Figaro:你可以談談你跟麥浚龍 Juno 是怎樣認識的嗎?

苗:我們之間有共同朋友,而當時他也經常來到Still House看衣服並與我探討時裝,我們對於服裝的領域和觀點上亦會有一些相似之處,因此便有展開合作的想法。

(圖片來源:Instagram @stillhouse.haven)

Mamdae Figaro:最近 Still House 與麥浚龍及利工民再度推出聯乘系列,你們可以透露一下為甚麼會選擇利工民這個品牌合作嗎?

苗:對我而言,能與利工民合作是一種榮耀來的,因為在香港,就只有利工民一個品牌能屹立過百年,意味著他們是我們服裝業的大師兄!香港地很多事物和產品都一瞬即逝,一間運作過百年的公司能保持及傳遞自己的本來的中心思想和價值觀,絕對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利工民本來是一個製作內衣的品牌,他們有著自己獨有的製作和生產方式,有不同的系列於秋蟬、金鹿等等,當中代表他們用了不同紗線和布料織自己的衣服,售價越昂貴,布料就越薄,布料越薄,穿起來就越舒適。

如果你想支持利工民的話,就只能夠買他們的內衣,然而,有鑑於這個年代已經越来越少人會穿著內衣,大多都只是穿著單一件T-shirt,因此我們 Still House就與利工民合作,打造了一件日常「能穿上街的內衣」,讓人們能感受利工民的好。

(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Mamdae Figaro:同為香港品牌,你們認為Still House與利工民有什麼共通之處?

苗:我想是在利工民身上看到屬於香港的「務實精神」,我自己也很希望終有一天Still House能成為一個家喻戶曉,甚至像是利工民般的百年品牌,但大前提是要慢下來,勿忘初衷。

(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Mamdae Figaro:眾所周知在香港成立獨立品牌或買手店都面對著來自四方八面的困難,你們覺得 Still House 多年來經營得有聲有色的原因是什麼?

苗:其實我認為Still House的設計和風格其實有點逆其道而行,與當下流行的事物背道而馳,而這並不是我們所刻意營造出來的。我嘗試透過一種與別不同的方式,讓人們感受到這裡的設計、服裝和工藝,令大家切實地體會到我們對於服裝的想法。

(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Mamdae Figaro:最後一題,你們希望 Still House 的出現,會對於香港時裝業和製造業帶來什麼影響?

苗:沒那麼誇張吧!說實話,現時我們能夠生存是很依賴我們的顧客和朋友和支持。坦白說現時我們公司還沒有很大的建樹,我唯一覺得我們Still House能夠給予香港時裝業一些正面的希望,就如-「原來並不是沒人穿着本地品牌的」,我覺得這是我們能夠傳遞給香港時裝業的訊息。

而在製造業上,我們會繼續堅持在「香港製造」的我們的服飾,雖然現時處於一個很初步的階段,但至少我們成功打開了一道門,讓人知道香港還有服裝製造業以及經營廠房的人,希望大家也不會遺忘這一群為香港製造業默默付出的人。

(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Series:
    FigaroTalk
    Tags:
    時尚故事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