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2021 Chanel Métiers d’art 解碼|香奈兒女士跟「女士城堡」的神秘淵緣
Madame Figaro 春季刊現已上架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FigaroSurprise 當你的速遞員是男友力十足的MCM... feat. Mcm莫竣名
#FigaroSecret What\\\'s in my bag Feat. Kenny Kwan
#EmpowerF 蔡思韵 Cecilia Choi
On Cover:Lucy 李元元
7.6k views

2021 Chanel Métiers d’art 解碼|香奈兒女士跟「女士城堡」的神秘淵緣

07.12.2020

Chanel 的百年傳奇,在後 Karl Lagerfeld 年代,Virginie Viard 這位樸實低調的接班人,轉眼已經上任快將兩年。遇上 2020 年世紀大疫情,她選擇了在有「法國的花園」之名的盧瓦爾河谷上,一座國寶級城堡 “Le Château des Dames” 舉行2020/21 Métiers d’art 工藝坊系列發布,除了表現她把這寶座愈坐愈穩的創作力,原來今次舉行時裝秀的城堡,歷史中跟香奈兒女士有神秘連結,就連Chanel的經典孖C標誌,也許跟這座城堡冥冥中有關係⋯⋯

Chanel 2020/21 Métiers d’art

「女士城堡」城堡裡的 Métiers d’art 系列

早在時裝展舉行前三天,Chanel 便開始在官方社交媒體發布是次Métiers d’art 系列的地點:Château de Chenonceau的預告影片和照片。曾屬於國王亨利二世極有品味的意大利妻子 Catherine de Medici,和她的對手、國王寵幸的情婦Diane de Poitiers,因而此古蹟又稱為「女士城堡」

創意總監Virginie Viard坦言,除了因為它主要由女性設計和居住外,更因為在那裡發現了一個與 Chanel 有關的serendipity(意料之外的發現,姑且翻譯為「契機」)——屬於曾擁有這城堡的女主人 Catherine de’ Medici 的標誌,無獨有偶也是兩個C字母交織在一起,跟我們今天無人不識的 Chanel 孖C標誌幾乎相同;而在石製煙囪上則有精心雕刻的獅子,用當下的眼光來看,亦極具香奈兒標誌式風格。

屬於曾擁有這城堡的女主人 Catherine de’ Medici 的標誌,也是兩個C字母交織在一起,跟 Chanel 標誌幾乎相同。

這個帶點神秘和戲劇性的serendipity,不禁令人幻想Chanel是否與文藝復興時期的女性,在思想上有某種神秘的關聯;又或說在冥冥中自有主宰,由分隔兩代的女性精英分別啟發了今天的女舵手Virginie?

「我們不知道Coco是否直接受到她的啟發,但極有可能是因為她非常崇拜文藝復興時期的女性。她對喱士褶皺的品味和她的某些珠寶作品的美學都來自那裡。在內心深處,這個地方是Chanel 歷史的一部分。」

雖然無法確定香奈兒的孖C標誌有否直接受到Catherine de’ Medici所啟發,但可以確定的是1936年Gabrielle Chanel曾寫過一篇關於那個時代女性的文章 “When fashion illustrates history”,透露她景仰女性先賢的心聲:「我對從弗朗索瓦一世到路易十三時期的女性一直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同情和欽佩,也許是因為我發現她們都很偉大,有著華麗的樸素和威嚴,同時又承擔著繁重的責任。」

Coco Chanel

From one Renaissance to Another

在如此夢幻又充滿法國歷史意義的城堡發布新作,Virginie Viard 嘗試探問的是:「香奈兒確實很欣賞那時代的女性嗎?」於是她翻閱了1930年代由George Hoyningen-Huene 拍攝、Coco身穿深色天鵝絨套裝、頸部有白色拼接褶皺的那幀經典舊照片,令她聯想到宮廷藝術家 François Clouet 為城堡主人De Medici及其他夫人繪製的肖像畫。

Viard由此推論,香奈兒甚為欣賞那個時代的「華麗簡潔」;而對於Chanel現任女舵手自己,選擇在城堡一間驚世駭俗的巨大長廊大廳(同時作為河上的橋樑)裡,在其獨特的黑白格子地板上演工坊系列的天橋展,氣勢非凡。

工坊系列天橋展在獨特的黑白格子地板上演。

在大長廊裡黑白方格圖案的地面行騷,(在《后翼棄兵》這套大熱劇集後尤其)讓人聯想到真人大小的西洋棋遊戲。我們看到Viard 遙遙向香奈兒和文藝復興先賢的敬意:由地面裝飾啟發的黑白方格亮片迷你裙,以及一條流蘇幾何花呢拼接的長裙,搭配黑白提花毛衣——Diane de Poitiers 以美貌和愛打獵著稱,衣服只有黑白兩色。另一件一件黑色天鵝絨長外套——

「這有『黑衣新娘』的意味,據說在亨利二世去世後,Catherine de Medici只穿黑衣。」Viard 說。

斜紋軟呢(tweed)斗篷的暖色調與城堡中著名的掛毯相呼應,而位於城堡兩側的兩個花園(分別由Diane和Catherine打造)中的花卉,則是外套寬大領口上花朵刺繡的靈感源泉。

3
由地面裝飾啟發的黑白方格亮片迷你裙

在城堡的童話氛圍中,Viard同時為Chanel新裝帶來一點「迪士尼公主」的情懷。譬如畫廊的靈感主要來自黑白兩色的哥德式公主造型,尤其是穿在閃亮Lycra材質(或珠光彈力天鵝絨)緊身褲上的棋盤亮片迷你裙(以及配套的手袋),以及一條令人驚艷的梭織花呢裙,搭配黑色毛衣,手臂上長滿了文藝復興時期的白色花朵圖案——既帶貴氣又不失型格。至於詩意的襯衣、荷葉邊的長手套、Massaro 製作D’Artagnan靴子⋯⋯

凡此種種都讓人感受到16世紀盛裝的豪邁。同時,品牌也有摩登奢華的斜紋軟呢超短褲運動服,或是花團錦簇的牛仔襯衫裙,還有無數教人目不暇給的頸鏈腰鏈頸帶腰帶,讓忠實顧客WFH日子保持光彩照人的造型。

5
梭織花呢裙令人驚艷,黑色毛衣手臂上更長滿了文藝復興時期的白色花朵圖案。

Coco, Karl and Métiers d’art 

除了創辦人外,從1987年起跟隨老佛爺工作的Virginie Viard 總是每季從Karl Lagerfeld找尋靈感。而本季,她把目光投向了1983年Chloé秋季trompe l’oeil 系列,當年水龍頭和噴出水霧的花灑圖像的刺繡,啟發了Viard與Montex刺繡坊合作,用樂高積木般的亮片重塑了城堡的外形,成為織緞晚娘裙上的束腰帶,搭配脆弱的歐根紗襯衫,再加上一些Catherine de Medici與Coco Chanel都同樣鍾情的荷葉邊領子。

城堡裡的掛毯,成為帶有城堡圖案的Barrie 針織 intarsia毛衣與Lesage刺繡晚裝毛衣的靈感。同時,以羽毛和人造花工藝著稱的Lemarie負責在半透明的歐根紗上鋪設黑色絲帶花,讓人聯想到亨利二世時代的宮廷服,卻帶有一種2020年的輕盈感。這種跨世紀的對話還表現在一件落地黑色天鵝絨大衣的戲劇感之上,大衣打開後,露出淺色的毛呢衣身,鍍金鈕釦就像傳統的Chanel外套。

2
晚裝毛衣印有城堡圖案

「因為我喜歡一切都混搭起來,所有不同的時代,在文藝復興和浪漫主義之間,在搖滾和很少女的東西之間,這一切都很Chanel。」由此可見,Viard已找到了屬於她的Chanel方程式︰一點Gabrielle、一點Lagarfeld,加以Viard 對兩人深入的研究、想像,串聯起品牌的精神——一種終極的女性風情與實用主義,既上流又叛逆。

Viard以這個2020/21 Métiers d’art說明,工坊系列是高訂與成衣之間的橋樑,天堂和人間的通道——「離地」離得剛剛好,太高我們高攀不起,而比一般成衣更非凡。在艱難日子裡,表現出克服商業與藝術平衡的決心。

Viard 喜歡將不同風格都混搭起來。

Show as Ritual

即使沒有現場觀眾、即使不是直播,如何確保聲勢和話題一如以往般熱烈,是每個大品牌必須面對的難題。原本,Chanel希望邀請200位嘉賓參加Virginie Viard在巴黎以外的首場時裝展,但法國疫情反彈帶來再次封鎖迫使品牌修改計劃:它於12月3日歐洲中部時間晚上7點在網上發布,並於週二在城堡的宴會廳拍攝時裝展,涉及300人的模特兒和工作人​​員,以及只有一位VIP嘉賓觀眾——Kristen Stewart。與品牌最初計劃的唯一不同的閉門舉行。堅持繼續行騷的Chanel,再次對天橋展給予強力肯定。

Kristen Stewart 成為2020/21 Métiers d’art唯一嘉賓觀眾。

為了讓大家對新系列的話題性,Chanel 首次製作了獨家內容,只有通過邀請才能解鎖觀看,同時為未能出席的傳媒和貴賓送上一套三冊的書本,一本由Juergen Teller拍攝的城堡照片的咖啡桌書、一本(也是Teller拍攝的)造型目錄、一本介紹Le Château des Dames的小冊子。我們可以聽到由Keira Knightley、Penélope Cruz、Anna Mouglalis 分別以英、西、法語敘述城堡的歷史。而委託Juergen Teller拍攝城堡與Chanel 之間點點滴滴的serendipity 和獨特氛圍,絕對是最正確選擇——他那即興和前衛的鏡頭,令這個歷史古蹟洗去陳舊鄉土氣息,Teller順其自然的照片在展出前後令話題熱度持續。

過去一年,時裝工業探索了無數的發布方式,從不惜工本的大製作影片到連播一星期的電影節,還有小本經營的靜態照片,甚至要求更多參與度的電子遊戲。坦白說,筆者縱觀上述各項都是噱頭多於實際(注目度),而深信有現場觀眾的天橋展,論其獨有的神聖的儀式性質,早已成為終極的發布形式。在所謂「新常態」下,觀眾渴求的,依然是像Chanel這種「完成度」最高的表演:在runway上行走,讓觀者看清服飾、物料、設計在活動時的動態,還有觀眾(Stewart)的反應——台上台下台前台後的傾力演出——讓我們期盼回歸昇華的實體展的一天。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