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時尚于我,只是場意外」| 從退隱到回歸,傳奇高訂大師 Christian Lacroix
Tyson Yoshi is on our Digital Cover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陳凱詠 Jace Chan 的 Chanel Coco Crush of the Day
專訪電影《梅艷芳》Louise Wong 王丹妮 Fish Liew 廖子妤
ANSONBEAN, Gareth T. , MC張天賦 - Boyfriend Material
黃德斌 大叔的信箱
5.29k views

「時尚于我,只是場意外」| 從退隱到回歸,傳奇高訂大師 Christian Lacroix

10.03.2020

時間回溯到去年九月的 2020 春夏時裝週,在品牌 Dries Van Noten 謝幕時出現了闊別 runway 十載的傳奇高訂大師 Christian Lacroix。在這個以鏡頭代替眼睛的年代,尤其是在看秀期間,誰都不願錯過記錄眼前一閃而過的精彩片刻,他卻讓全場甘願放下手機,獻上如雷的掌聲。

Gen Z 世代,大概未必人人知曉 Christian Lacroix 這號人物吧,因此也自然難以讀懂那份看著他重返 runway 的感動,但他的故事,一旦聽過就讓人再也忘不了這個名字。

 

Dries Van Noten SS20

 

Christian Lacroix,曾與 Yves Saint Laurent 齊名的傳奇大師

早在 2009 年因同名品牌經營不善而破產後便淡出時尚界轉往藝術圈,才華洋溢的他縱然是被譽為繼 Karl Lagerfeld 與 Yves Saint Laurent 後之奇才的傳奇高訂設計師,但其實時裝一直不是他的最愛,他甚至曾說自己之所以進到這個圈子,不過是一場意外。

Christian Lacroix 愛的從來都是藝術,年輕時更有著成為策展人及博物館館長的夢想,入行後成為唯一具備博物館策展人資格的時裝設計師,隱退後終於疊埋心水做自己最愛的事,包括為舞台劇設計服裝、替法國航空設計制服、為巴黎酒店 Hotel du Petit Moulin 做室內設計、一圓成為策展人的心願辦關於服裝文化的展… 旁觀者們都說,如今卸下品牌設計師之名的他,看起來更快樂了。

Dries Van Noten SS20

要說其實他從未愛過時裝嗎,答案絕對是否定的,時裝是他藝術觀中的一環,一個能夠讓他洋洋灑灑揮霍創意靈感的一塊(這或許也是為甚麼他在商業角度來說是以失敗告終,本人亦曾言自己很理解 Alexander McQueen 在創作與商業間的糾結之處),雖不是其世界的全部,但地位極其重要。大概這也是他之所以回歸時裝界的其中一個原因吧,構成自己燦爛人生的事物,難以割捨,也沒必要割捨。

上季除了在 Dries Van Noten 的 runway 上驚喜登場,Lacroix 更和時裝界耀眼新星,香港品牌 ANAÏS JOURDEN 攜手推出別注服飾系列,所以說別少看這名年屆 68 的一代大師,縱然口中慨嘆著時代變了,但絕對是緊貼著時代步伐與趨勢。而與 Dries Van Noten 本人關於那次合作的對談,更是為人津津樂道。

14
Dries Van Noten SS20

Christian Lacroix × Dries Van Noten 大師對談

「如果我還有自己的品牌的話,我們這兩個品牌合作會是時尚界的烏托邦。」

向來喜歡設計師之間的對談,因為他們所談論的往往不單只適用於時裝。像是 Dries Van Noten 與 Christian Lacroix 這次關於太多與太少的見解,就相當值得深思。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不也是總難以在「做得太多」與「做得還不夠」之間拿捏得準確嗎?

 

Q: 在時裝裡,怎麼樣才是「太多」了呢?

Christian Lacroix:我年輕時的座右銘就是「太多是永遠不夠的」。

Dries Van Noten:對我來說不會突然有「太多」素材。我喜歡慢慢增加層次,之後可以再行刪減,像一顆可以被剝的洋蔥。像如果我們用緹花布的話,我們可以加點刺繡、珠寶配飾、羽毛⋯Christian 在這方面是專家。我們盡量做到現代摩登的設計,但有時候在創作的過程中會失焦,而我覺得 Christian 幫助了我們在這方面恰到好處的創作。

Christian Lacroix:真的,我們很容易就會用了過量的元素。Dries 很擅長混搭,我很欣賞他搭配布料及印花的方法。你可以把四種不同的印花放到一個女孩身上,而不顯突兀。哲學家 Francois Dagognet 有一次在我的秀上說我的一致性來自於不一致。我很自豪。

Q: 那怎麼樣是「不夠」了呢?

Dries Van Noten:當一切太明顯、太簡單的時候。對我來說,創作是需要有內容、有張力的,讓人第一眼看到就覺得有趣。美醜之間的平衡很重要,因為只製作出單純好看的服裝太無趣了,這也是我們這個系列的核心。Christian 很愛女人,我們要讓女人去享受、讓自己更美、去發光。這個系列提供了恰到好處的樂趣。

Christian Lacroix:在足夠和不夠之間的界線很模糊,我們只能靠自己去感受。一個詩人曾說過,真正的藝術家、設計師、畫家應該能感覺到作品在什麼時候「足夠」了。我以前從來不知道該在甚麼時候停下,但現代的時尚在於低調的使用各種元素。在 80 年代,誇張是一個時尚的指標,但當大家都想成為誇張的那個就很難再有驚喜了。

Q: 你們希望新晉的設計師可以從你們合作的系列學會什麼呢?

Dries Van Noten:能否和另一個設計師合作也是很重要的。現在很多設計都太注重品牌本身,都是經過修飾的。大家現在對於品牌、服裝的看法都和以前很不一樣。不過這些對我來說不是很重要了。可以和 Christian 合作真的太棒了。

Christian Lacroix:如果我仍在時尚圈的話應該會更好。如果我還有自己的品牌的話,我們這兩個品牌合作會是時尚界的烏托邦。現在愈來愈多人在音樂、繪圖、藝術方面合作。在 80 年代時,所有學生都希望成為明星,可現在… 現在太不一樣了。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