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Olivier Rousteing 被壁爐炸傷險毀容!曾當舞男,終成Balmain舵手的勵志故事
Madame Figaro 春季刊現已上架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FigaroSurprise 當你的速遞員是男友力十足的MCM... feat. Mcm莫竣名
#FigaroSecret What\\\'s in my bag Feat. Kenny Kwan
#EmpowerF 蔡思韵 Cecilia Choi
On Cover:Lucy 李元元
11.83k views

Olivier Rousteing 被壁爐炸傷險毀容!曾當舞男,終成Balmain舵手的勵志故事

13.10.2021

日前,Balmain設計師Olivier Rousteing在Instagram貼出照片,披露他在壁爐爆炸後受傷的情況,在事發後一年才公布的消息仍然震驚時裝界!其實,才36歲的Rousteing早已歷經波折,身為黑人孤兒被白人收養、為生計當舞男、24歲就走馬上任Balmain成為天之驕子——樂觀積極的他可說是時裝界的正能量代表。

Olivier Rousteing 被壁爐炸傷,隱瞞一年

Olivier Rousteing(圖片來源:@olivier_rousteing)

上周六,Olivier Rousteing的Instagram貼出顯示他去年受傷,纏著厚厚繃帶的照片,他寫道:「整整一年前,我房子裡的壁爐爆炸了。第二天我在巴黎圣路易醫院醒來,此後一直在養傷……當我康復後,我日以繼夜地工作,以忘記和創造我所有的系列,試圖用我的系列讓世界保持夢想,同時用面罩、高領毛衣、長袖,甚至在我所有的手指上的多個戒指,在許多采訪或照片拍攝時隱藏疤痕。」目前他已康復今個月初已再現身為Balmain 出席巴黎時裝周。

年初自拍可見他非常密實,包著身體(圖片來源:@olivier_rousteing)

Rousteing說,他的不安全感和時尚界的 「對完美的迷戀」阻止了他在此之前透露所有消息。他寫道:「一年後的今天——痊癒、快樂和健康。」他感謝為他治療的醫務人員,儘管他們 「在同一時間處理了數量驚人的Covid病例」,並談到了他現在感到多麼幸運。他的老友Donatella Versace、Kardashian West、Kris Jenner等人都有留言送上慰問。

如今似乎已經完全康復(圖片來源:@olivier_rousteing)

「暴風雨過後總會有陽光。」——Olivier Rousteing

照片中Rousteing臉部和整個上身都受到一定程度的燒傷,惟對比近日的新拍照片他似乎已經完全康復,令人欣慰,更教人感到佩服的是,Rousteing能夠忍痛一年才對外公布這個消息,當中的苦況絕對不足為外人道。

與Anna Wintour(圖片來源:@olivier_rousteing)

時裝界神奇小子的勵志故事:生為孤兒,面對白人歧視

與老佛爺Karl Lagerfeld(圖片來源:@olivier_rousteing)

其實,Olivier Rousteing絕對時裝界的神奇小子,他的經歷足以拍成勵志故事。過去,能夠在2字頭就成為大牌舵手的,可能就只有21歲提棒Dior的Yves Saint Laurent。2011年,年僅25歲、名不經傳的Rousteing,因為其師傅前Balmain創意總監Christophe Decarnin 精神健康有問題而離任,登上了品牌第一把交椅。從沒有人看好,到漸漸變成名人紅星的夜間服裝最愛,已走出了黃金十年。

領導Balmain 10周年(圖片來源:@olivier_rousteing)

事實上,Olivier Rousteing的身世十分悲慘,能夠得到今天的成就肯定是他比其他人更努力。出生法國波爾多、擁有黑人血統的Rousteing,出生7天後就被送到孤兒院,5個月後他被一對年輕的白人夫妻領養。「我仍然記得我在孤兒院裡的房間有多簡陋,那裏的布置彷彿就是刻意那樣凌亂,因為他們認為這裡不是孩子該永遠待著的地方,他們希望那裏的孩子都能快點找到自己的新家。我在孤兒院的時候總是哭,這真的蠻奇怪的,因為其實我不是個愛哭的小孩,但當我見到我未來的養父母時,我臉上則一直掛著微笑。」

孩提時代(圖片來源:@olivier_rousteing)

Rousteing的養母Lydia在15歲時罹患癌症,因此失去生育能力,後來嫁給他的養父後,告知這個事實時,當時年僅18歲的養父並未離開他的養母,反而斬釘截鐵地告訴她,他們可以共同領養孩子。夫婦在孤兒院第一眼看到Rousteing就決定要領養他,可是在那個仍然種族歧視仍然嚴重的80年代,白人夫妻要領養黑人小孩要面對不少白眼,包括他的曾祖母。

小時候與養母(圖片來源:@olivier_rousteing)

儘管養父母對Rousteing在養育上無微不至,甚至警告曾祖母不可以對這孩子的膚色有任何意見,但社會上仍然對他非常不友善。10來歲時,Rousteing經常被其他小孩說是私生子:他們要不說我媽媽和黑人男性有外遇,要不就說我爸爸跟黑人女性有染。」由於從小就熱愛時尚,因此在學校,他也得忍受恐同情勢:「那時同學都會說『如果你喜歡時裝,那你一定是同性戀!』高中之後狀況更差。」

小時候與養父(圖片來源:@olivier_rousteing)

為了追求時裝夢,Rousteing不惜反抗父母親的期望。「我沒有完成學業,因為我不喜歡我的學校。」因為父母希望他成為一名律師,但Rousteing只想當時裝設計師,於是面對了新的困難——兩親決定終止對他經濟支援:「他們當然會這麼做,他們不希望我有多餘的錢,因為他們希望我成為一名律師。他們一開始有替我付學費讓我去上時尚科系,但我沒去;法學院就更不用說了,我沒去。所以他們非常困惑,搞不清楚我的人生志向。但我只是很不喜歡那時候所做的事情,我只知道我想做得更好,所以我告訴他們,我要出國,我要離開他們,我要去意大利實習。」

18歲時在意大利(圖片來源:@olivier_rousteing)

為到Versace工作,曾當舞男賺生計

(圖片來源:@olivier_rousteing)

離開法國,抵達意大利後,事情並不如他想像中的順遂,身無分文的Olivier Rousteing,為了要跟Donatella Versace面試,只能先借住在朋友家,但誰知道他「朋友」居然半夜企圖騷擾他。Olivier Rousteing說自己當時沒有錢,所以只能去夜店當舞男:「有時候為了圓夢,你必須吃過苦頭,才能讓你變成一個戰士,而不是只會在現實面前畏畏縮縮。」

(圖片來源:@olivier_rousteing)

後來,Olivier Rousteing曾到Peter Dundas掌舵的Roberto Cavalli工作。當時的他深受Balmain創意總監 Christophe Decarnin極大的影響,將自己的CV和寫了一封長信向後者毛遂自薦::「我愛著所有時期的Balmain,從品牌創始人Pierre Balmain到Christophe Decarnin,亦或是Oscar de la Renta執掌時期…」於是Rousteing得到了Decarnin的青睞,讓他成為了自己的助手。

25歲成為Balmain舵手,深得Kardashian-Jenner-West所愛

然而,18個月後,Christophe Decarnin 因抑鬱症入院而緊急離開了一手帶回時尚界前沿的Balmain,25歲的Olivier Rousteing因而被拔擢為Balmain時裝屋的舵手。跟緊著他每位偶像的腳步:Versace、Roberto Cavalli、Christophe Decarnin,Rousteing在往後幾年將巴洛克、Rock & Roll、法式剪裁等元素共冶一爐,變出只此一家的超華麗Balmain,加上他能與一眾時尚紅人勾肩搭背的交際手腕,令他由一個無名小子變成世界名人。

與Cindy 和Kaia 母女(圖片來源:@olivier_rousteing)

Zara等快時尚抄襲他是必然,深明潮流之道的Rousteing 2015年更直接推出 H&M X Balmain,得到了Kardashian-Jenner-West大家族、Hadid姊妹花、超模Cindy Crawford、、歌手Beyonce、Rihanna、Jennifer Lopez的追捧;最有權力的美國版《Vogue》主編Anna Wintour、Karl Lagerfeld以及Tom Ford都為他撐腰。

與Kylie Jenner(圖片來源:@olivier_rousteing)

縱觀Rousteing的人生,他的確是打不死的完美主義處女座!即使面對親生父母拋棄、被同事欺凌、被社會歧視、被壁爐炸傷……他仍然樂觀積極面對,走出自己的人生路。無論你喜不喜歡他那種近乎無節制的豪華裝飾風格,他都找到了他的知音,令他一直在站穩這地位。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