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Hommes
Follow
編輯親訪 Hermès Petit h工作坊:在物質豐盛的年代,修補事物是一門Long Lost Art
Karena Lam is On Our Cover
#FigaroExhibition 群星力撐MF X Leung Mo《See You In My Dream》展覽
#FigaroExhibition Wyman 揭曉 Figaro Exhibition 第二站!
法國五月French May專訪四位香港文藝代表
#FigaroIssue 容祖兒封面專訪|追逐歌手夢
#FigaroIssue 專訪陳漢娜Hanna與Takuro|模特情侶談愛情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720 views

編輯親訪 Hermès Petit h工作坊:在物質豐盛的年代,修補事物是一門Long Lost Art

04.06.2024
Series:
時尚熱話
Tags:
Hermès

在物質豐盛的年代,修補事物是一門Long Lost Art。我們隨手就扔棄破壞的物件,逐漸模糊「擁有」和「失去」的概念,後果就是擁有再多都學不會滿足。達賴喇嘛說:「這個世界並不需要更多成功的人,但是迫切需要各式各樣能夠帶來和平的人,能夠療癒的人,能夠修復的人,會說故事的人,還有懂愛的人。」對筆者來說,petit h創作總監Godefroy de Virieu就是後者。

(圖片來源:Hermès)

從前的時裝產業是Artisanal,現在則是Industrial。分別是什麼?時裝品牌不再追求工藝精神,取而代之,投入大量生產和謀取暴利的懷抱。不但公式化的設計令人審美疲勞,更甚,時裝為了流入大眾,遷就大眾需求、正式失去了精英文化的精神。有見及此,近年時裝已不再有趣,甚至已經被影視、家居設計、藝術等範疇搶去風頭。在巴黎時裝周日程中抽空到訪petit h工作坊,加倍肯定了筆者上述的觀念。

(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petit h是Hermès的實驗工作坊。眾所周知,Hermès的3大根源是——「創意、工藝與物料」。品牌旗下每項產品製作的環節均有極致的製作水準,品質管理無可挑剔。卓越的品質背後代價是——累積了一定數量的剩餘物料,像製作皮件時切割下來的碎料、勾了紗的絲巾,或是破碎了的陶瓷。面對這些物料,Hermès當然有與別不同的處理方式。愛馬仕家族的傳人Pascale Mussard忽發奇想創立一個善用這些物料的實驗工藝坊,並命名為“petit h”,從法文直譯過來就是細楷”h”的意思,取自愛馬仕Hermès的H字首,從此令到這些珍貴的材料能有效運用,不致於浪費,並給它們第二生命。

(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美食家最怕參觀廚房。我們遊覽工廠也有同樣恐懼,在店內欣賞一件衣服上只得數顆的精緻鈕扣,當然很美。當你在工廠看到數百顆同樣款式的鈕扣,驟然叫人失去幻想,改變你對該設計的看法。唯獨筆者第2次到訪petit h工藝坊,均有處身於主題樂園玩樂的體驗。petit h創作總監Godefroy de Virieu說:「我告訴新來的設計師『不要畫草圖,不要計劃,要幻想自己像一個小孩,用好奇心去發掘這世界』。」或許如此,petit h的產品永遠有種感染力,令人會心微笑,有時是因為設計幽默,有時是因為看到設計的前世今生,有種令人驚歎的生命力,就像大自然的風景般引人入勝。

(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在巴黎定居的Godefroy每逢周末與家人結伴到郊區接觸大自然。大自然無間斷啟發他的創作。若然細心一點就能發現,Godefroy的創作甚少改變物件的本質,他不會把馬鞍解體再設計;相反,他喜歡保留每樣材料本身的面貌,頂多運用其他材料,碰撞出嶄新的組合,就像大自然萬物的形態,所以他的作品永遠看起來都很和諧,有別於其他upcycling的創作。

(圖片來源:Hermès)

「我用了馬鞍製成了這個結他,內裏有木造的心型裝飾,特地設計給我的女兒。」Godefroy在工坊隨手拈來的所有創作,都蘊藏了大大小小的故事,每個創作過程都獨一無二,甚至可以說,創作的過程比成品更吸引。petit h的時間軸絕對不是線性的。「我們創作過程是倒帶的,常規的創作過程是什麼?你想造一張椅子,就去找它所需的材料。在petit h,所有創作由我們擁有的物料開始,我們沒有任何產品規格,只能望住手上的材料,問自己”What can that be made?”。」Godefroy一邊說一邊拿起了一塊絲巾——看似平凡,實則由男裝領呔改造而成,既有男性正裝的元素,但有絲巾流麗和女性化的特質。「這絲巾是我們近來很喜歡的一份作品,並兼男女裝的特色,而且有無盡的配搭方式。」我們還看到用瓷具改造的刷子、壓上Saint-Louis水晶花紋的皮革碗兜,還有用破碎的陶瓷製成的大理石,在同一張工作枱上,我們看到了無窮的可能性。

(圖片來源:Hermès)

隨後我們移師到工匠的工坊,我們看到很多天馬行空的未完成作品,例如有4個輔助轆的茶壺、可摺疊的矮凳、皮革製成的馬頭帽子、裝報刊的推車……看到這裏,你或許會問「我們真的需要這些產品嗎?」

「這就是petit h創作的自由。」Godefroy告訴我:「對我來說,工作最大的滿足感,就是看到用戶如何發揮自己的創意去運用我們的作品。」設計不一定要實用,但至少要與用家互動。其中一項較為人熟悉的petit h作品就是以皮革製成的「膠紙」,該產品激發了不少用家的創意,有人用來裝飾,有人用來收納電線。Godefroy在整個過程中不會考慮作品是不是“sellable”,「真正的滿足感不是來自銷量。」他補充。

然而,有創作的自由,自然就有碰釘的可能。經驗更豐富的工匠都有失手的時候。「失敗是很inspiring的。」Godefroy說。正正因為失敗,才令人繼續勇於嘗試。試問,世上有哪種工藝不是由無數的失敗和不停的嘗試累積而成?以工藝、創意、物料起家的Hermès精神就是如此,petit h的正面感染力來自其奧林匹克的精神,也彷彿間接呼應了今屆巴黎奧運,示範了什麼叫真正的savoir-faire。難怪,有人形容petit h像藝術品,除了獨一無二,每件作品都有發人深省和啟發的作用。

(圖片來源:Hermès)

距離petit h上次來港已有6年。今回來港的主要展品有以破碎瓷器拼合而成的茶几,向香港唐樓的瓷磚致敬,也有便當盒丶及織藤和皮革編織而成的辦公室桌等等,不乏日常見慣口面的日常用品,呼應了Petit h創作源自生活的方針。

Petit h每年均會到訪兩個城市,在世界各地以短期的展覽方式公開發售,間接為他帶來不少靈感。對於Godefroy,每次外遊都收獲豐富。上回他到訪泰國,記者形容他的創作就像輪迴,令到閒置的材料投胎再生,獲得全新生命。與不同地方的人互動,能夠令到他有很多新鮮的想法。相信當你遊覽香港站的petit h也能感受到他的自由和幽默。即使沒有消費的打算,觀賞每項作品都教人賞心悅目。我猜,petit h最大的意義從來不在於升級再造或善用資源,而是告許我們最俗套的道理——天生我材必有用。

最後問Godefroy「你最喜歡的作品是什麼?」「我最喜歡的作品就是我下一份作品!」

(圖片來源:Hermès)

Series:
時尚熱話
Tags:
Hermès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