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Hommes
Follow
Gucci母公司收購Valentino 30%股份,Kering集團看中了它什麼?
Karena Lam is On Our Cover
#FigaroExhibition 群星力撐MF X Leung Mo《See You In My Dream》展覽
#FigaroExhibition Wyman 揭曉 Figaro Exhibition 第二站!
法國五月French May專訪四位香港文藝代表
#FigaroIssue 容祖兒封面專訪|追逐歌手夢
#FigaroIssue 專訪陳漢娜Hanna與Takuro|模特情侶談愛情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4.03k views

Gucci母公司收購Valentino 30%股份,Kering集團看中了它什麼?

28.07.2023

歐洲時間7月27日晚上,Gucci母公司Kering集團宣布將收購總部位於羅馬的Valentino 30% 的股份,作為與卡塔爾投資基金Mayhoola 合作的一部分;而其中一個發展可能,是在2028年前全面收購Valentino。Kering在公佈半年業績的同時宣布了此次收,其旗艦品牌Gucci第二季度可比銷售額只增長了1%。到底,今次的收購行動反映了背景什麼現象?

Gucci母公司收購Valentino 30%股份,Kering集團看中了它什麼?(圖片來源:IG @maisonvalentino)

Gucci母公司Kering為什麼收購Valentino?

三大多品牌奢華集團,LVMH、Richemont、Kering,不斷通過收購有潛力的品牌,再以雄大財力和營運技巧將之變成下一隻「生金蛋的鵝」,是過去超過四份一世紀的奢侈時尚工業運作模式。除卻主力珠寶硬奢的Richemont,LVMH的Arnault家族和Kering的Pinault父子,從1995年起基本上是先鬥買品牌(中間Miuccia Prada老公Patrizio Bertelli曾有參與這場遊戲,但一早出局)。

(圖片來源:IG @alexandrearnault)

Kering在疫情之中,Kering的業績上跑輸大市,當Hermès、Chanel、LVMH營業額節節上升時,François-Henri Pinault不可謂不心急如焚。一年之內動作多多,先與Alessandro Michele不歡而散,近日再提早撤去Gucci CEO Marco Bizzarri,提拔SAINT LAURENT CEO Francesca Bellettini為集團副CEO,所有品牌都要向她報告。

(圖片來源:IG @francoishenripinaultfan)

當LVMH頻頻收購(Tiffany後,傳聞想吞下Richemont),又請來Pharrell擔任LV 男裝舵手,讓Kering有山雨欲來的感覺,不得不也作些反應。於是終於在7月尾公布業績時宣布向Mayhoola買下 30% 的Valentino股份。問題是:為什麼是Valentino?

(圖片來源:IG @maisonvalentino)

先看看世界價值最高的10大奢華品牌,The FashionUnited Index 2021排名分別是:LV、Hermès、Gucci、Chanel、、Cartier、Dior、Rolex、Tiffany、Coach、Burberry; Valentino只排在84,體量只佔$896,000,000美元。但從另一方面的熱度看,網上搜索時裝引擎Lyst 的大數據顯示,Valentino長期進佔最熱品牌的前5名,反映其受歡迎程度。今年初Kering宣布旗下最大品牌Gucci新任總舵手,是來自Valentino、在Pierpaolo Piccioli手下工作多年的時裝總監Sabato De Sarno,證明集團早已注意到Valentino的優秀成績。

(圖片來源:IG @pppiccioli)

另一方面,Valentino近乎「完美」的硬件(數十年的時裝檔案和品牌形象)和軟件(年輕的工藝坊人才),買下它也可以令Kering集團財務上的porfolio更靚仔。如今集團擁有旗艦Gucci、進入30億年收入層級的Saint Laurent外,Bottega Veneta仍在「安靜優雅」之中執著糾結,Balenciaga雖擁有傳奇背景加上Denma潮化加持,McQueen穩陣但作為品牌仍年青,但就再沒有其他類型,選擇具有意大利輝煌色彩,同時以高訂形象深入(富裕人士)民心的Valentino實在是合理不過。而且,在Maria Grazia Chiuri離開後,Pierpaolo Piccioli除了在行內人以浪漫主義贏得人心外,同步以Pink PP(螢光粉紅)、V-Logo、One Stud等新元素食糊,2022年也升到14.19億歐元收入,近幾乎加價(超過10%)速度也反映到它的實力。

(圖片來源:IG @maisonvalentino)

隱憂 - $會殺死「生金蛋的鵝」嗎?

Alessandro Michele離職時,再一次引發人們對Kering集團對待創意總監的詬病:出於對銷售額的過求追求,吸乾或握殺創意人,是耳熟能詳的悲情故事。在2017年單飛以後,Pierpaolo Piccioli極為忠於自我,展現深度人文關懷的創作和營銷手法,包括在北京頤和園行的高訂大展、在上海舉行的沉浸式戲劇《不眠之夜》、多次的文學廣告,統統都未必是市場下最性感、最潮最hip的動作,而Piccioli的風格會否受到Kering干預?干預又會否令Valentino失去吸引力?從而令這個擁有近60年歷史的意大利殿堂品牌沾上污點?這些都是值得關心的事。

(圖片來源:IG @pppiccioli)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