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Pierre Cardin 逝世留下6億歐元遺產,淪為國產行李箱代名詞?
Madame Figaro 春季刊現已上架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FigaroSurprise 當你的速遞員是男友力十足的MCM... feat. Mcm莫竣名
#FigaroSecret What\\\'s in my bag Feat. Kenny Kwan
#EmpowerF 蔡思韵 Cecilia Choi
On Cover:Lucy 李元元
5.83k views

Pierre Cardin 逝世留下6億歐元遺產,淪為國產行李箱代名詞?

03.01.2021

Pierre Cardin 以98歲高齡辭世,總不能算是太悲哀的事。對於喜愛時裝的人而言,Pierre Cardin 是既親近又遙遠的名字。一方面,用他名字出品的行李箱一千幾百就買到,另一方面,他是Jacquemus、Jean Paul Gaultier等人的偶像,屬神級人物。在同期的Balenciaga、YSL都被財團收購後,Cardin是如何走上這個獨特的地位?

Pierre Cardin 時裝界引入「特許經營權」名牌第一人

假如你有逛過永安先施之類的百貨公司,很可能在行李箱部門見過「皮爾卡丹」的產品,而且一點也不昂貴,大約1000上下,甚至你媽媽都會以為買了法國名版——儘管是中國製造的。若干年前,我姨媽在內地買過一件繡了Pierre Cardin簽名高標的羽絨褸,大減價時才600幾人民幣。當然,我們明白這種產品叫「特許經營」,就像7-11便利店,任何人都可以向品牌付專利版權費,然後用其名字做生意。

1974年,皮爾卡丹帶著印了他名字的大眾化產品登上《時代》雜誌。

曾經把名字印在飛機上,是為最早的Crossover先驅。

Cardin犀利之處,除了他在60年代中就想出這策略外並成為首個實行「特許經營」的時裝設計師外,更是幾乎唯一一個能夠堅持維持全資擁有個人品牌的大師。早20年前,類似「 皮爾卡丹羽絨」的「巴黎世家恤衫」都很常見到,早兩年我還在大阪黑門市場買過「Yves Saint Laurent襪子」(不清楚是dead stocks 還是Kering 忘記回購license 的日本廠,甚至是偷偷繼續生產的「假貨」),但在90年代的老牌復活浪潮之中,這些曾經生產打火機甚至拖鞋的品牌都被背後的財團買回特許經營權。原因自然是讓這些二、三流工廠印名在產品上太cheap,影響main line 的價值。

然而Pierre Cardin並沒有像他的同業般被人收購,據報導Cardin留下了6億歐羅遺產。他自己說過在license上賺錢令他保持自由獨立。上網搜查,原來Cardin的特許經營猶如一個天羅地網,每個地區都有不同的廠商代理,不但是土耳其、中國大陸、台灣這樣的分類,按進內地版的網站發現,原來細分類到「男休閑,男羽絨服」和「床上用品」都有不同的生產商(產品設計跟他的風格全無關係)。如果所有廠商每賣一件貨都要向Cardin付版權費,的確很和味。

60s太空時代未來主義先驅,Jacquemus、Jean Paul Gaultier視之偶像

說回這位時尚大師的貢獻,早在50年代成名,但真正大放異彩、最具代表性的,肯定是他在60年代”Space Age”創作的未來主義作品。那些反傳統的服裝輪廊,充滿了戰後的樂觀心態,對未來一片光明的想像——在人類上太空、登陸月球,移民火星的日子也不遠了。當科幻片的食物變成一粒藥丸時,人類穿著的應當結合現代主義建築物線條和人造纖維面料質感的時裝。而這些大膽的設計,就似是《Blade Runner》想像的2020年,但在現實的2020時裝反而沒有那樣的想像力!

品牌充滿樂觀情況和想像力的太空時裝

在他離世後,從時裝界最德高望重的Jean Paul Gaultier到最當時得令的Simon Porte Jacquemus 都表示他們對Cardin 無比敬重。17歲就得到Cardin 賞識的Gaultier自是視之為恩師,如果你看到Cardin 的小尖胸設計,不難明白Madonna後來穿的雪糕筒胸衣靈感從何而來。而Jacquemus 更貼出他在位於南法Cardin設計的泡泡宮(Palais Bulles)的度假照片悼念。而在專門研究 Miuccia Prada 的IG帳戶@whatmiuccia 上,版主也貼出大師的舊作與Miu Miu 2008春夏系列作比較,引證Miuccia 亦受到Cardin的啟發。

Miu Miu 2018 春夏受到大師60年代創作啟發,同樣放名字英文縮寫在胸前。

商業頭腦、創意雖高,為甚麼地位卻不及Saint Laurent、Balenciaga?

有「時裝外交家」之名的 Pierre Cardin 與中國關係良好,早在80年代就將法國著名餐廳Maxim’s 引入北京,事業橫跨時裝、餐飲、建築(去世前在威尼斯的Palais Lumiere光之宮還未建成)。Cardin也是將時尚名氣大眾化和實利化的第一人,令時裝不再高不可攀,(人人都負擔得起的)一條領巾、一支金筆印上名牌名就如點石成金,啟發了往後所有大品牌都要把時尚生活品味化。但是,他的致命傷是franchise得。實在太濫,品牌形象早被拖到百貨公司地牢,與high end絕緣,時尚大師的地位也被同期更懂得珍惜羽毛的聖羅蘭蓋過(前者在巴黎的店門長期關閉,後者以遺產建有兩座私人博物館)

2019年,品牌在長城舉行fashion show,但事實是時裝界對他早已沒有興趣,因為印上他的「名字」的產品太濫,失掉光環!

Raf Simons 時期 Dior 曾在 Cardin 的建築作品泡泡宮行騷

Jacquemus 貼出他在泡泡宮度假的照片來悼念大師。

在眾多特許經營中,日本版最接近原裝版本。

將來,世人記起 Pierre Cardin的是他的商業頭腦,多於他的前衛非凡設計——所謂蓋棺定論,就是這樣無奈!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