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Hommes
Follow
Van Cleef & Arpels Legend of Diamonds 高級珠寶系列 釋放白鑽魅力
Karena Lam is On Our Cover
#FigaroExhibition 群星力撐MF X Leung Mo《See You In My Dream》展覽
#FigaroExhibition Wyman 揭曉 Figaro Exhibition 第二站!
法國五月French May專訪四位香港文藝代表
#FigaroIssue 容祖兒封面專訪|追逐歌手夢
#FigaroIssue 專訪陳漢娜Hanna與Takuro|模特情侶談愛情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2.16k views

Van Cleef & Arpels Legend of Diamonds 高級珠寶系列 釋放白鑽魅力

27.10.2023

提及高級珠寶,鑽石在無數女性心中絕對享有無可比擬的吸引力。作為一家擁有百年傳承的珠寶名家,Van Cleef & Arpels深諳鑽石的魅力,並巧妙地將其融入女性的生活中,透過精湛的工藝,將鑽石的魔力完美展現。與此同時,他們以藝術的筆觸編織了一場無盡的創意之旅-「白鑽變奏曲 – Legend of Diamonds」系列。這個系列由82件珍品組成,源自品牌悠久的遺產,超越時光,透過完美的設計、獨特 的創意,以及珠寶的璀璨光華,揭示了鑽石的本質,述說一個永恆的傳奇。

(圖片來源:Van Cleef & Arpels)

Radiant Fusion

Legend of diamonds的故事始自世家於2018年與「Lesotho Legend」締結的緣份。這塊未經琢磨的原石擁910克拉的重量已非常矚目,在當時是全球第五大優質原石,而隨後世家致力推動可持續發展,確保原石的來源透明而可追溯,Legend of diamonds系列的25件Mystery Set隱密式鑲嵌珠寶遂應運而生。系列中的每一件作品都彰顯了白鑽卓越的純淨淨度和皎潔之美,這種美麗與彩色寶石的深邃感形成了鮮明的對比。Chevron Mystérieux項鏈無疑是整個系列的焦點之作。這款項鏈汲取了1950年代時尚界和晚禮服的靈感,以白K金和玫瑰金製成,其3顆梨形切割鑽石分別重達31.24、12.18 和12.07卡,均為DFL級別的2A型梨形鑽石,此外還搭配了一顆1.08卡的DIF級別的2A型圓形鑽石。項鏈上採用了傳統的隱密式鑲嵌技術,鑲嵌了祖母綠、藍寶石和閃耀的鑽石。其3顆巨大的梨形切割鑽石閃耀璀璨,仿佛隨時要從這色彩繽紛的作品上滴落下來。這條項鏈秉承了世家的可轉換式珠寶設計傳統,提供6種不同的佩戴方式。中央的墜飾可以輕易滑到鏈條上,而另外的兩顆鑽石則可用於打造華麗的耳環,不但是對鑽石的致敬,同時也是珠寶工藝的極致體現。

世家另一亮點之作便是Collerette Mystérieuse項鏈,它展現了極具幾何美感的設計,其造型猶如高級訂製時裝的華麗衣領,輕盈優雅地垂墜於頸部。這款項鏈以鑽石和傳統隱密式鑲嵌技術製成,紅寶石和粉紅色藍寶石則交替排列,彷彿是一排精緻的蕾絲。這件饒富圖像風格的項鍊,造型恍如高級訂製時裝的衣領。項鏈以白K金、玫瑰金、兩顆分別重51.14和10.52卡的DFL級2A型祖母綠式切割鑽石等製成,比例勻稱的祖母綠切割構成有「網球場」之稱的造型。這種長方形切割法是為祖母綠寶石特意開發,四邊呈斜向切面,以寬大的桌面見稱,令寶石看起來特別深邃迷人。由頂部向四邊輻射的同心切割面締造迷人的鏡像效果,彰顯兩顆寶石的璀璨光華。鍊節採隱密式設計,藏於金屬框架下,帶來舒適的觸感。項鍊背面的鏈扣亦掩藏於鑲嵌鑽石的立體蝴蝶結下。在胸口綻放閃爍流螢的中央主石探活動式設計,可拆下並為戒指妝點俐落如建築的線條,而項鍊吊墜則可換上Individual Mystery Set隱密式鑲嵌紅寶石元素,橢圓形切割的寶石完美覆蓋圖騰表面,將金質鑲座完全掩藏,效果特別輕靈流麗。

(圖片來源:Van Cleef & Arpels)

Sparkling Prelude

「Legend of diamonds – 白鑽變奏曲 」彰顯鑽石於世家珠寶設計的崇高地位,並在不同系列幻化出千姿百態,演繹出無數藝術鉅作。世家於1906年出售的第一件作品 – 鑲嵌明亮式切割鑽石的心形設計,開啟了品牌歌頌鑽石的樂章開端,20世紀初期我們能看到浪漫「花環」(Garland)美學,到20年代由裝飾藝術運動的White Jewelry白色珠寶美學主導,我們見證了設計的演變。1925年的國際現代裝飾和工業藝術博覽會標誌著品牌的一個過渡時期。抽象的設計如完全由鑽石製成的「束帶」手鏈,一般疊戴於手腕,靈活設計突顯當時藝匠的精湛工藝。歷年典藏及經典作品啟發Design Studio創作出Floraison de diamants手鏈及Diamond chandelier吊飾耳環,兩者皆可轉變成胸針,教人耳目一新。

(圖片來源:Van Cleef & Arpels)

Adorned in Abstract

接下來數年,品牌選擇繼續探索更抽象的風格,擁抱尖銳的幾何原則和對比鮮明的色彩搭配。白色珠寶美學以鉑金和鋪鑲鑽石為特徵,以「咆哮的二十年代」長項鏈及Chrysler耳環的對稱線條重新演繹,後者呼應美國初代摩天大樓Chrysler Building的建築風格。20世紀30年代末至50年代初,儘管更加張揚的黃金首飾出現,但鑽石仍然佔據了主導地位。1937年的國際藝術與技術博覽會見證了「Médicis」項鏈的首次亮相,它是一款受歷史主義啟發的流麗而璀璨的設計,多排長方形切割鑽石隱沒在隱密式鑲嵌鑽石緞帶之下,佈滿錯落有致的圓形切割鑽石,短頸鏈末端垂墜一顆 梨形切割鑽石吊墜。直到1940年代期間,鑽石用以點綴作品設計及浮雕,與拋光或縐紋與黃金分庭抗禮。材質相襯交織出璀璨光輝,成為Passementerie précieuse項鏈、Precious ribbon戒指及Boogie-woogie手鏈的藍本。

(圖片來源:Van Cleef & Arpels)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