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Hommes
Follow
專訪周殷廷 Yan Ting :一愛十六年
Karena Lam is On Our Cover
#FigaroExhibition 群星力撐MF X Leung Mo《See You In My Dream》展覽
#FigaroExhibition Wyman 揭曉 Figaro Exhibition 第二站!
法國五月French May專訪四位香港文藝代表
#FigaroIssue 容祖兒封面專訪|追逐歌手夢
#FigaroIssue 專訪陳漢娜Hanna與Takuro|模特情侶談愛情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5.86k views

專訪周殷廷 Yan Ting :一愛十六年

10.04.2024

出道九年,近年漸漸為人熟悉的歌手周殷廷(Yan Ting),15歲就立志要當歌手,大學本想讀音樂系,結果讀了電影。外型不俗,怎麼看都是情場無敵的他,常唱情歌,但其實34歲的他只談過一次戀愛,一談就十六年。分手那年,情人不見了,唱歌事業幾乎要放棄了,人生跌到谷底。「我放下了。」今天他嘴裡承認放下了那段情,Yan Ting卻把經歷寫成情歌,幻想有天舊情人邀請他參加自己婚禮,自己坦然赴會。

(圖片來源:Madame FIGARO )

舊式舊式廣東情歌

「小時候喜歡哼歌,如果把它推到極致,會是甚麼?可以是唱歌老師,也可以是表演者。」那年頭,Yan Ting喜歡陳奕迅、張學友、謝霆鋒,他做的音樂,有電子有舞曲,但情歌不少,而且多Old School的,聽來像八-九十年代廣東歌,「對。我最喜歡九十年代到千禧年代的廣東歌。我的新歌《三生有幸》是故意走2000年代的那種風格,那些鼓那些音樂,很像當當年伍樂城的風格。我覺得,舊式的Ballad在香港人心中,一定是最根深蒂固的。」

新歌《三生有幸》由他包辦曲詞監唱,是他首次作這樣的嘗試,全因歌的背後有一個真實經歷:「我曾經有一段很長的關係,想過求婚,但最後我沒有成功。我們之間沒有任何的背叛,但最後純粹是因為並不適合,大家就分開了。」沒有成功的意思,是有求婚?「有嘗試,但最後還是分開了。感情慢慢淡了,(她)覺得未必可以和我共渡餘生,我當然非常傷心。」他反思了很久,到底那裡出錯了?有甚麼可以做或自己原來沒做?這種想法,可見是受盡了情傷了,「我創作這首歌的時候,就在想有一段很刻骨銘心的關係,那個位置是終點?如果有一天前度 邀請你去他的婚禮 我會不會去呢,我去會不會祝福他呢?」

(圖片來源:Madame Figaro )

「我Move Forward了!」

他竟然只談過這一次戀愛,「我拍了十六年,由15歲開始拍到31歲。所以其實我們真的要準備結婚了。」那應該還在傷吧?他低聲說:「我Move Forward了,我Move Forward了……你還是有傷口,那個經歷一定在的。你遇到一件遺憾的事,它不是一個洞,需要填補,到你80歲時回看,它在你人生這幅畫裡面,不是一個失誤,它有自己的形態。」刻骨銘心的愛情,是怎樣的?「你有很多很多的經歷, 都是跟她一起渡過,因為我只拍過一次拖,我的未來,所有的憧憬,對未來的想像,其實都是用着這個人去想像。失去了的時候,打擊之大是,你從來沒有遇過這樣的事。」

Yan Ting情歌不少,會否每一首歌,多少都在投射這段感情?「有部份的投射……若有一天我很開心,似乎在拍拖,你可以再問我。」你有遲疑,是不是不想讓她覺得,每一首歌都在寫她?「其實是,因為我覺得不是太好,她會覺得你是不是還耿耿於懷,我不想給她這個感覺。因為我已經進步了。當我創作時,我會拿最真實的東西出來,暫時我最真實就是這些,我也不會假裝不是。」這麼聽來,面前這個看似瀟灑風流的,其實是個癡情男子,心還在痛。「有進步」這三個字,似乎是好一點,仍未痊癒的意思。

愛情對他很重要,但他自言並不浪漫,「我覺得我不浪漫。」你甚麼星座?「天蠍座。」聽說天蝎座並不浪漫,但天蝎是堵牆,你對他好,他就對你好,「我覺得我不是很懂浪漫,我很難自己說自己浪漫,你明白嗎?這應該是由別人來說的,誰會說自己是個浪漫的人了?」

(圖片來源:Madame FIGARO )

失去了兩樣最重要的東西

Yan Ting在新加坡出生,約在十年前來港,他大學讀電影,來港後一邊做拍攝工作,開設自己的製作公司,一邊追逐歌手夢。時間回到2018-2019年,已發展了六、七年歌唱事業沒見起色的他,幾乎要放棄歌唱了,「我在2018年出最後一首歌,公司說我們要收緊資源,因為收入入實在不行。在商言商,這是非常合理的,我從沒怪他們。只是我很痛苦,因為我未夠好。」Yan Ting:「我犧牲了這麼多時間,希望建立一個家園,這段關係,去到求婚,但我失去了這段關係,也沒有了我的事業。失去了兩樣最重要的東西,我的人生是為什麼呢?」小時候他覺得命運在我手,所有事情自己都可掌握,「但當你長大了,你會發現就算你多努力,有時候都真的未必可以……」還不信命運?「信,現在信了。」有天他收到一通電話,馬上回到新加坡嘗試拯回關係,跟公司丟下一句「我不唱歌了!」他說:「我的歌唱完了,我接受這件事。我沒有贏,但我試過。」

(圖片來源:Madame FIGARO )

回到新加坡的日子,他嘗試拯救感情,日間在朋友的餅店做餅,替他照顧小朋友,過平凡的人生,有天他再接到唱片公司電話,告訴他,ViuTV想要他的《遲了悔改》成為電視劇《太平紋身店》主題曲,問他想不想回港。「我說我不需要回來,有聽眾我已經夠了。」過了一陣子,他因家人留港而回來,公司再問他:「你要不要再試最後一次?」他答應了,推出最後一試的這首歌叫《意外現場》,上架一年,YouTube點擊率現在達400多萬,他留下來了。雖然他說那段感情沒有背叛,但Yan Ting《意外現場》唱的就是自己被背叛了,主角呆在意外現場,着女方別再來:「需開解你的不是我。」

(圖片來源:Madame FIGARO )

新歌《三生有幸》像極八、九十年代主流情歌。他堅持要一手包辦曲詞監唱,就是因為這首歌太私人,即使歌詞裡有不太啱音的地方,也不想有監製跟自己爭辯,「我知道任何監製都不會讓這件事發生,所以我不理,一意孤行。」

越來越多人認識Yan Ting。問說話時道理很多的他,怎定義自己作為一個歌手,他說:「我會定為無形。我不會鎖死一定是Trap、電子、Ballad、跳舞,某一種風格。」Yan Ting說自己甚麼音樂都聽,他已在準備下一首歌,他笑:「你一定猜不到。一般做法就是情歌爆了,會Double Down再做情歌,有風駛盡𢃇,但你柴燒完就沒有了,這對個藝人發展是不好的。」他甚至沒有停下來做自己的本業,拍攝工作,「我覺得,劉德華都可以唱歌、拍電影,也有公司,我可不可以是劉德華呢?」愛情也像劉德華,有了也不承認?他笑而不語。

(圖片來源:Madame FIGARO )

Celebrity @whoisyanting
Wardrobe @dolcegabbana @maisonsanstitre @lanecrawford @giuseppezanotti @chowtaifookjewellery
Coordination @no.428

Fashion Director @danitorial
Fashion Stylist @nwynova
Video Director @thecobacola
Videographer & Editors @hanleychu
Photographer @leung_wai_leung
Hair @milkchanhair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