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波蘭插畫師Mateusz Kolek展覽|教你放低手機遊世界
Tyson Yoshi is on our Digital Cover
#Figaroart 現代詩人Wyman 帶你遊歷V&A博物館尋找浪漫
#FigaroTalk 專訪Sabrina張蔓莎 《刹那的》
Anson Kong x McLaren
#FigroTalk 專訪Ian陳卓賢 《留一天與你喘息》
#FigaroTalk 專訪Anson Lo 盧瀚霆《Mr. Stranger》什麼是他的首要揀偶條件?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Art
3.62k views

波蘭插畫師Mateusz Kolek展覽|教你放低手機遊世界

16.08.2022

逃避現實並不可恥,在波蘭插畫師Mateusz Kolek的作品中,熟悉的都市背景以飽和色彩與新奇角度呈現,超脫現實的氛圍,讓人發掘到前所未有的情感。金魚街、天星小輪我們見慣不怪,在Mateusz眼中卻成為了夢幻創作的根源,或許透過他的作品我們可重新認識香港這個叫我們莫失莫忘的都市。Mateusz今次聯同藝術品牌Ztoryteller合辦《Alone Together 2022》by Mateusz Kolek展覽 ,展覽內容非常豐富,包括首次展出的手稿、波蘭手造蠟燭、Curious Design手工絲印畫作、與波蘭環保時裝品牌Pat Guzik限定時裝系列等等,同時亦特別邀請了導演陳健朗和歌手演員張蔓莎(Sabrina)為展覽擔任聲音導航。

(圖片來源:Instagram @Ztoryteller.official )

《Alone Together 2022》by Mateusz Kolek展覽 地點:中環置地廣場地庫Belowground 展覽日期:現在至8月28日 (圖片來源:Instagram @Ztoryteller.official )

Mateusz Kolek展覽 | 因為王家衛

「2017年我的伴侶Pat Guzik參與了一個時裝設計比賽,她運用了我一些關於香港夜景的插畫在她的設計上,當知道她進入決賽後,我們便一同來到這個城市。自從看過王家衛的《重慶森林》後,便一直想到訪香港⋯⋯當Pat贏得比賽並要旅居香港4個月,我倆簡直說不出的興奮!我對香港的第一印象是:我永遠摸不清這座城市的複雜性,感覺像是游進一片充滿傳統、儀式、味道和符號的大海,隱身於黑暗後巷或霓虹燈之下,都能在每個角落找到一個故事的開端。」

「那4個月是我最很愉快的回憶,每天在灣仔、上環、佐敦、尖沙咀閒逛,嘗試解鎖這片土地密碼——為何橋底下的老婦人會用拖鞋拍打照片?為何摩天大廈中間會有洞?原以為是想營造氣流,但原來是為了開路給山上的龍飛往大海,感覺很夢幻!每晚我都覺得自己像被催眠的飛蛾撲向街頭的霓虹燈牌,就像在王家衛的電影中,他用非常詩情畫意的手法描繪出大都市的寂寞。可能是受到電影的影響,但我真的很容易在香港街頭看到這份孤寂。香港讓我最驚喜的是市區以外的離島,生活節奏變得異常慢,沒有車輛,只有漁船與單車。我特別喜愛到長洲走走,在那裏我發現了一處近墓場的隱蔽沙灘,附近還有許多流浪狗⋯⋯我必須把這地方畫下來。」

「我希望透過畫作能表達我對這城市的傾慕,儘管我對它認識不深,可能花上一輩子也不能完全理解,但我依然想表達我的愛意,引述另一位香港愛慕者Christopher Doyle(杜可風),『創作的唯一功能是成為沉默者的聲音,給予他們從未想像過的形態,我們或許不能改變歷史的推前或仕紳化,你不能停止它,但至少可以說聲看看你將失去些什麼?』」

"Cheung Chau" by Mateusz Kolek

Mateusz Kolek展覽 | 通往屬於自己的世界

Mateusz從小喜愛聽故事,在祖父的陪伴下培養出大大的好奇心:「懂事以來便喜愛作畫,亦非常喜愛故事。小時候祖父常跟我講故事,神話、歷險記,真的很神奇小孩可以根據幾句說話便能創造一個畫面,在腦中創造全新的世界,整個過程是會上癮的,小時候想像過的圖像到現在還記憶猶新。長大後我覺得需要說出自己的故事,插畫便是最完美的媒體,它像一把能打開屬於自己世界的鑰匙。若我能憑顏色、氛圍、構圖引起你的注意,或許你亦能從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故事。」

作品中不乏日本漫畫色彩,在上世紀80年代波蘭長大的Mateusz沒有太多機會接觸有趣的書籍與電影,只曾看過兩本關於東方藝術的書籍,卻從此埋下創作伏筆,「花了不少時間理解為何書中的作品只需簡單線條就能表達出如此強烈的印象,真實且優雅。至於日本漫畫我是長大之後才接觸,早期波蘭的電視只播《龍珠》、《美少女戰士》等動漫,對我來說太過吵鬧,大學畢業後朋友推介宮崎駿、士郎正宗、大友克洋的作品,深深被他們的風格影響,他們亦是我想到訪日本的原因。」

藝術品牌Ztoryteller新近策展名為《Alone Together》展覽,收錄了Mateusz多年來遊歷香港、東京等地與在家鄉克拉科夫的「所見所聞」,並出版精裝版畫冊。作畫多年,這本畫冊卻竟然是Mateusz首次能隨心所欲的創作,「商業插畫要滿足客人的需求,往往被要求表達一些指定的信息⋯⋯我的任務只是以最吸引、新鮮、有趣的手法把信息呈現。我也是最近才真正花時間完成首本個人畫冊,說真的感覺很奇妙。

作畫對我來說便是我的全世界。不能夠想像自己做其他工作。每天我都非常感恩可以把有趣的想法傳遞給別人!」

"Blinded By The Lights" by Mateusz Kolek (Exclusively for Madame Figaro Hong Kong)

Mateusz Kolek展覽 | 孤獨但不孤單

在Mateusz的畫作中,不難發現哪怕在喧鬧的都市,主角都是孤身隻影,「展覽的名字《Alone Together》是Ztoryteller 的創辦人Alice構思出來,非常奇怪以往我根本沒留意到畫作中的孤獨感。想想其實一個人獨自坐在酒吧或乘坐渡海小輪,其背後到底隱藏着什麼故事呢?有趣的是當初Alice起名的時候還沒有Covid,萬萬想不到現在這名字會引起那麼多的共鳴。我們兩人身處異地共同計劃這本畫冊,Alice鼓勵我想到什麼就畫什麼,不用太多顧慮。我們覺得《Alone Together》有點療癒身心,現在人人都會感到孤單,但只要我們團結起來,或許能為彼此帶來一點歡樂。」

Mateusz Kolek首本個人作品集《Alone Together》,藍盒限量版內附畫冊、art print與證書。(圖片來源:Instagram @Ztoryteller.official)

Mateusz Kolek展覽 | 沒有網絡的安逸

在人人都是低頭族的時代,Mateusz卻反其道而行,每次出遊都不帶智能手機,只靠自己的雙眼感受身邊發生的一切,「雖然充滿挑戰但獲益良多。我只會帶著一部老舊的諾基亞手機,連線上網太過方便,可找地圖、翻譯器,但卻干擾了旅途上的風景,我一刻也不想錯過。沒有網絡,我的感官引擎的轉速好像加快了一點點,失去了透過滑手機來向外面世界求助的誘惑,你可以享受每一次相遇帶來的樂趣,並讓大腦發揮對各種場景的想像。我仍然在用那部諾基亞通訊,但現在亦會帶智能手機充當相機,有無線上網時才偶爾連線查看東西。」

"2020 Vacations" by Mateusz Kolek

Mateusz Kolek展覽 | 深怕美好幻滅

「你可能留意到我的風格深受日本藝術影響,從萬千有關東京的電影、書籍、動漫中,它早已在我腦海組建出一座魅力十足的城市。我遲遲不敢到訪那裏可能是怕這完美畫面會在真實中幻滅,現在想起來真覺得自己愚蠢,首次到訪日本雖只有兩個禮拜,卻遠遠超乎我的預想:一班穿着瑪利奧兄弟服飾的人在涉谷街頭玩卡丁車;上班族帶着一比一的姆明公仔閒坐咖啡屋;機械人打理的寵物美容店,這些場景全都讓我立馬置身於漫畫世界之中。了解到達摩玩偶與招財猫背後的故事及儀式,又讓我意識到日本那些美麗的東西背後總有更多故事待我發掘。」

「仍在東京時,我對世界之後會有怎樣的改變,以及人和人之間會如何被分隔毫無概念,因此不影響旅途中我們的興致和食慾。我當時仍未知道我們在日本的那段時間,剛好是整個世界因疫症轉變為新世界的時刻。一年半之後,我和一位熱愛旅遊的朋友Artur在克拉科夫一個古老猶太墳場附近的樹蔭下聊天,他引述一句法國詩人Paul Valéry說過的話:『未來和我們過去所想像的不同了。』他是對的。現在看來,未來完全不同了,但我對東京的渴求仍然未止息。」

"Shibuya" by Mateusz Kolek

Mateusz Kolek展覽 | 克拉科夫的慢活態度

「我在克拉科夫居住了20年,對這裏有很深厚且又愛又恨的感情。克拉科夫是個古老的城市,有漂亮的城堡、數百年歷史的教堂等等,多年來不少藝術家因為這城市獨特的文藝氣質而走訪這裏,22年前我來這讀書時也深深感受到這股強烈的氛圍,走在路上不禁會想哪位偉大藝術家亦曾走過這些道路。初時我可能對這偉大歷史有點懼怕而不敢面對,但從旅遊中我開始學習到以平常心欣賞這座城市,創作靈感亦從四方八面地湧現。」

「克拉科夫最獨特之處應該是其休閒的生活節奏。在猶太區Kazimierz的酒吧與咖啡室,你會看到無時無刻都坐滿人群,他們看似根本不用工作,總是與朋友歡聚。我搬離這區的原因亦是因為我曾試過早上下樓買麵包,遇見朋友後要第二天早上才回到家,很享受這種生活,但可以想像很難專心工作。」

"Skaleczna" by Mateusz Kolek

Mateusz Kolek展覽 | 減速尋回自我

「疫情前我的生活非常緊湊、混亂。不暪你說,我倒很嚮往那種模式,每年出遊數次、參與令人興奮的創作項目、認識形形色色的人。這種追趕的節奏雖美好但也很累人,不斷接收新資訊卻無法好好理清思緒,把它們好好記錄下來。疫情中最大的收穫是讓我停低,全世界也安靜了,沒有半封客戶的電郵,我開始想如果沒有客戶的話怎麼辦?於是我拾回初衷,為自己而作畫。突然間這想法令我覺得無比安心,我開始畫下許多新點子,整個創作很自然順暢,不受死線限制,創作過程比起成品更讓我快樂。」

「以往的作品多是記錄看到的人事物,現在我較會專注表達自己的內心。城市生活停頓了,我與女友開始花更多時間在鄉郊的家裏,在樹林中散步、摘野菇、到湖上暢泳、用營火煮食……從鄉郊生活中找到不少樂趣。現在只要我們有時間便想回鄉下,安下心來自然會有更多靈感。」

"Shinrin-Yoku" by Mateusz Kolek

Mateusz Kolek展覽 | 藝術共情

對於Mateusz而言,作畫猶如一劑解憂藥,除了自己享受創作過程,最重要的還是與人交流:「畫畫就像冥想一樣,在空白的畫紙迷宮上會有千千萬萬的路線,你要想辦法尋找自己的方向分享你的喜悅。藝術是世界大同的語言,是與人交流最好的工具。年紀愈大,愈會發現溝通是非常重要,每個人都想被理解、接受,若果透過畫作別人能看懂我的情感,那意義尤其重大,就如當我看到別人的作品並引起共鳴,我會感到安慰世上還有人與我的想法一樣,我希望自己的作品也能有這種感染力。」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