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專訪冰島混血華裔歌手Laufey香港演唱會:凌亂的本質讓愛變得美麗
Karena Lam is On Our Cover
#FigaroExhibition 群星力撐MF X Leung Mo《See You In My Dream》展覽
#FigaroExhibition Wyman 揭曉 Figaro Exhibition 第二站!
法國五月French May專訪四位香港文藝代表
#FigaroIssue 容祖兒封面專訪|追逐歌手夢
#FigaroIssue 專訪陳漢娜Hanna與Takuro|模特情侶談愛情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Art
4.31k views

專訪冰島混血華裔歌手Laufey香港演唱會:凌亂的本質讓愛變得美麗

Laufey香港演唱會|出生自音樂世家的冰島混血華裔歌手Laufey,即將在9月20及21日於香港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舉辦她的首次香港專場演唱會,同時亦她於九月初剛推出了第二張個人專輯《Bewitched》。自幼以大提琴手的身分與交響樂團共同演出,並參加位於冰島的各大歌唱比賽,讓當地聽眾逐漸洞悉她的音樂天分。在2021年發表了首張個人迷你專輯《Typical of Me》的Laufey,糅合自身對於古典音樂及爵士樂的熱忱,讓世界各地的樂迷重新認識爵士樂和古典音樂之間的美學。透過Laufey的醇美歌聲及描繪對於愛和感情關係的詞曲創作,她的作品滲透著一種復古的浪漫氛圍。

(圖片來源:IG@laufey)


在Laufey的全新專輯《Bewitched》中,她延續了《Everything I Know About Love》的主題,進一步以自身經歷和空想情節,探討自己對於「愛」的定義。在稍前與流行音樂及時尚雜誌《Clash》的訪問中,Laufey談及為了籌備《Bewitched》而閱讀了Alain de Botton的《Essays in Love》、Natasha Lunn的《Conversations on Love》及Jane Austen的著作等,並形容愛情為 「雜亂的」(messy)。然而在推出了《Bewitched》以後,Laufey在此次的訪談中更為確立了這一個對於「愛」的觀點:「在進行了這一切的研究以後,我折返了原點——我仍然覺得是雜亂的。我意識到不只是我認為它是雜亂的,其中凌亂的本質讓愛變得美麗,從而讓我們與它牽引在一起。」

(圖片來源:IG@laufey)

第一次發現了美和孤獨

Laufey在於歌曲製作和主題上亦漸趨成熟,她亦想以自己的創作讓大眾認識更多關於古典音樂和爵士樂之中的樂趣:「《Everything I Know About Love》是純真的。它是我在20歲到22歲之間創作的專輯,亦是我首次作為唱作歌手的體驗。那時候我搬離了舊居,來到一個新的城市,並初次瞭解到愛情的模樣。

《Bewitched》則是在主題和歌曲創作上是相對地成熟的。我亦在此張專輯中靠近於自己在古典音樂和爵士樂的背景。一切都是現場錄製的,並沒有使用合成器或鼓機等。我在這一張關於『愛』的專輯中傾注了很多心血,我從沒幻想過自己可以在舞台上,並面對成千上萬和我年齡相仿甚或更小的樂迷,讓他們和我一起吟唱爵士樂的歌曲。作為一名古典及爵士音樂家,在我的成長過程中一直感覺到似是缺少了這一份共鳴,現在我覺得找到了。」

許多音樂人在創作的路上,都需要一個獨處的空間,來釐清自己的思想。然而對於Laufey而言,這一種孤獨感是在移居到洛杉磯以後,才首次體驗到它對於自己的創作的影響:「孤獨是一個非常寂寞的詞語,但我不認為它是帶有貶義的。在獨自移居到洛杉磯的過去兩年間,我發現了美和孤獨的存在。我有一個雙胞胎姊妹在同一間睡房裏成長,因此孤獨並不是我真正體驗過的東西。我跟家人的關係非常親密,身邊總是有人在陪伴著。我在過去兩年間第一次瞭解了孤獨、體驗了孤獨,也學會了愛上孤獨。孤獨是我寫音樂的地方,亦是我進行思考的地方。」

(圖片來源:Laufey首張專輯《Everything I Know About Love》)

「我希望能給年輕的自己一個擁抱,我希望孩子們在聽到這一首歌時,能勇於追求自己的夢想。」–Laufey

瘋狂的夢想

Laufey擅長在歌曲中以自己的個人經歷或構築一個空想的情節,從而讓樂迷產生一種如觀賞電影和閱讀小說的共鳴感。在首張專輯《Everything I Know About Love》中,她表示〈Questions for the Universe〉為自己最喜歡的歌詞之一,同時亦透露了在最近的專輯《Bewitched》裏的一首最具意義的歌曲:「我和《Bewitched》正在處於蜜月期,因為它還沒有發行。現在的我似是埋藏著很多秘密,但專輯裏有一首歌——那是一封寫給13歲的自己的信。歌詞內容是23歲的我在安慰13歲的自己;當時的我是一個內儉的孩子,覺得成為歌手是一個遙遠的夢想。我的名字是中文和冰島語的結合,無論在哪裏都似是一個外國名字。在歌詞的第一節中,我敘述了人們不知道怎樣喚你的名字的情形。在最後一節中,我形容一天站在舞台上的時候,觀眾會尖叫你的名字。當我寫下這份歌詞時,我開始哭泣——因為生命是如此瘋狂的。我希望能給年輕的自己一個擁抱,我希望孩子們在聽到這一首歌時,能勇於追求自己的夢想。」

(圖片來源:IG@laufey)


美國爵士唱作歌手Norah Jones對Laufey的音樂產生了重要影響,Jones亦曾經主演了由王家衛執導的《藍莓之夜》。Laufey提及40、50 年代的荷里活電影,在無意間賦予了她於創作上的靈感:「Gershwin的《An American in Paris》、Nora Ephron的電影如《You’ve Got Mail》及《When Harry Met Sally》等,都是寫得很好的故事,也是我在自己的創作上想要邁向的目標。」古典樂與爵士音樂在於表演形式上存在著差異,前者主要透過反覆練習及精準演繹以完整一場演出,後者則以即興和隨性的演奏來帶動現場的氣氛:「我有著古典音樂的背景,所以我都擅長跟隨書本上的東西做事、害怕做著以外的事情——我在規則中找到了安全感。當我開始接觸爵士樂的時候,我必須即興發揮,但是自由度太大了。當時我不知道自己應該做甚麼、不想做錯事,但對我來說就在那時候,音樂和生活開始變得真正有趣起來。爵士樂和當代音樂中的自由讓我得以真正表達自己,並學會在完全不同的層面上展現對於音樂的熱忱。」

(圖片來源:Clockenflap Presents: Laufey, Live In Hong Kong)

Laufey : 非常喜歡香港這個城市

冰島所給予人們的印象都是沉靜的,而香港則是一個熙攘的都會。此次為Laufey在香港的第一次公開演出,然而她其實早已透過家人和朋友認識了本地的文化:「父母在我出生前就住在香港,而我母親亦在當地教小提琴。那時候我都會在隔年的夏天到香港旅遊,我非常喜歡這個城市。我同時亦有很多朋友在這裏,所以我很期待在香港演出。」 古典音樂的規律與爵士樂的即興,就像是冷靜與熱情之間的對比。英國小說家Jane Austen在著作《Emma》裏寫下:「啊!沒有甚麼可以比擬家中的舒適了。沒有人會比我充滿對於家的忠誠了。」(Ah! There is nothing like staying at home for real comfort. Nobody can be more devoted to home than I am.)在找到了屬於自己的空間以後,再往前探索一個未知的國度。就像是在士樂中的隨性,其實也存在著一種可以在其中反覆蛻變的模式。情緒和感情從來都是難以捉摸的,但是我們總有一天會找到讓自己著迷的寧謐空間。

Clockenflap Presents : Laufey, Live In Hong Kong

日期:2023 年 9 月 20 至 21 日
地點:Music Zone @ E-Max, KITEC
查詢:https://www.ticketflap.com/laufey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