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Hommes
Follow
香港藝術家鄺詠君巴黎個展專訪:旅行的時候就會懷念自己在香港的時間
Karena Lam is On Our Cover
#FigaroExhibition 群星力撐MF X Leung Mo《See You In My Dream》展覽
#FigaroExhibition Wyman 揭曉 Figaro Exhibition 第二站!
法國五月French May專訪四位香港文藝代表
#FigaroIssue 容祖兒封面專訪|追逐歌手夢
#FigaroIssue 專訪陳漢娜Hanna與Takuro|模特情侶談愛情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Art
2.48k views

香港藝術家鄺詠君巴黎個展專訪:旅行的時候就會懷念自己在香港的時間

香港藝術家鄺詠君專訪|人們都在異地尋覓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因為世界上並不存在著任何簇新的東西。我們在搜索的路途上會被看似是新的事情所吸引著,然而它們其實早已埋藏於回憶之中——異國的水窪反映著故鄉的天空。香港藝術家鄺詠君在巴黎的cadet capela畫廊舉辦了首個位於歐洲的展覽「日出|晚安 — 白夜」,以描繪玻璃倒影與窗外風景之間的距離,訴說自身面對各種離別的經歷。

香港藝術家鄺詠君巴黎個展專訪(圖片來源:由鄺詠君提供)

香港藝術家鄺詠君巴黎個展專訪:「旅行的時候就會懷念自己在香港的時間」

似曾相識的何地

鄺詠君個展「日出|晚安 — 白夜」,巴黎cadet capela畫廊 (圖片來源:由Thomas Marroni、cadet capela提供)

鄺詠君的親友在近兩年間逐漸移居到不同國家,其中所交織著的是分離與期盼的感覺:「稍前一位在初中時認識的朋友移民到英國了,而她是跟我住在同一區的,所以都會整天見面。在長大了以後的我們都比較繁忙,因而較少見面了。由於大家都住在附近,當有甚麼事情發生或是不開心的時候打給她,也就可以立刻見面——其實這一種朋友其實是很少的。雖然部分朋友都已經移民了,但是現在去到哪一個國家都有著朋友在那裏,又是另外一種感覺——其實我很喜歡香港。」食物和景點都是在旅行時的遊歷指標,但是對於在當地成長的人,或許有著不一樣的答案。鄺詠君詢問了一位已移民的朋友,最想念香港的到底是甚麼:「最初我以為她的答覆會是食物,但是她卻對我說是從前在家中所看到的窗外風景。」

鄺詠君個展「日出|晚安 — 白夜」,巴黎cadet capela畫廊 (圖片來源:由Thomas Marroni、cadet capela提供)

在不同國家的城市規劃中,都會區分著住宅區和商業區的範圍,同時在建築物的設計上亦有一定的高度限制;就如巴黎的摩天大樓主要集中於拉德芳斯(La Défense)商業區,而香港不論是住宅區或是商業區都以高樓大廈為主。鄺詠君在自己的作品中,特意把畫面裏的建築物刪掉,目的是想要讓身處在各地的觀賞者,都可以對畫中的風景產生共鳴:「一位外國朋友從前在港島區居住,然後他在網上看到我的作品的時候,就會想起他從前在香港的回憶。畫作中描繪的風景是在新界的,但是他卻想起自己是在港島看過的;他傳了一張相片給我看,它是真的有著相似的地方。香港的風景對比世界各地是比較少見的,因為其他地方的市區是難以看見山和海的,而這也是一個高樓層望下去的角度。」

屬於巴黎的香港工作室

鄺詠君個展「日出|晚安 — 白夜」,巴黎cadet capela畫廊 (圖片來源:由Thomas Marroni、cadet capela提供)

對於巴黎的印象,鄺詠君認為這一個城市是浪漫的,瀰漫著就如電影《Before Sunset》、《Before Sunrise》及《Midnight In Paris》裏的藝術感。然而屬於巴黎的幻想,卻早已出現在她的工作室之中,並成為了此次展覽中的作品《回溯旅行 IV》的主題:「我在工作室繪畫時最難忘的時刻,就是在窗簾沒有降下來的時候,我會感知到窗外顏色的轉變。當橘色和紅色出現的時候就是日落了,我都會放下所有工具去看,在結束了以後才會回去工作。」工作室的窗外所看見的景象,不只是橘紅的日落,還有是遠在山上的電塔:「作品中的建築物是我把工作室的窗戶打開時所看見的倒影。最初我開始租用現在的工作室的時候,已經覺得窗外的電塔很像巴黎鐵塔,特別是那一個朦朧的倒影。在知道了自己會在巴黎辦展的時候,我就想要畫一幅是這一個景象的作品。倒影中的塔是巴黎鐵塔,眼前的塔就是香港的電塔。」

鄺詠君個展「日出|晚安 — 白夜」,巴黎cadet capela畫廊 (圖片來源:由Thomas Marroni、cadet capela提供)

香港音樂組合My Little Airport的歌曲〈你叫我譯一首德國歌詞〉讓鄺詠君想起一種「旅行的時候就會懷念自己在香港的時間」的感觸:「異國沒法消除我睏倦/但為什麼終於/返到故鄉鞋也未轉/卻很想離去我的屋邨/但為什麼終於/穿過海灣來到老遠/卻很想返回我的屋邨」人們鍾情於旅行的原因,從來都只是期待著回家的時刻——我們都知道家是一個沒有未知的地方。在嘗試離開的一刻,卻驀然發現原來已經離不開了。我們的離開並不是要為著忘記,而是以另外一個方式把這一切都牢記於腦海之中。在一天歸來的時候,才可以讓希望滲透在一些將要消逝的時光。

法國作家馬塞爾・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在《追憶逝水年華》(À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的第一卷《斯萬家那邊》(Du côté de chez Swann)中寫下:「追尋?何止如此,堪稱創造。他所面對的那事物尚不存在、且唯有他能實現,然後引入他的靈光之中。我重新問起自己,這種陌生狀態可能是什麼?它並未帶來任何合乎邏輯的證據,但那明顯的喜悅至福之感、那真實之感當前,其他一切盡數煙消雲散。」在撲朔迷離的社會裏,眼前的未知讓無法被掌握的命運,改編了本來存在著不確定性的預言。

鄺詠君巴黎個展「日出|晚安-白夜」

日期: 2023 年 9 月 2 日至 10 月 7 日
時間:11:00—19:00 (星期三至六)|13:00—20:00 (星期六至日)
地點:cadet capela 13 rue Béranger 75003 Paris
查詢:cadetcapela.com/goodmorningsweetdreamsmidnightsun

鄺詠君 IG:instagram.com/kwongwingkwan_

參考文獻
陳太乙(譯)(2023)。《追憶逝水年華:斯萬家那邊》(原作者:Marcel Proust)。台灣:木馬文化。(原作出版年:1913)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