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Hommes
Follow
2023周年刊封面訪問何超儀:成名不代表有影響力
Karena Lam is On Our Cover
#FigaroExhibition 群星力撐MF X Leung Mo《See You In My Dream》展覽
#FigaroExhibition Wyman 揭曉 Figaro Exhibition 第二站!
法國五月French May專訪四位香港文藝代表
#FigaroIssue 容祖兒封面專訪|追逐歌手夢
#FigaroIssue 專訪陳漢娜Hanna與Takuro|模特情侶談愛情
當巨蟹座遇上處女座 Tyson Yoshi x 林家謙
5.04k views

2023周年刊封面訪問何超儀:成名不代表有影響力

03.10.2023

「出名好容易,出街裸跑都會震撼全城,但這種所謂影響,沒有說服力嘛。」— 何超儀(Josie)

很多人都聽過 Andy Warhol 的「15分鐘成名論」,但未必知道「下聯」是:「每個人都可能上我的雜誌封面」。當年他實驗性地把採訪變成藝術,滲着其濃烈個人色彩的雜誌《Interview》,以天花亂墜的人訪組合配搭離奇古怪的問題成功出位,引領潮流,被冠名「流行界的水晶球」。

(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在網絡亂世、虛擬社群,名人是「最熱悉的陌生人」,務求左右判斷,引導價值觀。但成名就等於有影響力?Key Opinion leader 就一定有關鍵意見?何超儀並不認同。

「出名好容易,出街裸跑都會震撼全城,但這種所謂影響,沒有說服力嘛。」賭王千金拋出心底話,擲地有聲。

(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生於顯赫的大家族,沒有柴米油鹽的煩惱,但 48 歲的何超儀也有自己專屬的心結。她自謔,從小感覺自己只是「何家名牌集團下的一條副線」,名字永遠跟在「賭王何鴻燊千金」之後,成敗得失全與家族綑綁在一起。「因為這條路我要自己闖出來。當時真的不知道原來這樣是戇居。」1994 年她以歌手身份踏足娛樂圈,一入行便叫老爸不要幫手,請家姐們不要理她,結果撞得焦頭爛額。

「我衰咩呢?衰聽話衰唔識爭取,因為我家不會教我爭取,只會教我服從和檢討自己。」面對當時外界對富二代的偏見,何超儀曾經一出街便被人罵,所有傳媒都一面倒看扁她。長期被凌辱的她一次戶外演出走音,更被唱片公司怒炒。「公司不會放過你,觀眾也不會放過我,因為實在太好笑了。他們當然不會讓我再拖垮他們的形象,整個娛樂圈都不想簽我,那時候他們不是說炒,而是說以後我可不可以在外景全『咪嘴』?」那是一個對歌手近乎侮辱的要求。

「的確,有段時間我很不開心,覺得自己很廢。我一直被人欺負,覺得富二代不認真做事,或者做事做得不好最多回去躺平,其實富二代更需要三倍努力去爭取成功。」她更得到一個領悟:「娛樂圈是一個絕對不會放過人的圈子。」

(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娛樂圈是絕不放過人的圈子」

不懂手段的何超儀,當年坦誠地問老闆:「我想拍戲啊!幾時有工開?」試了廿年後仍然缺乏競爭力。胞姐何超瓊便游說她自組公司,求人不如自製機會,她便與丈夫陳子聰開了電影公司 852。「一定要經歷一大段被批評、被網民罵的日子,你要每天捱到不同的批評才行,至少熬幾十年,熬到麻痺了已經不當一回事,就可以埋頭苦幹做自己的事。」她總結自己這段一點一滴累積影響力的崢嶸歲月如是說。

(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何超儀形容,既然自己是「過江鳯」,到外地拍戲絕不能失香港人的威。「我會把劇本背得滾瓜爛熟,就算我是小角色,也要打低別人。」

「賭王千金」自知在家族中是個另類,高中畢業後輟學,沒有接手家族生意,一直醉心演藝事業。何超儀又提到,父親當年並不反對自己加入演藝圈,但最初也沒有觀看她參演的電影,但會偷聽她的歌曲。何超儀曾提過當年憑《豪情》中「趙啷啷」一角榮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父親看過該片後讚何超儀演技好,但美言過後就問她可否不要再演妓女?令她哭笑不得。

(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縱使熱愛電影、音樂如此,何超儀闖蕩江湖廿年發現的殘酷真相,與口號式的平權世代更有距離。「女生做什麼都輸的,做女監製、女導演、女人暫時來說在世界上想話事很難,因為你總會被一大堆男人阻礙著你,那些人可能是一些很重要的崗位。」

「偶像 Johnny Depp 最有影響力」

蘋果的 Steve Jobs 是一位有遠見的領導者,他改變了世界看待技術的方式。何超儀則認為她偶像 Johnny Depp 是真正令人拜服、有影響力的人,令她改變了看世界的心態。

(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她視 Johnny Depp 為偶像和「史上最性感的男人」,不僅對他領銜的《加勒比海盜》電影系列如數家珍,一一買 DVD 珍藏,還曾寫過一首歌《Johnny Depp》抒發對偶像的愛慕。該曲歌詞中「全能的 Johnny 哥哥」」、「你是個男神、讓我發熱」,一句「你不娶我做妻子」更被諷是對偶像性幻想。最爆是,何超儀甚至透過Johnny Depp 經理人把歌送給他,更與對方商討合作拍電影。

混血超儀甚至覺得,自己與來自美國的 Johnny Depp 長相神似,不諱言自己是「女版 Johnny Depp」。她覺得自己的騎呢、重口味、驚世駭俗,與 Tim Burton 鏡頭下的 Johnny Depp 一脈相承。「他不但靚仔又有演技,決定開創古怪偏峰的強烈個人風格,我以他為榜樣。」

(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事實上,何超儀自從於 2008 自組公司拍獨立電影,一直銳意開拓多元而相對冷門的電影題材,Quirky(古怪)殺戮、看到嚇暈歐洲觀眾的《維多利亞壹號》講女主角要製造兇殺案壓低樓價,以瘋狂故事控訴社會的瘋狂;《全力扣殺》帶點搞笑、戇居;正在上映的新戲《怨泊》講日本「荒宅」和備視為禁忌的「邪教」社會問題,捆綁、謀殺、倒吊、亂倫、因姦成孕沒有最變態的情節滿足獵奇者的胃口。出身豪門的何超儀見盡上流社會光怪陸離,奇思異想的電影或是她情緒的一種投射,難怪她坦言:「人比鬼更可怕。」

「《維多利亞壹號》對我來說很極端,不過我認為它有一種社會意義,所以就覺得當成奇幻電影來拍攝會幾得意、頗瘋狂,好像 Michael Douglas 的《Falling Down》。」當年何超儀更被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並於西班牙錫切斯電影節榮獲「最佳女主角」殊榮。

在人生最低潮時,她遇上前香港奧運滑浪風帆代表隊運動員王合喜(現稱王凱韋),帶她去滑水,在陽光與沙灘療傷,也認識了丈夫陳子聰,及遇上伯樂、LMF的大飛(陳匡榮 Davy),開始創作獨立音樂。「他叫我不要理別人說甚麼,我就在他的 Band 房天天夾 Band、看電視、打機,喜歡就拿起吉他彈。你想學什麼樂器都可以去找他。」大飛還鼓勵她買卡式帶閒時錄下自己的碎碎吟,嘗試創作自己的音樂,教她練聲,還拍心口說替她編曲和監製,新朋友們開了何超儀的音樂視野。

(圖片來源:MF 編輯部)

結果就有了 LMF 與何超儀合唱的《何超》。歌詞道盡了她在上流社會見到的人生百態和烈女心聲:「笑容滿面但喺個面具背面/ 咪又喺咁核突/上流社會嘅下流人/ 先敬羅衣就後敬人/裝哂假狗就扮勁人/我試過去玩又真系見到一班狗人/」

「有一班合作樂隊的朋友都很支持我、鼓勵我,有自己的歌真好。那時候已經有些粉絲開始叫我何超,我很願意起碼不要再跟著那個品牌,終於有人站起來你叫你的名字。」何超儀說。

走自己的路,不等於沿途沒有荊棘、猛獸,或者黑暗依舊黑暗,但至少是自己的選擇。能否走到破曉,何超儀不知道,但至少是自己的率性選擇,人生如棋、落子無悔。

Celebrity: Josie Ho
Hair : Ben Lee
Make up: Angus Lee
Co-ordination: Kelvin Hui
Photographer: Oscar Chik

Stylist: Daniel Cheung
Styling assistant: Chesney
Florist: Mandy @ Jewel Castle
Text: 鄭天儀(文藝平台「The Culturist 文化者」創辦人)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