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Art
Wellness
Paris
Follow
這個時代幸好有著她們 | 似是故人來 專訪《梅艷芳》電影王丹妮 廖子妤
Madame Figaro 春季刊現已上架
#EmpowerF Rosewood 鄭志雯 Sonia Cheng
顏卓靈和楊樂文的愛情Q&A
#FigaroSurprise 當你的速遞員是男友力十足的MCM... feat. Mcm莫竣名
#FigaroSecret What\\\'s in my bag Feat. Kenny Kwan
#EmpowerF 蔡思韵 Cecilia Choi
On Cover:Lucy 李元元
1.16k views

這個時代幸好有著她們 | 似是故人來 專訪《梅艷芳》電影王丹妮 廖子妤

30.09.2021

那一年日子大多灰灰濛濛,等不及除夕命運已敲門,催促港人和一代傳奇梅艷芳道別,標誌著一個光輝時代終結。十八年後,終於迎來籌備多時的《梅艷芳》電影,好讓後世一睹昔日風采。梅艷芳一角由模特兒王丹妮(Louise)主演,胞姊梅愛芳Ann姐則由新生代演員廖子妤(Fish)飾演。電影橫跨梅姐一生匆匆四十載,由與姊姊自小到荔園賣唱,往後將一生奉獻觀眾,光芒背後感情緣起緣滅,直到2003年紅館演唱會落幕告別終章。

十八年後,終於迎來籌備多時的《梅艷芳》電影。(圖片來源:MFHK)

除了追憶一段段姊妹情深,她們希望電影猶如時光機般,重現香港曾經的美好,以及梅姐不屈不撓精神,「梅姐的成長、演藝經歷伴隨著香港變化,那些高低起跌、輝煌時代,又或者發掘我們未經歷過,例如戲院門口小販檔攤等風景;年輕觀眾可趁機重溫梅姐的歌曲、電影,那我們的使命就已完成。」留下怎只思念,銀幕華燈初亮,浩瀚煙波裡驀然回首,故人猶在。

(圖片來源:MFHK)

遠景或未見 唯願抱緊眼前

許多歌迷以至港人心中,梅姐地位神聖不可侵犯,談起總教人無限懷念加上輕輕嘆息。要演活一代傳奇,演員背後壓力可想而知。電影早於2017年試鏡,包括要穿上婚紗演唱《夕陽之歌》,Louise苦笑獲通知試鏡成功後,卻擔心得買機票「走佬」,「一直都抱有努力地陪跑心態,所以那時非常驚慌意外,便去了泰國一個星期,頭兩天真的哭了很久,一切全屬未知數,不清楚要怎辦,很害怕!因為大家都很了解梅姐兩姊妹,甚至很多人成長過程有她們陪伴,這麼具代表性的傳奇人物、香港女兒,我覺得很難演繹得好。」

(圖片來源:MFHK)

但眼淚始終要抹乾,沉澱過後她暗暗承諾要不負所託,「哭過後平復心情,鼓起勇氣接受這個挑戰,也是一個使命,既然選中我就一定要做好,盡全力去做。」當初選角保密,一度被誤會是北京演員王丹妮而令坊間議論紛紛,後來正式宣傳時不時澄清,「我是香港人,在這裡讀書土生土長,這個世界有很多王丹妮,而我是香港的王丹妮。」身為影圈新人遇上重大考驗,她下了不少苦功,密集式排練歌舞演戲大半年,「團隊做了很多資料搜集,一起研究怎樣做好角色例如情緒如何拿捏?很想呈現出最適合版本;很感謝老師智叔(廖啟智)給了我很好的開頭,令我明白演戲是怎樣一回事,演戲為我打開了一扇門,我很想繼續演下去。」

(圖片來源:MFHK)

入行逾十年的Fish,相較下淡定得多,「當時試鏡是城中熱話但沒有講明是哪個角色,和我同年齡層的演員大部分份都有參加,普遍得工作時常常聽到有女生唸唸有詞練習試鏡指定歌曲。」事隔一年後獲知被選中,笑說阿妹哭了兩天,自己就開心了兩天後才「知驚」,「那時開薯片慶祝,太好了!Cast中了有工開!後來才苦惱如何去演,Ann姐性格是怎樣呢?除了翻看她的演出,亦看了很多梅姐相關書籍,根據當中描寫家庭狀況的內容為線索,去摸索、拼湊出大家眼中的梅愛芳。」

(圖片來源:MFHK)

出生於馬來西亞,2012年來港發展,她自言性格較「摺」(較少社交),一個人在香港很享受以熱鬧片場為家,「很喜歡那種大家被迫要常常見面環境,開戲就像去上學,做廖子妤真的太悶,但我可在演出特別的角色時經歷不同人生,我真的很喜歡、很喜歡、很喜歡表演。」以往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但經歷多了近來更傾向事事皆有命定,不過遠景縱未明,總可好好繼續努力,「其實今時今刻我仍在迷惘狀態,但每個人就是這樣,各有高低起伏,也曾篤定這一生人就是要做這件事,但又會因為小事而質疑自己。」Louise接話,有時亦會想到為何會走到這裡?「但我信緣份,上天會為你作安排,不是想要就一定會有,亦不保證你很抗拒不想要就不會發生。」

(圖片來源:MFHK)

《梅艷芳》電影重現梅姐兩姊妹故事

戲中重現梅姐兩姊妹天涯歌女故事,自四歲跟隨媽媽走遍大街小巷獻唱,年紀輕輕已游遊走歌廳、舞廳甚至電視熒螢幕等舞台,現實中二人身世亦有相似之處。Louise同樣在於單親家庭長大,雖說初登大銀幕,但其實17歲時已贏得模特兒比賽冠軍,入行後周遊列國工作,曾踏上Chanel、Dior等時尚舞台。自小眼見母親獨力照顧自己和弟弟,令她一直有意識要努力掙賺錢養家,「十幾歲已去派傳單,但派很多張才賺到100元,要逐層樓逐家逐戶派;可以做快餐店時就去做快餐店,起碼不用媽媽給我零用錢;後來巧合地做了模特兒,幸運地有很多工作機會,幾年前媽媽已可以退休享受生活,真的是達成了心願。」

(圖片來源:MFHK)

(圖片來源:MFHK)

而Fish有一個妹妹年齡相近,兩姊妹自小在村內登台唱歌(Louise插話笑說「唱歌村?」),「我們那條村很喜歡唱歌,大家會向嫲嫲說兩個孫女唱得很好呀!妹妹自小甚麼都比我厲害,例如唱歌老師永遠只讚她唱得好,但我並不會妒忌她,只會自豪有這麼厲害的妹妹,時至今日仍覺得她很有想法,所有人生選擇都令我很佩服。」既然擔任姊姊一角,她最想演活與妹妹關係,以自身經歷漸漸明白到Ann姐某些心態,「當妹妹愈來愈當紅出名,被用來比較時會否不開心?我覺得是側重於自己事業上怎樣才可進步,而非執著於比較,因為你永遠不會與親人、最愛的人成為敵人,只會非常支持和愛她。」

(圖片來源:MFHK)

她形容Louise戲外極度容易相處、是個「傻仔」,性格直接很快便無所不談,坦言演出機會之外,最大寶藏是收獲穫了與對方的友情。回想戲中姊妹間最動容一幕,Fish頓時語帶哽咽,

「其實大家都知道兩姊妹的人生軌跡,那場戲Ann姐在病榻中快要離開時向妹妹道別,那種萬般不捨得、心痛,是我感受到講完這句話以後,就再沒有機會和她相見……現在我也覺得,我只要說一句對白Louise就會哭出來。」

Louise立刻直呼想哭,「真的已把她當作姊姊,在片場也整天叫她家姐家姐!很開心在戲中多了個姊姊,那種感情是互相照顧陪伴,演出時亦投入了我本身想要姊姊的渴望,拍攝過程大都按經歷時序進行,心路歷程亦愈來愈多,所以我也很不捨得,在那個場口,眼淚無時無刻都快要湧出來。」

(圖片來源:MFHK)

不可以留住昨天 追憶似水流年

小時候有點錯過了梅姐最光輝年代,Louise最深刻是2003年她為慈善籌款而號召全港歌手舉行《1:99音樂會》。「那時我還是中學生,印象中梅姐只要認為是對的事就會去做,是個女強人、俠女;她永遠以百變形象帶領潮流,像《夢伴》、《壞女孩》的皮褸黑超中性打扮,便證明女生也可以穿得很型格,而基本上所有髮型她也有剪過,有些到現時又再興起。」

(圖片來源:MFHK)

當年張國榮和梅艷芳兩大巨星殞落,Fish記得那時每一份馬來西亞中文報紙頭條都有報道,「當時是很大件事,我自小聽中文電台都在談論這件事,直到現時每年4月1日、 12月30日到他們的忌日,仍會播放哥哥和梅姐歌曲,就像一個儀式建構讓人可懷緬的空間。」

(圖片來源:MFHK)

懷緬的,當然不止於歌影視作品,還有梅姐熱愛香港、行俠仗義的精神。Louise多次強調電影並非模仿大賽,最重要是追憶梅艷芳的一生,以及香港曾經的美好回憶,「在現在這個時代,這兩年疫情下氣氛比較低沉,希望她如此傳奇的一生可以鼓勵到大家;人類其實要不斷回顧歷史或者有代表性的人和事從中吸收、學習,以至指導日後的路。」當下一切付出,Fish認為也是為了創造歷史,「所有事情都會過去,而追憶就是令你回想,為自己生命努力過的過去,重溫那些美好的回憶。」

梅姐曾在舞台上說,

「香港以前是我家,現在是,永遠都是。」

最後那場告別演唱會上,唱畢《夕陽之歌》,梅姐獨自微微掀起一襲白色婚紗攀上長梯,燈光下揮手朗聲「Bye bye」,就此別去,欲語還休。六千多個漫漫長夜以後,無論外貌處境怎變,當你見到天上星星,或在銀幕上再會時,香港人依舊記得,她的絕代芳華。

 

Creative Direction & Styling ANSON LAU
Hair KOLEN BUT

Makeup PINKY KU (LOUISE WONG) & KING YIP  (FISH LIEW) Manicurist MEIMEI YEUNG
Styling assistsnt EDDY CHU
Wardrobe: Louis Vuitton

Recommended